Skip to Content

學佛三要-二 儒‧耶‧佛

二 儒‧耶‧佛

菩薩學行的宗要,是大乘的信願、慈悲、智慧。這本是依人心的本能而淨化深化,所以世間也有多少類似的。然每每執一概全,或得此失彼,不能完美的具足,這可以從儒、耶等教來比觀。

代表中國固有文化主流的儒宗,稱智、仁、勇為三達德,為人類行道(修齊治平)的共通德性。大概的說:智近於智慧,仁近於慈悲,勇近於信願。佛法中說:「信為欲依,欲為勤(精進)依」。依止真切的信心,會引起真誠的願欲。有真誠的願欲,自然會起勇猛精進的實行。由信而願,由願而勇進,為從信仰而生力量的一貫發展。精進勇猛,雖是遍於一切善行的,但要從信願的引發而來。儒家過分著重庸常的人行,缺乏豐富的想像,信願難得真切,勇德也就不能充分的發揮。由於「希賢」、「希聖」,由於「天理」、「良心」,由於「畏天命,畏聖人,畏大人之言」:從此信願而來的「知恥近乎勇」,難於普及到一般平民,也遠不及「希天」,「願成佛道」的來得強而有力。在儒文──理學復興陶冶下的中國民族,日趨於萎靡衰弱;不能從信願中策發勇德,缺乏堅韌的,強毅的,生死以之的熱忱。無論從人性的發揚,中國民族的復興來說,對於策發真切的信願而重視勇德,為儒者值得首先注意的要著。

代表西方近代精神的耶教(天主,基督)也有三要:信,望,愛。耶教是神本的,信仰神,因信神而有希望,因神愛人而自己也要愛人。一切以神為出發,當然與佛法相差很遠。然大體的說,信與望,等於信願;愛近於慈悲。耶教所缺少的,是智慧。雖然現在也有標榜合理的信仰,理性的信仰,而耶教的本質,在宗教中,是不重智慧的。亞當夏娃的偷食禁果,眼目明亮,代表著人類的自覺,知識的開展。這在神教看來,是罪惡,是死亡的根源。耶教與西方的正統文明,由於智識進展,科學的輝煌成就,開始大動搖。科學與神教脫節,產生充滿了宗教情緒──信願,而進行徹底反宗教的政治暴行。從人類的德性說,從中國與世界的前途說,耶教德性的偏頗,非徹底改造,難於長存於進步社會的人心。

佛教中,如來方便教化的聲聞行,慈悲心未免薄弱。有重信的信行人,重智的法行人,而沒有重悲的悲行人。這與耶教恰好相反,耶教重信愛而缺智慧,聲聞行重信智而慈悲不足,都是偏而不圓備的。代表圓滿而究竟的大乘菩薩行,以三義為菩薩學行的宗本,為不容疑的定論;儒家雖不夠深廣,而三達德的精神,與菩薩行最為相近。中國大乘佛教的淨土宗(多少淵源於印度,而實完成於中國),也有三要:信,願,行。信願行的序列,實為依信起願,依願而勤行的過程。行是勤行,沒有含攝慈悲與智慧。一分的淨土行者,專以口稱南無阿彌陀佛為行,不修智慧;慈悲行,也要等到很遠的再來人間(娑婆)。從大乘的宗要去看,這是由於獨到的偏頗發揮,忽略了大乘正道的完整性。淨土宗傳到日本,日本是典型的神的國家。淨土宗適應他而蛻化為真宗,主張但憑信願往生,連持名也認為不重要。這與因信得救的耶教,最為相近。然而,我們要知道,菩薩行的宗要,是信願、慈悲、智慧的總和,完整的協調。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