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以佛法研究佛法-八、華譯聖典在世界佛教中的地位

八、華譯聖典在世界佛教中的地位

世界佛教教友會,主旨在聯繫世界每一角落的佛教。從精神的聯繫,到達和諧合作;從發揚佛陀的最高文化,去實現覺世救人的事業。所以首先應該承認,世界的任何佛教,都是佛教的一流,不能片面地武斷的自是非他,不能輕率的誹撥大乘為非法,也不能傲慢的輕視聲聞佛教為焦芽敗種。惟有在互相信諒的友誼下,客觀的善意的去研求修學,才能從相互了解,做到彼此溝通。才能抉取佛教的精髓,淘汰塵垢粃糠,而發展為適應時代的,攝導現代的,覺世救人的佛教。

佛法是一味同源的,也是多方適應的。在適應不同民族,不同環境,不同時代中,發展為似乎非常不同的形態。然如從發展的傾向,發展的規律;從演變中的內在聯結,外界適應去研求,即會覺得:世界不同形態的佛教,是可以溝通,可以合作的。如通泛的說,各有他的特點、缺點,應站在平等的立場,尊重真理而捨短從長。這才能日進於高明,而更近於佛陀的真實,契合如來的本懷。

從印度佛教去印證世界佛教全體時,佛教的從一味而分流,是這樣的:一、約教典說:佛法先有法與毘奈耶的集出流通。到西元前後,關於法──阿含的參究者,或著重聲聞行,著重於緣起法相有的分別,撰集為阿毘達磨。或著重佛德與菩薩行,著重於緣起法性空的體證,即有空相應的摩訶衍經集出流通。西元三世紀,龍樹依性空大乘經,抉擇阿含與阿毘達磨,而撰中觀諸論。同時前後,大乘經即傾向於真常的,唯心的,有《勝鬘》、《涅槃》等經;其後又有《楞伽》等經出現。在真常唯心大乘的發達過程中,一切有系的經師,瑜伽師,承受性空的、唯心的大乘經,而撰述瑜伽唯識等論典,成為一大系。約從西元五世紀起,從真常唯心的大乘中,更流出秘密瑜伽的續部。從這發展流化的過程去了解,一切教典間的承先啟後,不同傾向,是可以明白的分別出來。

二、從教乘說:起初,佛法就是佛法,更沒有分別。到西元前後,分化為聲聞乘與菩薩乘。在菩薩乘的經典中,即有小乘與大乘的分判。二三世紀起,菩薩乘又有真常唯心的教典出現。這一類經中,即有「有空中」三教,或「小大一」三乘的分別。對於菩薩乘,這次後流通的,重於佛果,所以又特稱為佛乘。五世紀起,妙有的佛乘中,又分流出陀羅尼乘。這對於一切佛法,即判為三藏,波羅密藏(含得顯教大乘的一切),陀羅尼藏;或四諦行,波羅蜜多行,具貪行。這種教判的分化,表示佛法分流與發展的全貌。太虛大師的三期說,即與此相合:

初五百年──小行大隱時期…… 巴利語系屬此

中五百年──大主小從時期…… 華語文系重於此

後五百年──密主顯從時期…… 藏文語系屬此

中國的漢文佛教──日本佛教也從此流出,在印度三期佛教中,重於中期,即以菩薩乘為本,前攝聲聞乘而後通如來乘。在這世界佛教發展的時代,應值得特別的重視,因為惟有從漢文聖典的探研中,才能完整的理解佛教的內容。今從教典來說:一、「阿含」:四阿含是全部具有的。《中含》與《雜含》,屬於說一切有系。《長含》屬分別說系,《增一含》屬於大眾系。雖沒有巴利語系那樣的,保有完整的一家專籍,但不屬一家,自有他的長處(藏文系全缺)。

二、「毘奈耶」:藏文系但是有部新律;巴利語系但是赤銅鍱律,而漢文聖典中有:【圖片

 大眾系的────────────────  摩訶僧祇律
       ┌─化地部的──────── 五分律
       ├─法藏部的──────── 四分津
 分別說系的─┼─飲光部的──────── 戒本
       └─銅鍱部的──────── 善見律論
        ┌舊的────────── 十誦律
 說一切有系的─┤
        └新的──────────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
 犢子系的────正量部的──────── 二十二明了論

這樣的兼收並蓄,最適宜於作比較的研究。

三、「阿毘達磨」:這本是上座系三大派(分別說,說一切有,犢子)所共信的。藏文系但有──六足的《施設足論》一分,與晚起的《俱舍論》。巴利語系有七論。漢文聖典,雖特詳於有部,而實通有諸家的阿毘曇。屬於有部的,有六足論,《發智》與《婆沙論》,《阿毘曇心論》(及釋),大成於對抗《俱舍》的《順正理論》及《顯宗論》。屬於分別說系的,有《舍利弗阿毘曇論》,這是可以貫通南傳北傳阿毘曇論的唯一要典。有《解脫道論》,即巴利語系《清淨道論》的異本。屬於犢子系的,有《三彌底部論》,《三法度論》。晚起(西元三、四世紀起)的論典,出入於有部、經部,而有取捨從長的綜合性的,有著名佛教界的《俱舍論》,有影響中國佛教極深的《成實論》。依此分別看來,初期的三藏,雖不曾受到中國佛教主流的尊重,但文典的豐富,實為研求聲聞的學派分流,以及從聲聞而流衍為菩薩藏的有力文證。如忽略了這些漢文聖典,我可以斷言,是不可能完成協調世界佛教,溝通世界佛教的責任的!

四、「性空大乘經」,與五、「真常大乘經」:漢文系的聖典,極為完備,與藏文系相近。《般若》,《華嚴》,《大集》,《涅槃》──四大部(或加寶積為五大部),都是部帙龐大的。在這裡,可以指出漢文聖典的特色:(一)、漢文的種種異譯,一概保持他的不同面目,不像藏文系的不斷修正,使順於後起的。所以,從漢文聖典研求起來,可以明了大部教典的次第增編過程;可以了解西方原本的先後大有不同。這不但不致於偏執一文,而次第的演變,也可以從此了解。(二)、漢文的大乘經,在兩晉以前傳譯的,與西域佛教──罽賓山區為中心,擴展到西方的吐火羅,西南的梵衍那,那揭羅,東南的健陀羅,東北的竭叉,子合,于闐,特別有關。這在中國佛教界,造成了深厚的佛教核心思想。北印學者菩提留支譯的《十地論》,《楞伽經》,都有非常的特色。

六、「中觀」:與藏文系的中觀,是相當不同的。漢文所傳,為初期的,特別是龍樹撰述的論典。如《般若經》釋的《大智度論》,《十地經》釋的《十住毘婆沙論》。都不但是深理的中觀,而且是廣明菩薩大行的。後期的中觀,即瑜伽系興起以後的,龍樹後學的論典。漢文僅有清辯的《般若燈論》,沒有藏文系那樣的學派眾多。堅慧的《入大乘論》,無著的《順中論》,表示了從中觀而向瑜伽的行進。

七、「瑜伽」唯識:漢文非常完備,有《十地論》,《攝論》,《成唯識論》三大家。藏文系以安慧派為主,近於漢文的攝論家。而漢文正統的唯識家,是以護法為主的。《成唯識論》代表了陳那、護法、戒賢,這一學系的大成,為漢文聖典的瓌寶!與唯識相隨行的「因明」,比起藏文系,陳那、法稱的作品,傳譯得不完備。這表示了中華民族性的不大重視邏輯,不大重視言論的諍辯;這限定了過去中國佛教的論師派,不能占有主流的地位。

八、「祕密瑜伽」:事部(日本稱為雜密),行部的《大日經》,瑜伽部的《金剛頂經》,漢文都有譯傳。惟有無上瑜伽部,受了時代的限制,即無上瑜伽盛行時,中國陷於衰亂的狀態中。受了性習的限制,所以淫欲為道的法門,不能為中國的知識分子所信受。秘密瑜伽,充滿於藏文系的聖典中。

從以上的敘述中,可知漢文系的聖典,雖以中期的大乘為主,而教典的傳譯,是不限於中期的。晚期的佛教,已有了頭緒。初期的佛教,有著豐富的傳譯。所以從漢文聖典去理解,向前攝取巴利文系的聲聞三藏,向後參考藏文系的晚期中觀、無上瑜伽,那麼印度佛教一千六七百年的發展全貌,也即是流傳於今日世界的三大文系佛教,可能獲得一完整的、綜貫的、發達而又適應的真確認識。太虛大師說:「依流傳在中國者,攝持錫蘭傳者,及擇取西藏傳者,為一批評而綜合而陶鑄之新體系,庶幾為著述印度佛教史之目標歟」!這不但是印度佛教史研究的目標,應該是協調世界佛教,溝通世界佛教,取捨從長而發展為適應現代、攝導現代的世界佛教的目標!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