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雜阿含經論會編(下)-二九

二九(1);   一三五二(五七六)

(2)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白佛:「不處難陀林,終不得快樂,忉利天宮中,得天帝名稱」。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童蒙汝何知!阿羅漢所說,一切行無常,是則生滅法,生者既復滅,俱寂滅為樂」。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三〇(3);   一三五三(五七七)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即說偈言:「斷一切鉤鏁,牟尼無有家,沙門著教化,我不說善哉」。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一切眾生類,悉共相纏縛,其有智慧者,孰能不愍傷!善逝哀愍故,常教授眾生,哀愍眾生者,是法之所應」。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即沒不現。

三一(4);   一三五四(五七八)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而說偈言:「常習慚愧心,此人時時有;能遠離諸惡,如顧鞭良馬」。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常習慚愧心,此人實希有!能遠離諸惡,如顧鞭良馬」。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悉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三二(5);   一三五五(五七九)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不習近正法,樂著諸邪見,睡眠不自覺,長劫心能悟」。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專修於正法,遠離不善業,是漏盡羅漢,嶮惡世平等」。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悉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三三(6);   一三五六(五八〇)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而說偈言:「以法善調伏,不隨於諸見,雖復著睡眠,則能隨時悟」。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若以法調伏,不隨餘異見,無知已究竟,能度世恩愛」。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三四(7);   一三五七(五八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若羅漢比丘,自所作已作,一切諸漏盡,持此後邊身,記說言有我,及說我所不」?

爾時、世尊即說偈答:「若羅漢比丘,自所作已作,一切諸漏盡,持此後邊身,正復說有我,我所亦無咎」。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若羅漢比丘,自所作已作,一切漏已盡,持此最後身,心依於我慢,而說言有我,及說於我所,有如是說不」?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已離於我慢,無復我慢心,超越我我所,我說為漏盡。於彼我我所,心已永不著,善解世名字,平等假名說」。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問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三五(8);   一三五八(五八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白佛:「若羅漢比丘,漏盡持後身,頗說言有我,及說我所不」?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若羅漢比丘,漏盡持後身,亦說言有我,及說有我所」。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若羅漢比丘,自所作已作,已盡諸有漏,唯持最後身,何言說有我?說何是我所」?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若羅漢比丘,自所作已作,一切諸漏盡,唯持最後身。說我漏已盡,亦不著我所,善解世名字,平等假名說」。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三六(9);   一三五九(五八三)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羅睺羅阿修羅王,障月天子。時諸月天子,悉皆恐怖,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住一面。說偈歎佛:「今禮最勝覺,能脫一切障。我今遭苦惱,是故來歸依。我等月天子,歸依於善逝,佛哀愍世間,願解阿修羅」!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破壞諸闇冥,光明照虛空,今毘盧遮那,清淨光明顯。羅睺避虛空,速放飛兔像」。羅睺阿修羅,即捨月而還,舉體悉流汗(10),戰怖不自安,神昏志迷亂,猶如重病人。

時有阿修羅名曰婆稚,見羅睺羅阿修羅疾捨月還,便說偈言:「羅睺阿修羅,捨月一何速?神體悉流汗,猶如重病人」?

羅睺羅(11)阿修羅說偈答言:「瞿曇說咒偈,不速捨月者,或頭破七分,受諸鄰死苦」。

婆稚阿修羅復說偈言:「佛興未曾有,安隱於世間,說咒偈能令,羅睺羅捨月」。

佛說此經已,時月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三七(12);   一三六〇(五八四)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為有族本不?有轉生族耶?有俱相屬無?云何解於縛」?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我無有族本,亦無轉生族,俱相屬永斷,解脫一切縛」。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何名為族本?云何轉生族?云何俱相屬(13)?何名為堅縛」?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母為世族本,妻名轉生族,子俱是相屬,愛欲為堅縛。我無此族本,亦無轉生族,俱相屬亦無,是名脫堅縛」。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善哉無族本,無生族亦善,善哉無相屬,善哉縛解脫!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14)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三八(15);   一三六一(五八五)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釋氏優羅提那塔所。爾時、世尊新剃鬚髮,於後夜時,結跏(16)趺坐,直身正意,繫念在前,以衣覆頭。時優羅提那塔邊,有天神住,放身光明,遍照精舍。白佛言:「沙門!憂耶」?佛告天神:「何所忘失」?天神復問:「沙門!為歡喜耶」?佛告天神:「為何所得」?天神復問:「沙門!不憂不喜耶」?佛告天神;「如是,如是」。爾時、天神即說偈言:「為離諸煩惱,為無有歡喜,云何獨一住,非不樂所壞」?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我無惱解脫,亦無有歡喜,不樂不能壞,故獨一而住」。

時彼天神復說偈言:「云何得無惱?云何無歡喜?云何獨一住,非不樂所壞」?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煩惱生歡喜,喜亦生煩惱,無惱亦無喜,天神當護持」。

時彼天神復說偈言:「善哉無煩惱,善哉無歡喜,善哉獨一住,不為不喜壞。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神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17)

註解:

[註 20.001]『相應部』(一)「諸天相應」一一經。『別譯』一六一經。

[註 20.002]『雜阿含經』卷四七(舊誤編為卷二二)。

[註 20.003]『相應部』(一〇)「夜叉相應」二經。『別譯』一六二經。

[註 20.004]『相應部』(一)「諸天相應」一八經。『別譯』一六三經。

[註 20.005]『相應部』(一)「諸天相應」七經。『別譯』一六四經。

[註 20.006]『相應部』(一)「諸天相應」八經。『別譯』一六五經。

[註 20.007]『相應部』(一)「諸天相應」二五經。『別譯』一六六經。

[註 20.008]『相應部』與『別譯』,並即上經。

[註 20.009]『相應部』(二)「天子相應」九經。『別譯』一六七經。

[註 20.010]「汗」,原本作「污」,下同。

[註 20.011]「羅」,原本缺,依宋本補。

[註 20.012]『相應部』(一)「諸天相應」一九經。『別譯』一六八經。

[註 20.013]「屬」,原本作「續」,依宋本改。

[註 20.014]「怖已」,原本作「怨悉」,依宋本改。

[註 20.015]『相應部』(二)「天子相應」一八經。『別譯』一六九經。

[註 20.016]「跏」,原本作「加」,依明本改。

[註 20.017]攝頌,別譯缺。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