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雜阿含經論會編(下)-六

(9);   一四三七(一三二四)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摩竭提國人間遊行,到針毛鬼住處夜宿。爾時、針毛鬼會諸鬼神,集在一處。時有炎鬼,見世尊在針毛鬼住處夜宿,見已,往詣針毛鬼所,語針毛鬼言:「聚落主!汝今大得善利!今如來、應、等正覺,於汝室宿」。針毛鬼言:「今當試看,為是如來為非」?時針毛鬼與諸鬼神集會已,還歸自舍,束身衝佛。爾時、世尊卻身避之。如是再三,束身衝佛,佛亦再三卻身避之。爾時、針毛鬼言:「沙門怖耶」?佛言:「聚落主!我不怖也,但汝觸惡」。針毛鬼言:「今有所問,當為我說。能令我喜者善,不能令我喜者,當壞汝心,裂汝胸,令汝熱血從其面出;捉汝兩手,擲恆水彼岸」。佛告針毛鬼:「聚落主!我不見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天神、世人,能壞如來、應、等正覺心者,能裂其胸者,能令熱血從面出者,執其兩臂擲著恆水彼岸者。汝今但問,當為汝說,令汝歡喜」。時針毛鬼說偈問佛:「一切貪、恚心,以何為其因?不樂身毛豎,恐怖從何起?意念諸覺想,為從何所起?猶如新生兒,依倚於乳母」。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愛生自身長,如尼拘律樹,展轉相拘引,如籐綿叢林。若知彼所因,當令鬼覺悟,度生死海流,不復重增有」。

爾時、針毛鬼聞世尊說偈,心得歡喜,向佛悔過,受持三歸。佛說此經已,針毛鬼聞佛所說,歡喜奉行(10)

(11);   一四三八(一三二五)

(12)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時有優婆夷子,受八支齋,尋即犯戒,即為鬼神所持。爾時、優婆夷即說偈言:「十四、十五日,及月分八日,神通瑞應月,八支善正受。受持於齋戒,不為鬼所持,我昔數諮問,世尊作是說」。

爾時、彼鬼即說偈言:「十四、十五日,及月分八日,神足瑞應月,八支修正受。齋肅清淨住,戒德善守護,不為鬼戲弄,善哉從佛聞。汝當說言放,我當放汝子。諸有慢緩業,染污行苦行,梵行不清淨,終不得大果。譬如拔菅草,執緩則傷手,沙門行惡觸,當墮地獄中。譬如拔菅草,急捉不傷手,沙門善攝持,則到般涅槃」。

時彼鬼神即放優婆夷子。爾時、優婆夷說偈告子言:「子汝今聽我,說彼鬼神說:若有慢緩業,穢污修苦行,不清淨梵行,彼不得大果。譬如拔葌草,執緩則傷手,沙門起惡觸,當墮地獄中。如急執葌草,則不傷其手,沙門善執護,逮得般涅槃」。

時彼優婆夷子,如是覺悟已,剃除鬚髮,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學道。心不得樂,還歸自家。母遙見子而說偈言:「邁世而出家,何為還聚落?燒舍急出財,豈還投火中」?

其子比丘說偈答言:「但念母命終,存亡不相見,故來還瞻視,何見子不歡」?

時母優婆夷說偈答言:「捨欲而出家,還欲服食之。是故我憂悲,恐隨魔自在」。

是時優婆夷,如是、如是發悟其子,如是其子還空閑處,精勤思惟,斷除一切煩惱結縛,得阿羅漢果證。

(13);   一四三九(一三二六)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摩竭提國人間遊行,到阿臈鬼住處夜宿。時阿臈鬼集會諸鬼神。時有竭曇鬼,見世尊在阿臈鬼住處夜宿。見已,至阿臈鬼所,語阿臈鬼言:「聚落主!汝獲大利!如來宿汝住處」。阿臈鬼言:「生人今日在我舍住耶?今當令知,為是如來,為非如來」?時阿臈鬼,諸鬼神聚會畢,還歸自家。語世尊曰:「出去,沙門」!爾時、世尊以他家故,即出其舍。阿臈鬼復言:「沙門,來入」。佛即還入,以滅慢故。如是再三。時阿臈鬼第四復語世尊言:「沙門!出去」。爾時、世尊語阿臈鬼言:「聚落主!已三見請,今不復出」。阿臈鬼言:「今問沙門,沙門答我能令我喜者善,不能令我喜者,我當壞其心、裂其胸,亦令熱血從其面出,執持兩手,擲著恆水彼岸」。世尊告言:「聚落主!我不見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天神、世人,有能壞我心,裂我胸,令我熱血從面而出,執持兩手擲著恆水彼岸者。然聚落主!汝今但問,當為汝說,令汝心喜」。時阿臈鬼說偈問佛:「說何等名為,勝士夫事物?行於何等法,得安樂果報?何等為美味?云何壽中勝」?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淨信為最勝,士夫之事物。行法得樂果;解脫味中上。智慧除老死,是為壽中勝」。

時阿臈鬼復說偈言:「云何得名稱」?如上所說偈。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持戒名稱流」。如上所說偈。

時阿臈鬼復說偈言:「幾法起世間?幾法相順可?世幾法取受?世幾法損減」?

爾時、世尊以偈答言:「世六法等起,六法相順可,世六法取受,世六法損減」。

阿臈鬼復說偈問佛:「誰能度諸流,晝夜勤方便?無攀、無住處,孰能不沉沒」?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一切戒具足,智慧善正受,正念內思惟,能度難度流。不樂於五欲,亦超度色愛,無攀、無住處,是能不沒溺」。

時阿臈鬼復說偈問佛:「以何法度流?以何度大海?以何捨離苦?以何得清淨」?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以信度河流,不放逸度海,精進能斷(14)苦,以慧得清淨。汝當更問餘,沙門、梵志法,其法無有過,真諦施調伏」。

時阿臈鬼復說偈問佛:「何煩更問餘,沙門、梵志法,即曰最勝士,以顯大法炬。於彼竭曇摩,常當報其恩,告我等正覺,無上導御師。我即日當行,從村而至村,親侍等正覺,聽受所說法」。

佛說此經已,阿臈鬼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15);   一四四〇(一三二七)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時有叔迦羅比丘尼,住王園比丘尼眾中,為王舍城諸人恭敬供養,如阿羅漢。又於一時,王舍城人於一吉星日歡集大會,即於是日闕不供養。有一鬼神敬重彼比丘尼故,至王舍城里巷之中,家家說偈:「王舍城人民,醉酒惛(16)睡臥,不勤供養彼,叔迦比丘尼。善修諸根故,名曰叔迦羅;善說離垢法,涅槃清涼處。隨順聽所說,終日樂無厭,乘聽法智慧,得度生死流,猶如海商人,依附力馬王」。

時一優婆塞以衣布施叔迦羅比丘尼,復有優婆塞以食供養。時彼鬼神即說偈言:「智慧優婆塞,獲福利豐多,施叔迦羅衣,離諸煩惱故。智慧優婆塞,獲福利豐多,施叔迦羅食,離諸積聚故」。

時彼鬼神說斯偈已,即沒不現。

一〇(17);   一四四一(一三二八)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時毘羅比丘尼,住王舍城王園比丘尼眾中。為王舍城諸人民,於吉星日集聚大會,當斯之日,毘羅比丘尼無人供養。時有鬼神,敬重毘羅比丘尼,即入王舍城,處處里巷,四衢道頭而說偈言:「王舍城人民,醉酒惛睡臥,毘羅比丘尼,無人供養者。毘羅比丘尼,勇猛修諸根,善說離垢塵,涅槃清涼法。皆隨順所說,終日樂無厭,乘聽法智慧,得度生死流」。

時有一優婆塞,持衣布施毘羅比丘尼。復有一優婆塞,以食供養。時彼鬼神而說偈言:「智慧優婆塞,今獲多福利、以衣施斷縛,毘羅比丘尼。智慧優婆塞,今獲多福利,食施毘羅尼,離諸和合故」。

時彼鬼神說偈已,即沒不現。

註解:

[註 28.009]『相應部』(一〇)「夜叉相應」三經。『別譯』三二三經。

[註 28.010]『雜阿含經』卷四九終。

[註 28.011]『相應部』(一〇)「夜叉相應」五經。『別譯』三二四經。

[註 28.012]『雜阿含經』卷五〇。

[註 28.013]『相應部』(一〇)「夜叉相應」一二經。『別譯』三二五經。『小部』『經集』一品一〇經。

[註 28.014]「斷」,原本作「除」,依宋本改。

[註 28.015]『相應部』(一〇)「夜叉相應」九‧一〇經。『別譯』三二七經。

[註 28.016]「惛」,原本作「眠」,依明本改。

[註 28.017]『相應部』(一〇)「夜叉相應」一一經。『別譯』三二六經。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