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成佛之道》的因緣
──悼念印順導師
隆根長老

現代佛教、漢傳僧團中,值得提出紀念的大事,應說是佛元二五四九年,夏曆四月二十八日,漢傳佛教高僧印順導師,以百零一歲世壽,不幸圓寂於台灣花蓮慈濟醫院。噩耗傳出,震動海內外佛教僧俗佛徒,悲悼無已﹗

為什麼會有如此的動力?因為在漢傳佛教僧團中,在近代的高僧發揚佛法中,具有深長影響的作為,促進佛教邁向世界發展,自民國以來,要數已故半世紀的太虛大師。大師在生,在佛法思想上有融貫漢地一切宗派佛法的大心志,在培育人才上有開辦世界佛學院的創舉,在弘揚佛法上,有環遊世界的宣傳,促進漢傳佛教與世界佛教的交流。不幸大師生年未過花甲即圓寂了。曾引起當時國內海外的佛徒及學人的震悼﹗

今時印公導師,在漢傳佛教發揚上,不但有承繼太虛大師光大漢傳佛法的抱負,尤其佛法思想上,更有其空前特出的成就,為漢傳佛法的研修,開出一新的門路。從我個人的觀感說,流行現實世間佛法,有印度原始的佛法,流出南傳、北傳、藏傳三大不同時地的佛法,這一切都是佛法。但在長時間的流傳中,不免受到人地不同的文化影響與偏重的宏修而有了差異的變化,尤其混濫而失去純正的佛法。導師為此而從佛法的根源與發展的過程中,〔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以佛法研究佛法」的精誠與方法,探本尋源,從不同時地的流變中,擇取適應時代與契合佛陀本懷為宗的,而作出《遊心法海六十年》的表述,著出著作等身的佛書,供修學佛法僧俗佛徒修學,研究佛學的學人參考,期待有助光顯佛法的真實。 導師一生有為法為人的努力,不但為道統漢地佛教與佛法,作出稀有的貢獻,也為漢傳佛法在世界學術上,取得不同以往的水準與佳評。這樣難得見到的一代高僧,一旦去世,怎能不令海內外佛徒與學人們生起“繼起者誰”的感嘆與震悼哩﹗

在導師圓寂之後,新加坡佛教總會因感導師是當今漢傳佛教不可多得的高僧,而且來過新加坡弘化多次,可說與新加坡的因緣深濃。尤以佛總過去也曾有緣,請導師在一公共場地,大轉法輪,記得講題是「佛法是救世之仁」,聞法得益的人甚多。這一往事雖已過去,但受到這一法雨滋潤的僧俗佛徒,如今多有參加佛教總會,從事發揚佛教與利濟社群的工作。而今他們聞到導師示寂,不僅悲悼無已,並且主動於導師七期間,發起舉行追思讚頌大會,及在佛總主辦的《南洋佛教》月刊出版特輯,以表新地四眾佛徒,追思導師過去布施法雨之法誼。

記得當時讚頌大會,在菩提學校佛總的佛教禮堂,筆者也有參加,感到場地佈置非常脫俗而莊嚴。出席者有為全新寺院庵堂代表及四眾僧俗佛徒外,還有佛總歷屆佛學班的畢業生,總有千數百人。新加坡是一小國家,全國人口只四百多萬,想不到參加大會的人,竟見濟濟一堂,于此可見導師在新地佛教法眷、信眾與敬仰者心目中的德望,是怎樣地崇高與仰敬了。同時佛總自一九八八年開始,筆者任總務主任時,為推進會務,建議總會,發展教育,開辦僧俗兼收的華文佛學班,分國、中、高各一年制,三年成一屆。佛學課本大多採取導師著作,如《佛法概論》、《成佛之道》等書為主修課,因之歷屆學生都受到導師法水灌溉的滋長。迄今已有十多屆畢業生,散佈於社會各階層中。這些在家學佛,聽過導師佛學著作,親嘗法味的人,怎會忘記,故多有前來參加讚頌會,促使大會乃有濟濟一堂的盛況出現。

於此我要提出「我與《成佛之道》的因緣」來說一說,用為永恆懷念導師圓寂的紀念。《成佛之道》為導師一生諸多著作中的一本,但流行最為廣大。我與此書結有多次因緣。這一因緣的造成,要從三方面來說明。其一是︰民國四十五年(西元1956)冬季,我應台灣悟一法師之邀,從香港至台灣,安單於台北市首剎善導寺。這時導師任寺中住持,悟一法師為監院,不久導師也委我任副寺。四十六年導師辭退住持職位,回到新竹福嚴精舍教學。四十七年我亦到福嚴精舍住,因我接任《海潮音》編輯之職。《海潮音》月刊為太虛大師所創辦,是虛大師遺留世間的文化事業之一,現由台北善導寺負責《海》刊出版與發行。《海》刊社長為導師。原來編輯為福嚴精舍學員常覺法師,他是我在香港結識的好學友,見我去台,推介我出任海刊編輯。《海》刊發行部設在善導寺內,編輯部設在福嚴精舍,由此因緣,我才住進福嚴精舍。我任《海》刊編輯,前後兩年零兩個月,在此期間,導師在精舍講《楞伽經》與《成佛之道》,我隨精舍眾法師與學員,一同參聽,此為我初次聽聞導師新著《成佛之道》。這時《成佛之道》,導師是依編好偈頌而講,然後才依頌加上長行釋文,發與《海》刊發表,以享《海》刊讀者。因之我不但有親聞之緣,還有第二次獲睹全書頌釋之快﹗全書頌文,在《海》刊按期刊登一年零兩個月,最後<大乘不共法章>,僅刊頌文,未刊釋文,因應讀者要求,全書頌文提前由台北市正聞出版社出版了。

其次,我在民國四十九年(西元1960)秋季,離台到南洋探訪,初住馬來亞檳城洪福寺。一九六一年,在檳城任職馬來亞佛教會弘法組主任及《無盡燈》雙月刊主編,移住于車水路觀音寺。為發揚佛法與文化,向佛教會建議,開設星期日佛學講座,及在馬來亞首都吉隆坡出版的<中國日報>及檳城出版的<星檳日報>與<光華日報>,開闢每月一次<佛學副刊園地>一版,藉此推進佛法。講座由我主講,我採用導師新著作《成佛之道》為講本。記得開講之日,曾為成佛之道作者與內容作簡介,及為文發表於佛刊、報章。今錄於後︰

《成佛之道》作者簡史︰《成佛之道》一書,為中國台灣現代高僧印順法師所著。作者為中國浙江省海寧縣人,生長於農村,年十八歲,開始宗教追求。初習中醫,受醫道通仙影響,仰慕仙道,研讀《呂祖全書》、《黃庭經》、《慧命經》、《性命圭旨》、《仙術秘庫》等仙經,旁探神奇秘術;又入同善社,學靈子術、催眠術,歷二三年,受父勸阻而止。出外教書,受師友引發,研讀老莊,復究孔孟,出入老莊孔孟者亦四五年,有取有捨,未能滿志。復經友人介紹,研讀基督教之新舊約,參加祈禱,亦有一二年,未能歸服,一日閱馮夢禎莊子序中「然則莊文郭注,其佛法之先驅耶」?知有佛法,而興嚮往。初求得《龍舒淨土文》、《金剛經石注》、《傳燈錄》、《法華經》、《中論》等研讀,不能解義,然益加愛好,生佛法深廣之感。後讀到太虛大師《居家士女學佛程序》一書,知需由淺入深,尋讀佛法入門書籍,領受法味,因定歸佛之心,十多年宗教摸索,均為導歸佛法之助緣。迨父母先後去世,無所掛礙,投普陀山福泉禪院依清念上人出家,受戒於天童寺,時年三十歲。從此身心悉為佛教所有。戒後南學于廈門太虛大師主持之佛學院,閱藏於普陀佛頂山數載。任閩南、鼓山、武昌各佛學院講師,及四川漢藏教理院教職,法王學院導師。民國三十八年至香港,任港佛教聯合會會長與世界佛教徒友誼會港分會會長外,從事教學與寫作。四十一年至台灣,任《海潮音》月刊社長及台北善導寺住持外,創福嚴精舍於新竹,立教育青年僧伽學團。四十六年主持新竹女眾佛學院,培養台地出家女眾青年,完成三年第一屆畢業,惜因經濟與院址問題,未能續辦。福嚴精舍後已改為福嚴學舍,仍為男眾最高學府,現有青年學僧約二十名於中修學。四十九年復創慧日講堂於台北市,經常主講佛法,廣化人群。平素清淡為懷,以教學、講說、寫作為恆課,現年已六十二歲。門下弟子甚眾,其為佛教人士所推重者有妙欽(現下菲律賓從事教育與弘化)、演培、續明、仁俊(現下福嚴學舍主持教學)、常覺(現任《海潮音》月刊主編),妙峰(現下美國舊金山弘化),唯慈(現下菲律賓教學與弘化),幻生(現任福嚴學舍講師),印海(現任慧日講堂法務主理),通妙(現遊學日本)等諸大法師,其中多有從學二十餘年及十餘年,少者亦五六年,於此亦可見學人崇仰之深。至其著述,都二十餘種,尤為教內外學人所推重,其中主要有《印度之佛教》、《佛法概論》、《中觀今論》、《唯識學探源》、《性空學探源》、《大乘是佛說論》、《淨土新論》、及《成佛之道》等。未完成之著述尚多。以上諸書,除印度之佛教初版售完未再版外,其餘大都再版流通。

《成佛之道》組織與內容︰本書作者,宗依太虛大師「人間佛教」之開示,參考西藏宗喀巴之《菩提道次第論》,及作者博覽法藏之心得,融貫而寫成本書。

本書題材,為仿古論師造論之模式,首以五言為句,四句一頌,攝持要義,次復依頌次第解說。本書有頌一百七十九首半(四句一首,兩句成半),總攝成佛之道淺深之義理,循序用語體文,一一加以長行解說。全書偈頌與釋文,都二十萬言。頌文要而簡,利於學人讀誦與記憶;釋文淺而詳,利於學人明解與會通。

本書組織共分五大章︰一、歸敬三寶章,有一十七頌;二、聞法趣入章,有一十二頌。三、五乘共法章,有三十一頌半;四、三乘共法章,有四十八頌;五、大乘不共法章,有八十九頌,總此五章一百九十頌半,由淺至深,條理分明,組織亦嚴密。

本書內容,為綜合佛法之精要,開顯成佛之坦途。作者自序說︰「綜貫一切佛法而向于佛道」。可見本書內容之豐廣。茲依章次明其要:歸敬三寶,明確立信願為向佛道之根本;聞法趣入,明修學正見正解為進佛道之資糧;五乘共法,明五戒、十善、三福業為行佛道之通基;三乘共法,明四諦、十二緣起、三學、八正道為入佛道之要門;大乘不共法,明學佛三要、四攝、六度為成佛道之大行,總此次第之綱要,統攝一切佛法,向於佛道,亦為成佛之道之全程。

本書最後一頌說︰「一切諸善法,同歸於佛道;所有眾生類,究竟得成佛。」成佛,為釋迦牟尼立教之本懷,亦為學佛者之目的。如何能入佛道?如何到達成佛目標?法海無邊,法門無量,每多不得其門。本書從深廣無涯法海中,能為大眾,理出一條平坦正直成佛之道,故不論初學與久學,均有一讀之需要。

以上為我在海外,初為《成佛之道》推展宏通的運作。一面在講解,一面在佛刊與社會報章作推介。在我感到當時南洋佛教文化非常空疏,佛書流通也少,尤其像導師《成佛之道》這樣的純正內容佛書,讓人閱讀之後,對佛法會有如何開始學佛,如何走進成佛之道的全部行程指示與認知,得到明確的解答。所以特為南洋學佛人士推介,用為南洋學佛人士進入佛法之一助,消除佛法大海中望洋興嘆的恐懼感。

再次,我在檳城為馬來亞佛教會服務兩年,這是酬答檳城師僧的愛護之誼。兩年之後,我即離開檳城,到新加坡定居了。在新我開設南洋佛學書局,從事佛教文化,推行佛化,對佛書搜集流通,尤其是導師的著作,更是重要而不忽略,廣為學佛人士介紹閱讀。這時已是一九六四年的事了。後來我也參加新加坡佛教總會,尤其在我任職主席十年期間,對推進佛法教育,加強佛學班的運作,不遺餘力。而佛學課本,多採用導師的著作,尤其是《成佛之道》。這時新加坡大多數寺院與佛團,也多有佛學班的設立了。因此,我所採用的課本《成佛之道》,不但為佛總佛學班的主課,也即成為大多數佛學班的必修之課。《成佛之道》一書,也曾有佛徒徵得導師許可,獨資印出贈送的。

在導師著作等身的書籍中,在南洋,從流通數量說,筆者感覺《成佛之道》最能為四眾佛徒喜讀,估計流量應為最廣。為何作此估量?因為《成佛之道》的文字通俗,由淺至深,從學佛開始,到達成佛的目的,在這一長途的修學過程中,應信、應解、應行、應證的佛法,一一依佛陀覺海流出的經、律、論三藏所開示的,經《成佛之道》次第分成最淺的<五乘共法>與<三乘共法>及<大乘不共法>──最高而究竟的佛法,條理釐清,次第有序的一一說明。將佛陀說法度生由始至終的本懷,從經、律、論三藏的顯密說中揭出,供僧俗學佛人士研修。尤其在大乘不共法中,導師自己衷心所崇奉的經藏中《大般若經》所闡發的一切法空真義,經自我體會,認為是大乘佛法的宗本,依此而判釋一切佛法,開立「性空唯名、虛妄唯識、真常唯心」三系,以融通現實世間所行的佛法。這一判釋佛陀一代教法的思想,與近代太虛大師有共同之處。大師晚年融攝一切佛法,分判佛法為法性空慧宗,法相唯識宗,法界圓覺宗。於此三宗中,尤重法相唯識。而導師於三系中特崇性空唯名,此所以與大師成不同重點之所在。而與中國自古傳來佛教先德所判一代佛法也大不相同,不同在中國古德大都依流傳中國的經論而判釋,如依《法華》與《華嚴》二經,成立法華與華嚴二宗。導師雖也依經論而立論,但以整體佛法為思考,尤重印度佛法,於中擇其契合佛心為宗要而作三論的確立,此所以與古傳各宗成立的情形,即大大不同了。

《成佛之道》的<大乘不共法>章中,對其所立三系的教典,是以印度佛教後三期發展為依據,不同中國判教大都以流傳中國教典為宗依,此亦為《成佛之道》中所說大乘不共法,與太虛大師所說大乘不共法,及藏傳所說下、中、上三士道之上士道,不盡相同的關鍵所在。

總之,導師一生遊心法海六十年中所流出的著作中,有解釋經律論三藏的講記,有研究部派、宗派建立的論書,有學派思想發展的著述,給修學佛法、研究佛學的學人,多方的參考,這對現代佛教的發揚,有著莫大的利助。尤其《成佛之道》,融貫一切佛法,呈現一條平坦而不偏的中正之道,也即是成佛的大道,給人有一新之感。

所以我對《成佛之道》,有著非常的愛好。雖然我還感有不能完全理解與通達,尤其大乘不共法的三大思想分歧與融會,有待再研究與了解。但已有這樣的認識︰佛法要從佛陀本懷去了知。佛陀本懷,即在佛所流出一切佛法中表示過了。一切佛法今在《成佛之道》中抽提出的五大章敘述中揭出,只要修學人依之去信、解、行,即能證知、證得,而以證得佛果,才是達成佛陀的究竟本懷。

還有,《成佛之道》,雖是二十萬言的著作,卻含攝一切佛法。佛陀一生,成佛後說法四十九年。所說的佛法,有淺有深。所以有淺有深者,皆以眾生根機萬別,為應機施教,總令聞法得益,尤其「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這顯得佛的功德不可思議。眾生如是人天根機,聽佛說法,即感受佛對他說人天佛法。眾生如是聲聞、緣覺的根機,即感受到佛對他們說的聲聞、緣覺佛法。眾生如是菩薩根機,聽佛說法,即感受到佛對他說菩薩法。這一同時聽聞佛說法之音,感受不同。這一有異尋常的佛以一音說法,眾生各得適意的領解,唯佛能有,故成不可思議。

《成佛之道》,含攝佛世一代時教。如<五乘共法>章主要為化天人根機眾生,如世間人類,多有愛著福樂而不惜身命去追求,或有希求超勝人間,期望獲得生天享樂。此如世間諸大宗教的宣揚天國的信仰。《成佛之道》有五戒十善的明示,人能修此戒善,成就此種功德,即可不失人身,或生天上了。

又如<三乘共法>章內,主要為化聲聞、緣覺根機眾生。如世間人類中,有感世間福樂無常,人天皆有生死之痛,因而要求脫離希得超出生死世間,實證不生不滅的涅槃常樂。這在佛法,有四諦、十二因緣法門,提供聲聞與緣覺二乘根機人修學,功成之時,即可如願超出生死世間,證得不生滅的涅槃常樂,成出世間的聖人了。

大乘不共法章,主要為化菩薩根機。菩薩是眾生中的大人,他有弘揚聖教、救眾生苦的心志,發大悲願,要度眾生、成佛道,因而要生生世世,修菩薩道、學菩薩法。菩薩有此願行,深契佛陀本懷。菩薩主要修六度,要經歷三大阿僧祗劫,方得完成佛道。

在<大乘不共法>章中,作者除宗依流行印度的佛法──性空唯名系經論,說明菩薩解行事理與修法之外,也將有宗之虛妄唯識與真常唯心經論中,所說菩薩解行事理與修法,一一介紹解說,以供學人參考與修學。此雖實有重在印度佛法的發揚,但印度佛法已流傳到南方、北方與西藏地區,形成三大系,而此三大系,實也不離印度佛法,由印度佛法所流出,也總攝在《成佛之道》中,《成佛之道》有總攝流行世間一切佛法的特色。正如作者於《成佛之道》末後一頌說︰「一切諸善法,同歸於佛道。」尤其「所有眾生類,究竟得成佛。」肯定佛陀出現人間成佛說法的宗旨,以及融攝了一切不同的眾生類,皆可趨向佛道,何況是不同學派的思想呢﹗

最後希望研讀《成佛之道》的佛徒,在接受《成佛之道》的指示而起信、求解、奉行、趣證,依次修學,以期漸入長進。因成佛之道,路程長遠,不是急速心行所能修成。比如成佛之道作者,具有大智大福,尚且發「願生生世世在這苦難的人間,為人間的正覺之音而獻身。」這即是說,不求自我速成佛道,但願生生世世在苦難的人間,傳播佛道。因為佛道要在人間才能修成。娑婆世界的釋迦牟尼佛,即是成佛之道的證明。尤其要修六度萬行,要在人間才能修得完成。即使修異方便法,生他方佛國,也還要回到娑婆世界,廣度眾生。所以導師學佛,不求速成,這與太虛大師的「無求即時成佛之貪心」的菩薩心行是一致的。也不作求生他方佛國,而願生生世世,來這苦難人間傳播正覺之音,這不只說明導師悲心深切,也是深契佛陀本懷的菩薩行,願諸同道正視與學習。


檔案履歷
  • 賜稿者:隆根長老
  • source:《印順導師永懷集》

Post
2009.Apr.04_09:50UTC+08:00

Valid HTML 4.01 Transi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