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懷念人間的導師
──與導師26年的法誼
印海長老

回想與導師之間的法誼,是啟始於1947年戰亂的年代,當時我剛進常州天寧佛學院讀書之時,就已拜讀了導師在上海大法輪書局所出版《金剛經講記》的小冊子(此講記後與心經講記彙編為《般若經講記》)。後來到達台灣以後,又加上師長大醒及演培法師口頭上不少的讚許,當時就對於導師深邃的智慧更加景仰。

1951年我住善導寺的時候,導師人在香港,當時我是在寺裡參與法務與圖書管理的工作。1952年導師抵達台灣後不久,就在善導寺擔負起《海潮音》月刊社長及住持之職務。我就在此因緣下,親炙導師成為門下正式學生,當時心中對於能夠親近大善知識感到分外的喜悅。等到跟隨導師一段時間之後,就愈能深刻體會,導師真是近代難得之佛學泰斗。由於善知識難遇,機會難求,所以就如此跟隨導師,直到1975年赴美前,先後共有26年師生的法誼。

導師於1953年首先在新竹郊區創辦了福嚴精舍(佛學院),我就把握此機會,離開善導寺轉入福嚴精舍繼續深造,一方面幫忙著寺務,一方面也在聽課,直到1956年受導師之命,擔任福嚴精舍山下新竹一同寺女眾佛學院的講師,開始上台講經,當時第一部所講的經也就是《金剛經》。在福嚴精舍的這段期間,除了教學,也不斷接受導師佛法的薰陶,藉此跟隨著導師,也更能瞭解佛教正確的歷史背景與思想淵源。尤其是印度根本佛教的精神,與佛法在歷史長河演變裡,相互之關聯性。同時,也由於擔任當家和總務的關係,經常幫忙福嚴常住處理各類法務和瑣事,學習導師如何接待居士及處理寺裡財務,以及做人處事的道理。也因此學到了許多管理寺院和照顧僧眾的實務經驗。

1962年我受導師之命,擔任台北慧日講堂的監院,並在1964年時開始接任慧日講堂住持的工作。我就如此跟隨著導師,一路從學生、總務、監院、最後到擔任住持的職務。深刻體會到導師不但對佛法有著深邃的瞭解,重視溯本清源,揭示佛法完整的相貌。導師對於世間法的人情事故也是熟稔有餘的,他看事情並非只看表面,我們一般看事情只知近程、中程、遠程,但是綜觀全局往往糢糊不清。但導師能夠把還沒到來的事,將來會得到什麼結果,會事先告訴你,分析給你聽。等聽了以後,當時還不一定能接受或瞭解,但過了幾年後,就會覺得他講的沒錯。依佛法來講,這就是世俗諦,而世俗諦就是要有勝義諦、出世間甚深智慧來引導。另外,導師一生曾遭受到不少誤解及誹謗,所以曾寫下自己是「在冰雪大地播種的癡漢」。但是我從來未曾聽導師說過對他誤解及誹謗的人一句不好聽的話,這就是老人家深觀緣起性空的妙方吧。

七百萬言智慧的影響

導師是佛法思想的巨擘,雖然於今年6月4日上午由證嚴法師及眾弟子們陪伴下,在花蓮慈濟醫院圓寂,一世紀之生命已由燦爛光影歸於塵土。但對於正法久住於人間的貢獻,已由一生中七百多萬字傑作的引導,遍灑法義於無常人間,成長、茁壯,引領學佛者通往無限未來,澤被眾多尋找佛法實義者的心靈。誠如我於去年春天在福嚴精舍慶祝導師百歲嵩壽致詞中所說:「導師揮灑了智慧佛法的光輝,照耀在每位佛弟子的心目中,使我們永難忘懷。屆逢導師於百歲嵩壽之際,謹此以數語表示對於導師無上的致意與誠懇的感恩。」

導師雖然上生了。但生平傾注畢生之生命力,以「正見、正信、正行」澄清佛法思想,引發近代佛教革新,以「立本於根本佛教之淳樸,宏闡中期佛教之行解,攝取後期佛教之確當。」遠契釋尊化世本懷,如實還原佛法完整的相貌,揭示普世價值的人間佛教,啟發新世紀之不同膚色、不同國界、不同根性之世界性佛教的康莊大道。

慈濟的大愛,佛光山的普門,法鼓山的人間淨土,及當今教界,皆受人間佛教「此時、此地、此人」理念得以啟發,無論人文關懷、社會救濟、普門文教、生態保護、心靈環保,都是由每一個人智慧之深刻體認中所孕育、成長,而推廣成為如今全球性的運動,振興大乘,弘揚淨土在人間的理念。此外,導師早年所創辦的福嚴精舍與慧日講堂,多少年來亦培養出眾多弘法於世界各地的精英僧才,導師曾說:「正法弘傳應以培養僧才為第一」,所以儒家說:「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我認為,導師於提升正見之影響力,將繼續澤被於新世紀之學佛者,尤其對於西方開放文化日漸興盛的學佛大眾。所以我在慈濟醫院所召開宣布導師圓寂消息的記者會中說:導師不受宗派佛學束縛,宏揚正法,利濟有情,能適應未來時代。

導師「不」是「平凡的一生」

我同時在記者會中曾說明遵照導師遺言:「捨棄繁文縟節,不組治喪委員會,不發訃文,懇辭花籃花圈、輓聯及奠儀,不傳供,遺體從速火化。」從導師生前所交代後事之啟示,即可以「平實」二字,代表導師生命前後的一致性。對於個人行持、操守的堅持,導師強調「如實」作風,「死亡,如一位不太熟悉的朋友。他來了,當然不會歡迎,但也不用討厭。」

導師於荼毘大典後,留下了許多珍貴的舍利子,弟子們以繞行誦經表達對導師的景仰,我只能以「讚歎」二字形容。導師在人世間立功、立德、立言之三不朽,為後世留下舍利子,供大眾敬仰。然而,有形的舍利僅為表象,導師生前就曾告誡弟子,不要執著有形舍利,應該傳承的是無形的法身舍利。什麼是法身舍利?就是含藏智慧的經、論,這才最值得世間所傳承、讚頌的舍利。導師過去曾提《舍利子釋疑》一文說到:「舍利不外是血肉精髓骨脂,經火化融冶成骨灰堅固的微粒。這在我國僧眾間,原是平常而並不太希奇的。」導師提醒弟子:「不要注重有形的舍利,而是要著重于先人在世間的貢獻。」因此,弟子們不執著有形,而是重視於無形的佛陀智慧──法身舍利。導師的舍利如今奉安在福嚴精舍後山「福慧塔院」裏供人敬仰,而他流傳於人間七百多萬字的著作,正是無形的法身舍利,引導世人實踐人間佛教的理念,而這也是導師所殷切期盼的。

導師晚年帶病延年,於百歲後捨壽而撒手人寰。「生命無常」本為自然法則,「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得慧光照人寰。」偉大人間的導師雖然離開了我們,誠如《遺教經》所說:「得度者皆已得度,未得度者,已作得度因緣。」──七百萬言智慧之結晶,將繼續澤被於未來眾多的學佛大眾。所以我說:導師確是一位「不」平凡的一生。

導師之西方淨土觀

我欲藉此機會,來論述導師對於釋尊以人間為本,立足於十方世界之淨土視野,以表有關於西方極樂世界的淨土觀:

台灣與海外許多修淨土法門的信眾,認為導師不信阿彌陀佛與貶低西方極樂世界,為此,在台灣近代佛教歷史上曾掀起很大波瀾。事實上,從原始佛教觀點所分析,導師在許多論述中,即談論過西方極樂世界,並且解說得非常詳盡。導師的說明,是與許多中國的祖師有所差異,到底導師的念佛觀有何不同?這對於修淨土法門之大眾非常重要。

1960年代在台灣修西方淨土的人很普遍。但皆認為導師是反極樂世界的,這事件曾經掀起了很大風波,信眾燒毀了導師《念佛淺說》、《淨土新論》,和《佛法概論》等許多文集,結果書局卻又來不及印行,買的人越來越多,由此即表明了導師的淨土觀,是與中國傳統祖師的念佛法有所不同:

1、導師的淨土觀完全是吸收了印度龍樹、馬鳴、無著,乃至世親等初期大乘祖師們淨土論書的闡述。佛法宏傳到中國以後,從隋朝慧遠大師、北魏曇鸞大師、唐朝善導大師以降,宋、元、明、清直到民國的印光大師,許多中國淨土宗祖師對於念佛的方法,是與印度祖師的念佛觀是有些距離的。當然,這是經由導師透澈研究印度佛教,與了解中國佛教歷史背景所作之結論,是真正瞭解問題所在。所以,導師並非反西方淨土,而是站在真理的角度來解釋其差異性。依此角度分析導師有關於淨土之看法,就不會有歧見了。

2、導師常提到念經要知經義,念佛要知佛的本願功德,如此念經才有效,如此念佛才真正能發願往生。假如念佛對阿彌陀佛四十八願的內涵未能了解,那就不清楚阿彌陀佛偉大之所在。西方淨土法門提倡《無量壽經》、《阿彌陀經》、《觀無量壽經》,與世親菩薩的《往生論》,這三經一論的原始資料皆淵源於印度。當三經一論傳至中國,經過時間的流傳,由於地域、語言,乃至於翻譯者不同觀念所侷限,所以中國歷代祖師對於淨土法門的說明,就開始與印度原始之淨土法門產生了差距性。

3、導師之淨土觀,是熟讀無著菩薩《攝大乘論》與世親菩薩《往生論》等有關於西方淨土的功德莊嚴後所彙集,世親菩薩是無著菩薩的親弟,是西方淨土的修行者,所以中國淨土宗的祖師都相當推崇世親菩薩。初期大乘更早還有龍樹菩薩,龍樹菩薩是大乘八宗共主,曾寫下《十住毗婆沙論》。《十住毗婆沙論•易行品》有談到淨土法門,導師根據《易行品》之依據,曾說明修西方淨土有三項特色:「易行道、仗他力、異方便。」

一、易行道

龍樹菩薩於《十住毗婆沙論》亦有談到易行道,《十住毗婆沙論•易行品》談到念阿彌陀佛是最方便修行的法門,這一法門是「方便中之方便,捷徑中之捷徑」;念佛,是易修的法門,所以稱為易行道。大乘佛法也好,南傳佛教也好,講到修行即可分為二條道路:一為難行道,二為易行道。難行道就像釋迦牟尼佛、彌勒菩薩恆修三大阿僧祇劫,修百劫相好,難行能行、難捨能捨。一步步由初發心,十信、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妙覺,歷經三大阿僧祇劫,乃至於究竟成佛,如此在時間長流裡廣修六度萬行,且遇到艱難亦能持續發願而不退轉、敗壞。如此修,才能成佛。曇鸞大師在註解世親菩薩《往生論》說明,修易行道就如同水路乘船般迅速,此為淨土法門,只要念佛一心不亂,就可往生淨土得不退轉──阿鞞跋致。

二、仗他力

第二,龍樹菩薩談到仗他力。導師在《念佛淺說》中說明念佛往生極樂世界並非單靠六度:行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就能得波羅密(解脫智),還得依靠佛力加被才能往生彼國,此為仗他力。「他」就是佛的大慈大悲、大願大力在冥冥中加被我們,這如同小孩靠父母,學生靠老師般來解決問題。人單靠自己是很難降伏煩惱的,當我們在念佛當下,唯有靠佛的力量、佛的悲願,如《無量壽經》「若有眾生,樂生我國,至心信樂,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如此,就是十念聲佛,佛亦會來接引我們往生極樂世界。這是阿彌陀佛願中之一大願。所以,念佛就必須依靠彌陀願力,不但是倚靠佛的四十八願,亦得倚靠自己願力修行:「信、願、行」。佛力雖然加被,但是如果自己沒有信心,不肯念佛,沒有發願,即使是終日念佛,佛也將無法度你。

念佛沒有方便就不能往生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每一願都是為眾生所發,所以《阿彌陀經》中,要我們作到:「已發願,今發願,當發願」,依此發願,能與此願力相應即為仗他力。這不單是依靠他力,也必須要靠自己努力,自力、他力具足才能真正往生,這如同父母對子女的愛,雖然是無條件、無所求,但如果兒女不聽話,父母也沒辦法。老師教導學生雖然盡心盡力,學生不用功老師也沒辦法。為什麼?就是自己沒有努力,沒有發願立志修學。佛菩薩雖然大慈大悲,但並不能代我們解決無始劫來生死的問題,所以「各人吃飯各人飽,各人生死各人了。」不然每一個人早成佛了。我們從無始以來煩惱太多,業障太重,佛雖然大慈大悲,但無法度不信之人,所以從此意義觀察,自力、他力二力具足,才能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三、異方便

第三特色是異方便,異就是特別的意思,特別的方法,佛的特殊悲願。異方便如同《法華經•方便品》中說:「更以異方便,助顯第一義」,運用特殊方法證悟第一義,第一義是最高真理,運用特殊方法成佛,所以中國祖師明示念佛法門是:「利、鈍全攝」。利根如龍樹、馬鳴、世親菩薩都在念佛,就是等覺、妙覺菩薩在沒有成佛前,還是得靠佛力加被。大祖師、大菩薩且需佛力加被,何況我們鈍根凡夫?所以此為「三根普被」,利根、中根、鈍根,都可念佛往生。佛有最圓滿、最究竟、最慈悲、最神通妙用之果德救度眾生,念佛目的是成佛,成佛就要相信諸佛菩薩不可思議的本願功德,若無信心,念佛也白念,沒有信心,念佛也就浪費時間。所以,龍樹菩薩於《大智度論》說明:「佛法大海,信為能入,智為能度。」說明即使是一字不識之愚夫、愚婦,只要肯念佛,佛就會幫助你,只要有信心,智慧自然會增長,這就是異方便。異就是特殊方法,若不依此方便增長智慧、深入禪定,沒有仗佛悲願加持的話,也成不了佛。所以導師說明淨土法門有三種方便:「易行道、仗他力、異方便。」這並非導師所創,而是根據龍樹菩薩思想說明,許多學佛大眾只願讀中國祖師的注解,而忽略印度祖師的注解,這就是其中的差距。如此歸納、分析打開智慧,既可瞭解導師並非獨創一門,而是從中國與印度祖師的論典中追本探源,以佛法研究佛法,而非所謂的「印順學」。其實,全部都是三藏十二部的觀念,假使是獨創,即非佛法,這即說明導師淨土法門之不同處。

西方淨土的超越性

人有佛性,眾生亦有佛性,但是得靠人身才可真正修行,因為只有人有羞恥、向上、向善,向最高理想努力的心,成佛只在人間,所以《阿含經》說:「諸佛皆出人間,終不在天上成佛也。」人間苦樂參半,所以知道修行,天上福大命大,富貴修道難,所以不知修行。導師雖然未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但是他非常讚嘆易行道。導師所創「福嚴精舍」與「慧日講堂」在做早晚課時都念《華嚴經》普賢十願:「禮敬諸佛,稱讚如來,廣修供養,懺悔業障…」這就是易行道。十大願王導歸極樂,十大願王第一願「禮敬諸佛」雖然身體沒有拜完每一尊佛,但是觀無量諸佛,見無數諸佛,所有佛就都禮敬了,這就是易行道。西方淨土只要持阿彌陀佛,十方所有如來就都被我們禮敬完畢。我們供養一朵花、一枝清香給阿彌陀佛,所有佛的供養就都涵括在裡面,我們做晚課念《懺悔文》中偈說:「末香燒香與燈燭,一一皆如妙高聚。」妙高聚就是如須彌山一樣高,觀想供養燒香、香末、燈與蠟燭如妙高聚,以竭誠恭敬的心供養佛,雖然外在數目並未實際做到,但是有觀想,功德就會很大,這就是易行道不可思議的地方。

所以導師不但是念佛,還唱誦、觀想及供養無量諸如來的本願功德,導師並非是一宗一派的發揚者,而是從佛法整體觀察,透澈了淨土法門究竟方便之所在!這是導師智慧最深刻的不同處。

導師在1960年代於菲律賓佛教居士林講過:「求升天國與往生淨土」一文。一般外教徒會以為上天堂就是去極樂世界,極樂世界就是天堂,導師為釐清此一錯誤觀念,曾提過淨土與天國三項基本之不同:「平等而非階級,進修而非完成,上升而非退墮。」想到今天在西方基督教文化國家裏宏揚西方淨土法門,導師所倡說的這「三料簡」之創說,是多麼的精闢、超越,令人讚賞不已!

一、平等而非階級

修行淨土法門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以後,與佛平等無量光、無量壽,與諸大菩薩、大阿羅漢同為同學,在清淨環境裡聽聞佛法,修持正法,人人皆可成佛,奮力往成佛之究竟大步邁進。世間的神教世界裡雖然說:「神愛世人」,可惜如果不信就成魔鬼、墮地獄。六道輪迴的痛苦皆由對立、階級而產生矛盾。怨、親是相對、緣起而無自性的,如果人平等、慈悲、憐憫的洞悉力生起,對立與衝突即可消融於無形,自性清淨無礙的智慧就會打開。而且吾人得生西方,得不退轉,見佛聞法,修福修慧,福慧圓滿,將來必定成佛,獲無量光、無量壽,與阿彌陀佛平等無別,沒有階級差距,這就是證明淨土與天堂最大之不同!

二、進修而非完成

有些學佛的人認為世間太苦,所以要逃到極樂世界,認為往生極樂是逃避、消極、悲觀、晦澀的人生。實際上極樂世界並非是逃難的處所,真正學佛者對於人生是積極的,極樂世界清淨莊嚴、不退轉,發願往生極樂後還要修神通妙用廣度眾生,如四十八願前十大願就是修各種神通:修天眼、天耳、他心、神足、宿命、漏盡等六種神通。神通之妙用如《阿彌陀經》:「其土眾生,常以清旦,各以衣祴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即以食時還到本國,飯食經行。」清旦就是早晨,於清晨憶想用種種衣祴盛眾妙華供養十方佛,請佛說法,聞法開悟,如此求福求慧就很快速,供養完畢,瞬間從他方世界回到極樂世界,念念不離三寶,若「念佛、念法、念僧」,如此修行,很快就能成佛而度眾生。所以不同於上昇天國,以為生天了,就一切圓滿成就,修學完畢了,可以享受天福,長壽了,不知道生天堂,只是過程而非目的。所以導師說:「求天不生天,願生佛陀前」就是此意。

三、上升而非退墮

修淨土法門求生極樂後得不退轉,不墮三惡道,到達極樂世界並非去享受、享樂與享福,而是不斷的發願,修持福德與智慧,有了福德、智慧、神通還要回到人間來,這是乘願再來、倒駕慈航,回來度所有過去幫助他的人,而非由無明造業而受苦,感報而來。人為什麼有智慧?因為人有向善、向上、憶想及羞恥心,其他界的眾生並無此特點。如果認為念佛、仗佛願力往生極樂世界是求享用無限極樂,那永遠也將無法往生西方淨土。不知道西方淨土是「雙行道」──來去自在。「不違安養,再入娑婆」若是「單行道」,去了就不想來,根本就去不了。這是強調,西方淨土是大乘法門,同時留學西方淨土以後,只有上升,不會墮落的,決定不同於上生天國,福盡還墮三途的。

導師是位真正瞭解淨土法門的大善知識,求生極樂如同留學,學完歸來廣度眾生,度有緣人。所以極樂世界並非逃難之地,菩薩不住無餘涅槃,不住生死,不住彼岸,不住中流,這就是佛菩薩的願力,這需用智慧深入觀察的。

真、善、美之究竟──淨

導師在1950年代出版的《淨土新論》雖然廣說十方淨土,可是最重要的還是談到西方淨土。「淨」代表功德莊嚴,一切功德圓滿,導師對此即有另一層的解釋: 淨,是代表真、善、美的淨土;真代表科學、真理、實相;善代表宗教情操與慈悲為懷;美代表藝術與智慧美滿的菩薩道。極樂世界是無染淨土,極樂世界真實不虛,而非出於想像,極樂世界沒有惡業,圓滿無漏,是清淨莊嚴成就的國土,所以真、善、美的國土就用一個字表示──淨。

導師在花蓮慈濟醫院圓寂後,次日,僧團會議中,出家二眾推出要我為導師「起棺」、「舉火」說幾句法語。我以誠懇悲痛的心情,在香山追念導師法會中起棺時說出:「法乳深恩無以報,唯有勤修二利行(自利、利他);導師,您今撒手去,盼速返回再相逢。」在竹南勸化堂荼毗舉火時說:「法性湛然本不生,生滅盡在因緣中,緣生緣滅悉如幻,生滅滅已證無生。」我以此二頌偈語,竭誠地祝願導師乘願再來,倒駕慈航,憐憫有情,不違本誓:「願生生世世在這苦難的人間,為人間的正覺之音而獻身!」為人間,為末法時代佛教再入世,作度生之大業,繼續作為人間佛教導航的舵手!最後,也就以此二偈語,來結束「永恆懷念人間的導師」讚禮之悼文。同時,藉此,至誠的衷虔對導師,表示出無限崇敬的哀思!

導師上生七七日,西元2005年7月23日於美國法印寺含淚中完稿。

檔案履歷
  • 賜稿者:印海長老
  • 撰寫日期:西元2005年7月23日
  • 撰寫時間:導師上生七七日
  • 撰寫地點:美國法印寺
  • source:《印順導師永懷集》

Post
2009.Jul.24_11:42UTC+08:00

Valid HTML 4.01 Transi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