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同願續法緣 
常光法師

猶記四十年前在慈明寺佛學院就讀時,有一回導師應聘前來講授《大樹緊那羅王所問經》,聽課的當下法喜汩汩,心中暗自做了決定,這就是我要找的師父。下課後,個性向來怯生的我鼓起勇氣詢問旁人:導師收徒弟有無限定條件?有人(記不得是誰?)說:至少要高中畢業!一聽到這樣的回答,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就如同導師曾說:鄉下來孩子,自卑感、孤獨感重……,從澎湖離島遠渡來台的鄉下孩子,那有勇氣再向任何人主動詢問,禮座導師的因緣就這樣擦身而過。

出家十二年後因緣的改變,曾到南投觀音寺、中壢寶蓮寺參訪,最後來到了蘭若,準備到義德寺當香燈(因義德寺當家紹安法師也是澎湖鄉親),原本只是來掛單等待消息,最後在因緣推動下卻莫名的留住在蘭若,景仰導師欲依止其座下出家。多年後,繞了一大圈,住在導師草創閉關的道場,我只能讚嘆因緣的不可思議!

乍來蘭若時,有段期間正好空下閒來閱讀素有小藏經之稱的《妙雲集》,初次在《學佛三要》書中裡頭看到:「『人生從何來,死往何去,現在怎樣行去,才能安登光明彼岸的問題。』唯有佛法,教人先要了解生死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碌碌終生究有何所得?行善復有何利益?如何才能獲得內心滿足和安樂?從這些問題去審察,才能把握住佛法的核心,也才能真正獲得安樂。」短短幾句話啟動了內心,突然痛哭流涕感動莫名,細看書的內容過程中,也曾有忽覺「眼見者皆為聖人」的特殊體驗!「真正的學佛,主要是以三寶為崇高理想的目標,自己不斷的修學,加以佛菩薩的慈悲願力的攝受,使我們身心融化於三寶中,福慧一天天的增長,一天天接近那崇高的目標。」閱讀中法喜的怡悅,減少了生命的困頓,也縮短了在佛法中的迂迴摸索,更開啟了另一通往光明的正覺之道,讓出家以來的目標更確立清楚!

在我出家求法的歷程,導師著作的法語,一直是驅動著我向上向前的力量,依止妙雲蘭若的我,當初是急於找一處安住的地方,自己可以好好用功,生性自卑內向的我不曾主動積極,每每都是在師長、道友們的託付下,盡一份衲子該盡的義務,只管做去。遇到困境就是憑一股傻勁將事情完成,幸三寶的庇祐,也都一一度過。記起導師的話語:還是做我應做的事吧!「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鐘」,每當困頓來臨時,激勵著自己就是「只管做自己該做的事」這句話!

導師的辭世圓寂,觸動了內心的記憶,閱讀的心得與謁見薰沐陪侍的生活點點滴滴……。

平淡凡實 不示神異眩人

導師的個性平淡一向不重外在形式,不喜活動,人世事的遷流默然以對的氣度,如果不是在法上有所體悟,面對無的放矢與人我是非的糾纏,導師卻依然淡然處之,船過無痕「靜對萬籟寂」!

親近導師多年看著他老人家平淡的生活習慣,定時、定量的萬年菜,我總是忍不住詢問吃得合不合胃口,導師他老人家輕輕地回以:「一直都是這樣吃」!

晚年身體所帶來的不便,每日的作息卻依舊,一早起身梳洗過後,必著上長衫,用餐、吐痰的衛生紙也必摺疊整整齊齊,碗筷擺放整齊後才會合掌用餐,生活上在我們眼中看來不經意的小事,在導師的心中卻很重要,儀表上的整潔自律,反映出導師內心的齊整自嚴,萬年菜單滋養的羸弱身軀裡,看不到一絲絲的矯飾,風輕雲淡的修行功力,在生活裡處處可見,不神奇、不誇飾、不矯情的平實修行典範,修行者沈穩自律的風範,成了人間潺潺清流!

正念行定 游心正法光明

身體的虛弱與病苦,也減少人事交際的煩擾,卻多了在法上悠遊用功的機會!對於人名常記不住的導師,是離開那裡就忘了那裡,但對佛陀的法卻有過人的記憶!

佛陀曾在經中讚嘆傑出比丘們的特質有:多聞者:即通曉佛陀的開示者;具念者:具有良好記憶(正念)者;正行者:精通教法秩序者;堅定者:即在研究等各方面皆堅定者。

導師同時擁有這些特質,而這些特質皆源於正念,正念是心的力量與憶念的力量,統理著心的思考、觀念的釐清與重整。正念具足之人,是能隨時隨地的利用心的功能,統領著心,駕馭的恰如其分!佛陀在經中曾提到說,我們會忘記事情的原因是五蓋所致。導師就像沒有這些障礙,可以完全專注在眼見聽聞過的法上,更在不為自己所求的前提下,能毫不遲疑的吸收,正確的歸類整理,認出法的共同元素,抉發出正確的道路!

當年發現中國佛教存在的切要問題是思想,開始了一生「探求佛法真義」願力,致力於澄清佛教思想,減少因思想偏差誤導與佛教衰敗,不同於一般人研究佛法的態度,導師是用生命研究佛法,在眾多的著作中,看到的是導師在生命上著墨,悲願深切的看到了時代的需求、見著了眾生的苦難,用著「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的心情,寫下佛法篇章,用著悲願結合了佛陀的教法成了璀燦的智慧花朵,佛法的多采多姿,百花爭放美景,藉由導師的筆觸,讓後輩學人可以少一些摸索之路!導師抱持著:「我只是本著從教典得來的一項信念,『為佛法而學』,『為佛教而學』,希望條理出不違佛法本義,又能適應現代人心的正道,為佛法的久住世間而盡一分佛弟子的責任!」在佛法正知正見確立的貢獻,堅定志向善盡佛子的責任「為佛教、為眾生」!

導師在著作中曾說:「但我也不會急求解脫,我是一個平凡的和尚。」恰如悲願深切的菩薩是平凡得如此不凡,真正大乘佛法的精神是「不求急證、任重道遠」。菩薩為世間苦難眾生,發願生生世世在人間,「不修禪定,不斷煩惱」不貪求今生速成!「我選擇了佛教,為我苦難中的安慰,黑暗時的明燈。可惜我的根性太鈍,讚仰菩薩常道,不曾能急於求證。」著筆在字裡行間,也道出了冷眼究理卻火熱的菩薩心腸!人間菩薩典範隱然成型!

孱弱身軀 蘊含堅靭意志

在病苦中的導師,從不因為病苦而擾煩他人,面對著別人的照顧,也常透過言語向別人感謝。謙沖為懷,平實待人,更覺導師的「不凡」!我常隨慧理法師謁見導師,該是由弟子輩向老人家請安的,導師卻多次在見面時,以關懷的語言問:「身體好不好!」,或是囑付著「要看醫生、吃藥!」諸如此類的頻頻關懷!

在九十八歲那年,回蘭若小住,面對著訪客,再累都不會在訪客前顯出疲憊,如果遇上有心人請法,記憶過人的導師,還會清楚告知出自大藏經那一部那一頁那一欄,待賓客一走,倦容這時才悄悄出現,但稍歇一會兒精神來了,又開始閱讀手邊的書,在晚間徒孫們的請益裡,問到相關著作中提到的問題,對於自己著作中那一本曾說過什麼問題,更是鉅細靡遺。那一份隱藏在孱弱的身體中精進勇猛力與堅靭的意志力,深深感動著陪侍在身旁的人!

甚至在圓寂前的那段日子,為防止感染,病房限定一次只能二人進去,當其他法師進到病房時,導師都熟睡著。我與慧理法師到了病房內,導師躺在病床上的身子看起來更瘦弱了,慧理法師一說:「師父,常光和我來看您了!」導師睜開了眼特別朝我笑了笑,我們緊接著說:「導師,等蘭若擴建好了,還要請您回去住!」導師笑笑的點點頭,我與慧理法師及在場的護士高興的拍手大笑!笑聲傳出了病房外,待到了外頭,所有在場等待的人都好奇的問:發生什麼事?經我們說明,大家直呼:不可能!我們見時導師正熟睡呢!但那燦爛的笑容與慈悲的點頭應允,讓我與慧理法師高興了好久。導師對待人從不令人失望,總是時時予人希望!

記得在今年佛誕日(國曆四月八日),我與理法師、杰師父一同到花蓮探望導師時,明聖法師特地買個蛋糕回來,高興的要我們與導師同慶「佛誕節」,我接著懇請導師:「法體珍重,蘭若擴建好了,請導師回來久住。」然而導師卻回應:「來不及了!」我心想難道導師「欲知時至」!回來兩天後,接到明聖法師的電話,驚聞導師發燒住進了醫院。

在最後陪侍的那一段日子,觸動內心的不捨,自己在法上與處事遇到疑難,導師不吝適時指正與導引,在心裡早已視如師長,更何況是引領我「入佛法大海之導師」!

「世間之眼施法燈,長照愚心破障蔽」心之所願未成,但世間無常終不免到來!喟然嘆道「諸行實無常」!

潺潺清流 匯集人間法海

藍吉富談到導師對整體佛教的影響也提出些觀點:節錄於下

  1. 精研漢譯印度佛教文獻,從中理出對原始、部派及初期大乘的思想史脈絡。將複雜難解的印度佛教思想史整理出一條較為清晰的趨入途徑。他的《印度佛教思想史》、《印度之佛教》、《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等書即其中之代表性作品。
  2. 在信仰方面,他為佛教徒揭示正常道與方便道的差異。並多方面凸顯正常道之不可或缺的特質(如:正見、法住智、人菩薩行等),及方便道之偏失。
  3. 在他的數十種著作之中,《成佛之道》是唯一類似古代論師著作的體系性論書。是一部涵蓋甚多不可忽略之佛學要義的重要著作。書中之體系性與組織性也是一大特色。透過對這一部書的理解,讀者大體可以掌握到大小乘佛法之解脫道與菩薩道的核心骨架。掌握這些思想骨架,則對佛教要義得以理解。書中也包含甚多印老對古來難解之佛法義理的詮釋,以及印老的多種獨特看法。這是一部對理解佛教有重大貢獻的書。依我看,它與《俱舍論》、《攝大乘論》等書是同一等級的。
  4. 此外,印老對《阿含經》的提倡,對中觀學的闡揚、對《攝論》的詮釋、對大乘三系的釐清與判攝、對大乘佛法之產生原因的探討,對中國初期禪宗史(慧能及其前)的研究等,他的成就是眾所週知的,而且也大多成為二十世紀下半期台灣佛學界的重要話題。

導師圓寂後,讚歎聲、評論聲不曾斷過,導師一向不在乎別人的看法,他曾說:「受到讚歎,是對自己的同情與鼓勵;受到批評,是對自己的有力鞭策:一順一逆的增上緣,會激發自己的精進。」

在導師生前,藍吉富先生就曾讚譽導師是「玄奘以來第一人」,但導師得知後還是默然以對!或許有人會覺得讚譽溢美過了頭,但導師對整體的佛法貢獻卻在佛法史上刻劃歷歷,自姚秦鳩摩羅什、隋朝吉藏大師後,是導師將沈寂了一千年的核心佛法「性空緣起」重顯人間,劃下的確實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刻痕!

一生寫作不輟就是為了釐清佛法的修行與歷史的脈絡,溯源至釋尊的本懷,釋尊菩薩的精神是導師一生力行不斷的,只要人間的苦難還在,眾生的煩惱未得以解決,人間淨土未成就之前,導師曾發願說過要再來獻身於人間。導師不只一次在文中提到了「同行同願」的觀點,但也曾慨嘆的說:「我有點孤獨:從修學佛法以來,除與法尊法師及演培、妙欽等,有些共同修學之樂。但對我修學佛法的本意,能知道而同願同行的,非常難得!這也許是我的不合時宜,怪別人不得。不過,孤獨也不是壞事,佛不是讚歎『獨住』嗎?每日在聖典的閱覽中,正法的思惟中,如與古昔聖賢為伍。讓我在法喜怡悅中孤獨下去罷!」

著作的法說與現實生活的身行中,導師以佛法上的認知洞察世間實相,將最具靭性的生命力表露無遺,這些來自於佛法上的體驗,正念行定影現在日常生活起居裡,也影現在一生法海智慧裡!所以其實導師並不孤獨,透過等身著作的演說,法流早已川流無數的佛子心中,深入浩瀚的法海,「菩薩以法攝取同行同願者,以共業莊嚴佛土的悲願」將應該很快成就!曾看過導師的一幀墨寶上寫著「同行同願又同來!」在導師威德的感召下,我願「同行同願同來人間,為覺音的散播、人間淨土的實現再盡心力」!

只要潺潺的法流不斷,匯入法海的智慧泉流,將會掀起波瀾壯闊的氣象,只見遠方的金色波瀾正一波波湧現!


檔案履歷
  • 賜稿者:常光法師
  • source:《印順導師永懷集》

Post
2009.Apr.04_10:18UTC+08:00

Valid HTML 4.01 Transi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