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往開來•正法久住
長慈法師

受教界四眾弟子景仰的印公導師,於2005年6月4日上午10時7分,寂靜地於花蓮慈濟醫院捨報,遠在新竹福嚴佛學院的我們,當時正熱切參與《大智度論》中「十八空義」的探討──「……畢竟空者,以有為空、無為空破諸法,令無有遺餘,是名畢竟空。……於三世中無有一法定實不空者,是名畢竟空。……」

猶記當時正入神地思惟「……畢竟空者,以有為空、無為空破諸法,令無有遺餘,是名畢竟空。……」,期間知客法師數次進到教室,通知院長有重要電話;院長也異於平常地走下講台,囑咐大家自習……,幾分鐘後,糾察老師宣布停止所有課程──全體大眾到圖書館集合,準備布置涅槃堂,迎接導師法體。導師的圓寂,沒選在半夜而是在我們熱切討論《大智度論》之時,感覺導師像是在告訴我們:「你們已經成熟了,好好繼續探究《大智度論》,將來研究通透了,好好闡揚龍樹菩薩對佛法的完整看法,我先走了……」。

然每當回想起這一幕場景,總覺得這其中似乎透露著導師對《大智度論》的一個未完成的心願──「…對於《大智度論》,用力最多,曾有意寫一專文,說明龍樹對佛法的完整看法。但因時間不充分,只運用過部分資料,沒有能作一專論。…」導師在其著作中曾兩度提及了此一心願,看得出導師對此心願的掛念。

1991年在昭慧法師的協助下,導師發表並出版了《《大智度論》之作者及其翻譯》一書,回應現代學界質疑《大智度論》作者的問題。書中,導師表達了尊重自鳩摩羅什大師以來所傳之舊說──《大智度論》之作者為龍樹菩薩,而反對現代學者的質疑。然依導師自己於文中所說,這仍舊只是「少分達成早年的心願」 而已。

2004年,印順文教基金會出版了「印順導師《大智度論》筆記」光碟,將導師親筆真跡的筆記,運用現代數位化科技加以整理出版。同年九月,福嚴佛學院厚觀院長開設了「《大智度論》」之課程,率先運用導師之《大智度論》筆記,以指導學生研讀論義,而筆者有幸也恭逢其盛。如今,福嚴佛學院已將上完之「《大智度論》講義」結集成冊,這是近二年來關於應用「《大智度論》筆記」的一項重要研習成果。講義中,編輯者在厚觀院長的指導下,參考導師對《大智度論》之標點而予以全文重新標讀,並廣泛參考導師的「《大智度論》筆記」、慧影《大智度論疏》殘卷及吉藏之《大品經義疏》等,對論文予以恰當的分科,讓讀者能更容易掌握論義的脈絡,從而能夠清楚明了論義之意涵。除此之外,講義中豐富的腳註亦是此一講義重要之貢獻,諸如用以經解經的方式對論義中難解之名相作解釋,尋找出論義中所引用之經論在現存文獻中之出處,及適當引用Lamotte教授Le Traité De La Grande Vertu De Sagesse(《大智度論譯註》)一書中之腳註。郭忠生老師在閱讀「《大智度論》講義」後曾私下表示:「雖然講義中尚有一些不盡理想之處有待進一歩修訂,然單是文中所作的科判就值得出版發行!」可見郭忠生老師對「《大智度論》講義」有著高度的評價。

除了講義的精良,課堂中的「交辯文旨」更是令人印象深刻!課堂中,諸多年輕、有心的法師共聚一堂,詳究文義,由編輯講義者說明解釋經論文義,院長作適當的補充,遇有難解之處,參與討論的諸多法師彼此提出種種可能之答案,並相互交辯文旨;後由院長詳其義旨,審其文脈,驗其得失,然後定之。此一情景,如同當年羅什大師與眾多義學沙門於長安城北之逍遙園中譯經之盛況──「……兩釋異音,交辯文旨…諸宿舊義業沙門釋慧恭…道悰等五百餘人,詳其義旨,審其文中,然後書之……」。此外,在導師《大智度論》筆記的協助之下,亦彷彿親聆導師講授《大智度論》;透過導師《大智度論》筆記中的圖表,對文脈的架構及論義的掌握,如萬里無雲的晴空,明朗而開闊。

經過一年多的相互研討,福嚴佛學院許多的法師已對《大智度論》漸漸有了清楚且完整的理解,對於導師這一未完成的心願,儼然有了後繼的曙光!眾志成城,雖然我們並無有導師般的穎悟,但每人精研一些,貢獻一點,就如同導師的千百憶身一般,能夠不斷地為佛法而奉獻。

導師的色身已經捨報了,然他老人家留下了許多的法寶指引我們在佛法的修學上通往正確的成佛之道,除了依「《大智度論》筆記」,通透並弘傳龍樹菩薩對佛法的完整看法,以完成導師未完成的心願之外,導師諸多不易了解的著作也需要有人作「毗婆沙」(釋論),使導師所要表傳達的佛法深義能讓大多數人得以明白。誰有能力完成此一浩大之工程?福嚴歷屆師生應是當仁不讓!


檔案履歷
  • 賜稿者:長慈法師
  • source:《印順導師永懷集》

Post
2009.Apr.04_09:52UTC+08:00

Valid HTML 4.01 Transi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