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懷導師談傳承 
──期待「人間佛教」的行動巨人!
黃崧修

導師走了!!對於弟子及信眾們而言,是最不願面對,但卻終究需面對的事實!經上形容佛陀入滅如「人天眼滅」,此時吾人必更能深刻理解它的深意!他老人家留下了珍貴及巨大的文化遺產,他的一生是圓滿的,他完成了年青時探求佛教思想源頭及釐清佛法的根本及分流變易的大願,為今日及未來的佛教,提供思想的康莊大道!他的教誨及利他的菩薩精神,常存在敬仰他的弟子及信眾心中!

「人間佛教」已在臺灣及世界各地開展二、三十個年頭,看起來聲勢浩大、波瀾壯觀。但時代的浪潮繼續的衝擊佛教,我們必須面對與導師所處的時代(佛教的生存危機,混亂的中國政治與經濟,衰敗的中國佛教,戰爭的苦惱…)有很大不同的時代環境,以筆者的淺見,我們面對如下的新時代環境:

(一)外在的挑戰──也是機會
(1)中國經濟及政治的崛起及對臺灣社會的衝擊:

人間佛教的發展與臺灣經濟的繁榮發展是有密切的因緣,如果導師是「人間佛教」思想的完成者,那麼臺灣就是這樣思想的第一個實踐場所,臺灣的社會條件如:人民所得的逐年提高,開放的社會,人們追求更高的精神人文生活,傳統人文精神理想的回歸,都成為人間佛教發展的沃土。但隨著中國經濟的開放與兩岸政治的衝突高昇,對臺灣社會是機會也是威脅,臺灣政府與人民是否有足夠的智慧,能化危機(內部的分裂與中國在經濟競賽的追趕)為轉機,恐怕是臺灣未來幾年的最大挑戰!!如果說臺灣是人間佛教的「基地」,我想應不會有太多人反對!「立足臺灣,放眼中國 」,不管從民族情感或文化尋根乃至宗教宏揚的使命感的角度來說,都是當代臺灣人的最大挑戰!中國在「共產主義」的信仰破產後,雖適時開放經濟,人民努力向「錢」看齊,但背後精神的匱乏,可以從「法輪功」的迅速擴展及中共驚恐的強力鎮壓中看出端倪。臺灣社會富裕後,宗教的勃興的經驗,可以預見大陸宗教市場的潛力!

(2)資訊化社會對年輕一代的影響:

網路及無線科技的一日千里,已迅速的改變人類生活的面貌,資訊取得更加迅速、容易,資訊爆炸,假資訊充斥!年輕一代的,被強烈的「電動」、「卡通」及「強力的立即互動」(如MSN)吸引,造就了新的e世代截然不同的思考模式,及資料取得的方式。如何接引讓這些e世代能接受佛法又是一大挑戰,但同時無遠弗屆、不受空間與時間限制的傳播工具也帶來弘法的全新契機!

(3)中國傳統價值的逐漸式微,膚淺資本主義的全面入侵:

臺灣本是以中國文化為本,兼容日本及歐美價值的社會,國民黨失去政權後,官方推廣「儒家為本」的思想教育的力量式微,民進黨政府又基於本土意識及政治考量有意無意的排斥「中國文化」,但在舊的已去,新的價值觀未確立時,卻讓傳統價值逐漸剝離。中國人重視親族倫理及信義的傳統精神,也在現實的商業文化中逐漸消逝;佛法所憑藉的「人天善法」也因此失去基礎。年輕人上焉者汲汲於讀書及自己的嗜好,缺乏理想是普遍的現象;下焉者浸淫於膚淺的洋流、日劇、韓流中,迷醉在流行文化、聲色享受之中,渾噩度日;等而下之則作姦犯科成為社會的隱憂!

(4)西方宗教的企圖心與威脅:

基督教從來沒有掩飾其「全球基督化」的目標,其中最大的標的,就是亞洲的佛教地區,基督教在中國透過家庭聚會發展迅速的情況,恐怕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西方教會挾西方科技及現代文明的優勢,早已吸收了大批的知識份子。這些中國基督徒傳道的企圖心,可能超過他們的西方弟兄。中國在吸收西方科技及文明的過程中,同時也被西方宗教吸引,當中國的傳統精神淪喪時,佛教有機會成為華人精神的另一個新支柱嗎?

(二)佛教內部的困難

除此之外我們還必須面對佛教內部的困難

(1)還未完成的「教產」及「教制」改革:

導師可以說已完成了太虛大師的「教理革命」,但是從「教產」及「教制」的革新來看,臺灣的佛教應還有很多的改善空間,如建立完整的僧教育制度及符合時代、法令、佛法精神的經濟來源及體制等。

(2)「人間佛教」的世俗化的問題:

如導師的著作《以佛法研究佛法》中所言:「佛法在世間流布,必然依無常法則,隨『世諦流布』而演化,如何掌握『契理』的根本佛法,又能發展出契機的方便攝受眾生也是人間佛教的團體最重要的課題。」導師在世時也常慨嘆臺灣人間佛教團體的現況及他老人家所提倡的人間佛教的落差。日後此問題也會隨時間的久遠而越嚴重,如何真正掌握導師人間佛教的「真諦」,而避免其變質也是吾人後輩需要繼續努力的!

(3)對「人間佛教」思想信仰的挑戰:

南傳、藏傳佛教及傳統的禪淨信仰者,對導師的批判本來就有不同的看法,新興教派更對挑戰導師的思想興緻高昂,這些有異議及持反對意見的人,一直都沒有放棄他們對導師的思想的挑戰。從緣起的法則來看,也是必然會發生,也會在導師走後更加劇烈,支持與信仰導師的弟子們,如何能以「無諍之辯」回應,「不亢不卑」地完整回應反對者的意見並澄清誤解,想必也是一大工程,另也會有同是導師門生們不同解讀導師的著作的「詮釋權」想必也難免,導師雖嘗謂「眾生病,病在定於一」,但眾人「見諍」恐亦難免!

不管外部及內部的困難為何,筆者以為困難就是菩薩道的「試金石」。我們應把握時代的契機,淬力奮發,感恩導師的努力,我們有比導師年輕時更多的法師、法侶、信眾與資源,相信我們必能傳承導師遺志,將佛法復興! 秉此信念並緬懷導師的法乳深恩,筆者以為身為導師弟子及信眾的最佳報恩方式,應共同發願:

一)當下的承擔如來家業,繼承導師遺志,以導師為楷模,發廣大菩提心,精進再精進。不論自己目前扮演什麼角色,都能隨順導師的教導,「為佛教、為眾生」而精進!人人自勉成為「人間佛教」行踐的巨人!

二)同願同行、互助合作,宏揚導師思想,也能透過合理的競爭,以中觀「相破而相生」的原理在法義上、人才的培養上、佛法的宏揚上、個人的修行上相互砥礪,學習導師的「永遠的青年」,讓導師所教導我們的佛陀正法成就如下的莊嚴功德:

  • (1)佛法在中國重光,成為中國人文價值重建的精神基石(第五個現代化)。
  • (2)引導世界新世紀追求「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平衡」、「科技進步與人文尊重並行」、「宗教大同」的人間淨土的理想!

讓我們共同來努力,奮起吧!佛子們!!


檔案履歷
  • 賜稿者:黃崧修
  • source:《印順導師永懷集》

Post
2009.Jan.15_23:12UTC+08:00

Valid HTML 4.01 Transi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