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積經講記-丁三 為眾生學

丁三 為眾生學

我在大流,為渡眾生斷於四流故,當習法船;乘此法船,往來生死度脫眾生。云何菩薩所習法船?謂平等心,一切眾生為船因緣;習無量福,以為牢厚清淨戒板;行施及果以為莊嚴;淨心佛道為諸材木;一切福德以為具足堅固繫縛;忍辱柔軟憶念為釘;諸菩提分堅強精進,最上妙善法林中出;不可思議無量禪定,福德業成善寂調心,以為師匠;畢竟不壞大悲所攝,以四攝法廣度致遠;以智慧力防諸怨賊;善方便力,種種合集四大梵行以為端嚴;四正念處為金樓觀;四正勤行、四如意足以為疾風;五根善察,離諸曲惡;五力強浮;七覺覺悟,能破魔賊;入八真正道,隨意到岸,離外道濟;止為調御;觀為利益;不著二邊,有因緣法以為安隱。大乘廣博無盡辯才,廣布名聞,能濟十方一切眾生,而自唱言:來上法船,從安隱道,至於涅槃,度身見岸,至佛道岸,離一切見。如是普明!菩薩摩訶薩應當修習如是法船,以是法船,無量百千萬億阿僧祇劫,在生死中度脫漂沒長流眾生』。

三、為眾生學:菩薩的修學佛法,是為了眾生。要利益眾生,就必須自己修治悟入。所以菩薩是為了利他而自利,從利他中完成自利。如專為了自己這樣那樣,就不是菩薩風格,而是聲聞了。如來開示這一重要的學習法說:菩薩應這樣的想:「我在」生死「大流」中,為了要「渡」脫生死「眾生」,使他們「斷於四流」──欲流、有流、見流、無明流。眾生為煩惱而漂流生死,如在瀑流的漂蕩、洄漩中,不能自脫一樣。所以度脫生死河中的眾生,主要為斷眾生的煩惱;煩惱如瀑流一樣,所以叫四瀑流。要渡生死瀑流中的眾生,應「當」修「習」佛法;而這一切佛法,如能在河流中往來的船隻一樣,所以譬喻為「法船」。學習佛法而有所成就,如有了法船一樣,可以「乘此法船,往來生死」河流。自己依法船而不致陷溺,也就能在生死河中「度脫眾生」。這樣的佛法船,自度度他,是菩薩所應勵力修學的。那到底什麼是「菩薩所習」學的「法船」呢?這當然是一切佛法。以法為船,所以就以種種佛法功德,來比喻船隻所有的一切。

先舉一一的譬喻:(一)、修「平等心」,救護「一切眾生」。這一切眾生,「為」成就法船的「因緣」。因緣不具足,造船不能成就。佛法依眾生而起,沒有眾生,也就沒有佛法。所以於一切眾生的平等心,為法船的因緣。(二)、修「習無量福」德,主要是清淨戒行。有了清淨戒,那就人間天上,不會墮落。否則自己淪墜惡道,還想救眾生嗎?這無量福德,「為牢」固堅「厚」的──「清淨戒」行,如船「板」一樣,牢固堅厚,不會沈沒。(三)、修「行」布「施及」布施的「果」報,在人天中,受種種的富樂自在。就「以」此「為」法船的「莊嚴」,莊嚴即精美的裝飾,富麗堂皇。(四)、「淨心佛道」──於佛菩提而生清淨信心(菩提心),「為」成就法船的「諸材木」。這是造作大船的主材,如房屋有棟樑一樣。(五)、除上布施、持戒、淨信以外,廣修其他的「一切福德」。這一切福德,「以為」法船所有的,「具足」而「堅固」的「繫縛」。什麼是繫縛?如船隻要有足夠而堅固的纜索,才可以牢繫上岸。(六)、修「忍辱」、心性「柔軟」,不失正「憶念」。這樣的柔忍而攝受眾生,正念而不忘佛道,「為」法船的「釘」子,緊密的結合而不致破散。(七)、「諸菩提分」,是成就菩提的因素;這都從「堅強精進」中修習成就。這些菩提分法,如造成法船的一切材木;從精進中來,所以是從「最上妙善」的「法林中出」來。(八)、修「不可思議」的「無量禪定」:無量是四無量,禪是四禪,定是四無色定,合為十二門禪。以「福德業」所「成」就的這些極「善」靜「寂」,極善「調」伏的定「心」,「以為」造成法船的工「師匠」人。工師的審慎精製,如以定心而成就一切功德。(九)、法船是盡未來際的廣度眾生,這是由於「畢竟不壞」──不變異的「大悲」心「所攝」受。依大悲心,而以布施、愛語、利行、同事──「四攝法」來攝導眾生。悲心是這樣的深徹堅固,四攝是這樣的方便攝受,所以法船能「廣度」眾生,「致遠」──到達極遠的目的地。廣度是化眾生;致遠是成佛道。(十)、在法船的往來生死中,「以智慧力」覺照一切,這才能「防」護「諸怨賊」,不為魔外煩惱所壞。(十一)、從智慧所起的「善方便力」,能「種種合集四大梵行」。四梵行是:慈無量,令一切眾生得樂;悲無量,令一切眾生脫苦;喜無量,見眾生的得福樂而隨喜;捨無量,於一切眾生住平等捨。這方便所起的梵行,「以為」法船的大莊「嚴」。(十二)、「四正念處」: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為」法船上的「金樓觀」。什麼是金樓觀?在船的上層高處,建一金屬的樓臺,以便瞭望海中的一切。四念處觀一切法不淨、苦、無常、無我,如金樓觀一樣。(十三)、「四正勤行、四如意足」,是精進力,定通力,能推進大乘法船,往來生死海,救度眾生,所以如推動船帆的「疾風」一樣。(十四)、「五根」,是信、進、念、定、慧,以慧根為主。所以能「善」巧觀「察」法船所行的航道,遠「離諸」險「曲」的「惡」道,而平安的前進。(十五)、「五力」呢,那是「強」大的「浮」力,能載重而不致沈沒。(十六)、「七覺」分能「覺悟」大眾的昏迷,所以「能破魔賊」。如船在海中,能隨時覺察,就不會為海盜等侵襲。(十七)、八正道,如八條正確的航線。法船進「入八真正道」,就能「隨意到」達涅槃彼「岸」,安穩的上岸遊樂,不會誤入歧途,所以能「離外道濟」。濟是津濟,也就是渡頭、碼頭。外道渡頭,即外道教化到達的地方。(十八)、止與觀,為修行的主要法門。在大乘法船中,以修「止為調御」,即駕駛者。一心一意的駕駛,如制心一處的止。又以修「觀為」真實「利益」,因為唯有正觀,才能得真實的自利利他。(十九)、這樣的法船,運眾生從此(岸)到彼(岸),又從彼還來此岸,「不著」於生死涅槃的「二邊」,無盡的利濟眾生。(二十)、「有」無量法門的「因緣法」,圓滿究竟,所以能「為」眾生作「安隱」,能得安樂。上來二十句,以佛法喻船的一切;以船喻佛法的救度眾生。

菩薩應修學佛法,從生死海中度脫眾生,如船一樣。而修學法門得成就的人──菩薩,就如船主一樣。上面說明了法船,以下要說法船的主導者。菩薩怎樣的宣傳號召,引導眾生來同登法船呢?「大乘」菩薩具備了「廣博」的「無盡辯才」,這對於折伏外道,化導愚蒙,是非常重要的。經說四無礙解:法無礙解,義無礙解,詞無礙解,樂說無礙解。有了這四無礙解,才能說法的辯才無盡。這樣的大菩薩,真的無人不知。菩薩有了這樣的功德,所以德聲「廣布,名聞」十方,也就因此「能濟」度「十方一切眾生」。菩薩以此法船度眾生時,「自」己宣「唱」佛法說:「來」!大家來登「上」這佛「法」的大「船」!大家如登上這法船,就是歸依三寶,依法修學。這樣,生死苦海中的眾生,就能「從安隱」(與穩同)的正「道」,一直前進,而「至於涅槃」。這就是「度」脫「身見」──我見的此「岸」,而「至佛道」的彼「岸」。要知道不脫生死,只是我見繫縛。有了我見,就是世間,就是生死,就是此岸。一切法空無我,是破除我見而入佛道的正道。所以要到佛彼岸,必須「離」我見為本的「一切見」。有我見,就有常見斷見,一見異見,有見無見……六十二種見趣,如滋蔓叢生,不易清除。唯有截除我見根本,一切枝末的見趣,才從此永盡。斷我見,離一切見的佛道,就是一切法空無我、無相、無願、不生不滅、不取不捨的正法。菩薩以法船度眾生,主要是宣揚正法,以正法來號召攝受眾生,救脫眾生於生死大海。

為眾生學的法船普度,已如上廣說。末了,結告「普明」菩薩:「菩薩摩訶薩,應當修習」這樣的「法船,以是法船」,在「無量百千萬億阿僧祇(無量數)劫」中,一直「在生死中,度脫漂沒」於「長流」的「眾生」。眾生在生死流中,頭出頭沒,如不遇佛法,永無了日,所以說長流。所說的無量百千萬億阿僧祇劫,舉一極長的時間來說,其實菩薩的廣度眾生,是盡未來際,無窮無盡。菩薩應這樣的度眾生,就不能不為了眾生而修習這樣的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