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觀論頌講記-觀苦品第十二

觀苦品第十二

前品觀生死相續的超越三際,本品從生死苦果去觀察他的緣起無性,不從四作而有。苦是生死苦果,是『純大苦聚集』的苦報,不但指情緒上的苦痛。眾生的生死果報,在三界中,受三苦八苦的苦切。《智度論》說:『上界死苦,甚於人間』;這真是『三界無安,猶如火宅』了。這樣的苦果,從何而有?是自作呢?是他作,是共作,還是無因作呢?依佛法的緣起說:『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所謂無明緣行乃至如是純大苦聚集』。由十二緣起的因果鉤鎖,從惑起業,由業感苦,從苦生苦,從苦起惑。這樣的生命,是螺旋式的延續,所以說:『緣起如環之無端』。緣起是無性的緣起,所以絕對的遠離自作、他作、共作、無因作的四種妄見。印度人說到生死與萬有的生成,有主張發生的,有主張造作的。如匠人造作事物叫作,如種子生芽叫生。生與作本有共同的意義,但在這個見解上,四作與四生的意義,可以有點不同。印度的外道說:生命當體是我,是生命的本質,是身心的主宰者,我是本有的。至於身心苦果,婆羅門學者說:是從我本性中開發出來的,是我自己作的。有說:大自在天修一種苦行,創造世間;世界的舞臺創造好了,又修一種苦行,創造鳥獸以及人類,這是他作。有說:最初有一男一女,和合而產生一切眾生,這是共作。有說:一切法是無因無緣的,都是偶然的,這是無因作。依妄執的不同,才有這四說。這是約人格者的造作說的。還有約法為作者說:如五陰的自體能生五陰,是自作。前陰作後陰,而後陰異於前陰的,是他作。或前陰引發後陰,後陰才從自體生起,是共作。說不出所以然,後陰是自然而有的,是無因作。這些見解,依佛法說,完全是顛倒的。所以建立緣起的中道觀,否定外道的四作說。這是根本佛教的論題;現在要分解其所以然,說明緣起的性空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