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觀論頌講記-庚二 遮破妄有

庚二 遮破妄有

辛一 破壞四諦三寶

壬一 破壞四諦

癸一 總標

若一切不空    則無有生滅    如是則無有    四聖諦之法

性空者的正義,既明白顯示;對於外人的責難,不能接受,要推還給他。所以說:堅持「一切」法「不空」的,過失可太大了!諸法有自性,自己完成的,自己如此的,就沒有變化生滅;如「無有生滅」,也就「無有四聖諦之法」了。

癸二 別釋

苦不從緣生    云何當有苦    無常是苦義    定性無無常

若苦有定性    何故從集生    是故無有集    以破空義故

苦若有定性    則不應有滅    汝著定性故    即破於滅諦

苦若有定性    則無有修道    若道可修習    即無有定性

外人說:我並不破壞四聖諦法,我是成立一切法從因緣生的;因果生滅,為什麼說我破壞這一切呢?論主說:這是智慧淺薄,自以為能立一切法,其實是不能避免過失的。自性不空,特別如三世實有者,一切法本來存在,不是從因緣生而才有的。既「不從」因「緣」所「生」,試問怎麼會「有苦」?苦是什麼意義?「無常是苦義」。經說:『以一切諸行無常故,我說一切有漏諸受是苦』。不如意、不愉快、不安定、不圓滿,都是苦;不但苦是苦,樂也是苦,不苦不樂的平庸心境也是苦。苦上加苦是苦苦,這是人人知道的。快樂是無常的,變動不居的。才以為快樂,一轉眼起了變化,立刻就失壞快樂而悲哀了,所以樂受是壞苦。平庸的境界,得之不喜,失之不憂;然而不苦不樂是行苦。行就是遷流變易,無常生滅的;在不知不覺間,走向苦痛。如大海中無舵的小舟,隨風漂流;船中的人們,儘管熟睡得無喜無憂,等到船觸著了暗礁,船破人沒的悲哀就來了。所以,享八萬四千大劫福報的非想非非想天的有情,在他泯除想非想的差別,住在平等寂靜的定中,沒有一般的苦樂。可是時劫遷流,不斷的縮短他的生命,這也到底在苦的圈子裡。所以,苦諦是成立於無常的。如諸法決「定」有自「性」,無常義不得成立;「無」有「無常」,苦也就不得成了。

根本佛教說四諦,是這樣的:苦,苦(的)集,苦集(的)滅,苦滅(的)道;以苦為出發的,每一諦都說有苦字。所以集滅道三諦不成,本論都從苦說起。

假定說:「苦」諦是「有」決「定」自「性」的,那怎麼又是「從」煩惱業的「集」諦「生」呢?苦自己有了,照理就無須乎從煩惱業生,所以說:「是故無有集」。集諦的所以不成立,還不是因為有自性,「破」壞了「空義」。然而,苦確實從集諦的煩惱業力的因緣生的,緣生就是無自性的,怎麼可說有定性呢?假定還要說「苦」是「有」決「定性」的,那生死苦痛,就「不應」當「有滅」。不但在地獄受苦的有情,永遠在地獄受苦;在人中受苦的有情,永遠在人中受苦;而且生死苦海的輪迴,也再不能有徹底的解脫,證入涅槃。執「著」苦有決「定」自「性,故」苦「即」不可滅而「破」壞「滅諦」了。如「苦」是「有」他決「定」的自「性」,那不但破壞了集諦、滅諦,道諦也被破壞了。所以說:「則無有修道」。為什麼要修道?修道的目的,是為對治煩惱,滅除苦果。這必須煩惱與苦陰身,有改變的可能,修道才能滅除他。假使苦有定性,集有定性,不但道也是本有的而無道可修,就是修道也不能滅除。如承認佛法中有「道可」以「修習」,那就「無有定性」可說了。本論從苦諦實有定性以說明苦集、苦集滅、苦滅道的不可能。集滅道三諦,也都無有定性;如有定性,也是一切不成的。

癸三 結成

若無有苦諦    及無集滅諦    所可滅苦道    竟為何所至

這是總結無四諦的過失。有苦諦,就有集、滅諦,修道也就有到達的目的了。如苦有定性,就「無有苦諦」;苦諦沒有,自然也就「無」有「集」諦、「滅諦」;集、滅諦沒有,修「所可滅苦」的「道」諦,究「竟為何所至」呢?後二句,似乎是說無有道諦。然總連上文,就知是說道無所到了。修道是有目的的。以四諦來說,道是所修的,集是修道所要斷的,滅是修道所要到達證實的,苦是道所要解脫的。苦集滅三諦都沒有了,修道不是無所趣向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