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觀論頌講記-壬三 破亦常亦無見

壬三 破亦常亦無見

若半天半人    則墮於二邊    常及於無常    是事則不然

外人見常無常不得成立,就又生起這樣的觀念:在一個五蘊身中,具有天身,也可以有人身。就是天的業果成熟了,天身這一部分現起,人身的一部分就隱;人的業果成熟了,人身一部分現起,天身一部分又隱起來了。不是說在同一時候,一半天身,一半人身。這樣,就可以解決困難了。現在的人身,不是過去的天身,所以沒有常住的過失。現在的人身,在過去的天身中具有,所以又沒有無常的過失。然而,這還是有過失的。假使真的「半天半人」,這是「墮於二邊」的。天的果報身顯,人的五蘊身隱,這是無常見;人的五蘊身在天的果報中具有,這是常見。自性見,是一一各有自體的,這樣就是這樣,不是相依相待成的。所以不墮常見,就墮無常見。說亦「常」亦「無常,是事」是「不然」的。

壬四 破非常非無常見

若常及無常    是二俱成者    如是則應成    非常非無常

法若定有來    及定有去者    生死則無始    而實無此事

今若無有常    云何有無常    亦常亦無常    非常非無常

主張雙非的,不是黑漆一團的不可說,就還是常無常見,不過說得漂亮些。非常就是無常,非無常就是常。好像不加肯定,而心目中還是老套。這非常非無常,是對亦常亦無常立的。假使「常及無常」「二」者,是可以「成」立的,那麼也許「應」當「成」立「非常非無常」;亦常亦無常既不得成,非常非無常又怎麼能夠成呢?以現在觀過去,由過去到現在,過去是去,現在是來。來去,約緣起假名說,是可以的。如定說「法」決「定有來」,決「定有去」,有來去的實性,那就是「生死則無始」了。但事實上,「實無此事」。來去決定有,為什麼生死就無始呢?來有所來,去有所去。一直向前追究他的來處,找不到他的起初,就落於無始。來去是有時間相的,時間相怎麼可以說無始?佛不也是說生死無有始嗎?論主說:有始無始都是邪見。有始犯無因過,無始犯無窮過。可是,眾生都歡喜找個起頭、原始,找不到了,就妄立一法,如神我、心、物等為元始。如來為對治這種戲論,所以就說無始。這無始是對有始說的,意思說無有始。有始不可得,無始也就無有。說有實性的無始,這才有無窮過。在中道正觀中,始性不可得,不妨說無始的。最後,又綜合的批評說:現「今」沒「有常」,怎麼會「有無常」?沒有無常,怎麼會有「亦常亦無常」?又怎麼會有「非常非無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