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大乘論講記-第九項 悟入依止

第九項 悟入依止

於此悟入唯識性時,有四種三摩地,是四種順抉擇分依止。云何應知?應知由四尋思,於下品無義忍中,有明得三摩地,是煖順抉擇分依止。於上品無義忍中,有明增三摩地,是頂順抉擇分依止。復由四種如實遍智,已入唯識,於無義中已得決定,有入真義一分三摩地,是諦順忍依止。從此無間伏唯識想,有無間三摩地,是世第一法依止。應知如是諸三摩地,是現觀邊。

在這修行「悟入唯識性」的過程中,「有四種三摩地,是四種順抉擇分」的所「依止」。真實的抉擇,要到證悟實相的見道,是根本智。在煖頂忍世第一的四加行位,以世俗智慧抉擇諸法的性相;這四加行是隨順抉擇的因,所以稱為順抉擇分。這順抉擇分的慧,是在定的,所以說這四種的三摩地,為順抉擇分的所依止。

在「由四尋思」推求名義無性的觀心中,可以分為兩級:一、「於下品無義忍」的階段:忍是印可堪忍的意思,是觀慧的別名。順抉擇位的觀義無所有的下品忍,尋求名義自性差別皆是意言,理解它唯識無境。這時,「有明得三摩地」。明是智慧,得是獲得,在能發最初得到無義忍的定心,叫明得三摩地,這就「是煖順抉擇分」的「依止」。順抉擇分的初位為什麼叫煖呢?這像鑽木取火,在未得火而將發時,必先有煖氣,煖是火的前相;現在修習唯識觀,在未得真抉擇智慧之前,最初現起順於抉擇分的智慧前相,所以稱為煖位。

二、「於上品無義忍」的階段:由下品無義忍而作進一步的尋思推求名義自性差別皆無所有,於是觀心漸深,「有明增三摩地」。即智慧的光明增長,所以稱為明增;這「是頂順抉擇分」的「依止」。「頂」也是從譬喻得名,山的最高峰叫做山頂,在那兒可以極目四望,萬物瞭然。在上山的過程中,到了山頂,就不會徒勞往還,一定能達到目的。修觀也是如此,如達到頂位,對唯識無義之理,更能認識清楚,並且不會再退,所以稱之為頂。平常說頂墮,是說那將到未到而退墮,若已到頂,是決不會退的。

三、「復由四種如實遍智」,能如實了知名義等無實;這時,「已」悟「入唯識」,於無義中,「已得決定,有」能發「入真義一分」的四如實智所依的「三摩地」。悟入唯識無義,通達了遍計相無自性;但還沒有證圓成實的勝義無性,所以叫入真義一分。這真義一分三摩地,「是諦順忍」的「依止」。加行位的第三位,名為諦順忍,就是順乎諸法的諦實性,而忍可於心的如實智。《成唯識論》分忍位為下忍、中忍、上忍的三位,下忍印前所取境空,中忍觀察能取心也不可得,上忍印能所取空。現在並不分別,只說一入真義一分的諦順忍,著重在印所取空。

四、「從此無間伏唯識想」,是第四世第一位。從前忍位進到世第一位,無間隔的伏除了唯識的能取想,通達了依他起的能分別亦空,此時所依的定心,「有無間三摩地」,是「世第一法」的「依止」。因為世第一法只有一剎那,從忍位無間的引起,就一剎那無間的證入見道,所以在時間上是無間的。

上面的四種「三摩地」,「是現觀邊」。無漏的智慧,現證諸法的實相,名為現觀。四加行慧,是現觀前的方便,鄰近於無漏智,而不是真正的無漏智,所以名為現觀邊。修行的過程:先觀所取無,次觀能取亦無,剎那引生真無漏智,現證了不可得的真實相。以此過程,判四加行與見道。但或者覺得世第一法只一剎那,前三加行既未伏唯識想,現在一剎那間怎樣伏滅呢?於是把伏唯識想的加行推求行相,放在忍位上,分為三忍。但從本論的觀點,觀義是無,是尋思行相,是煖頂位。四如實智,是悟入真義一分。依唯識的思想,果真在悟入無義以後,再別別的推求能取也不可得嗎?推求也應該屬於煖頂位;因為若觀能取識不可得,那識也早是所取的義相了。忍是如實智的印所取義空;義空,唯識想也自然的漸泯漸寂。所以本論的解說,忍位是悟入唯識義空;義不得生,自然『似唯識想亦不得生』。所以本論的觀心次第是這樣:【圖片

                     ┌尋思位(煖頂)
    由依唯識故境無體義成──遍計義無─┴悟入位(忍)
    以塵無有體本識即不生──依他識滅──世第一法
    應知識不識由是義平等──圓成實證──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