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宗教觀-三 宗教之特性──順從‧超脫

三 宗教之特性──順從‧超脫

宗教,是人類在環境中表達自己的意欲,表達自己的意欲於環境中,所以宗教有兩個特性:一、順從;二、超脫。西洋的宗教,偏重於順從。他們的宗教一詞,有約制的意思。即宗教是:接受外來某種力量──神力的制約,而不能不順從他,應該信順他。但單是接受制約,是不夠的;依佛法說,應該著重於超脫的意思。

人類在環境中,感覺外在的力量,異常強大。自己覺得對他毫無辦法,非服從他不可。如自然界的颱風、豪雨、地震、海嘯,以及大旱、久雨等。還有寒來暑往,日起月落,也非人力所能改變,深刻的影響人類。此外,社會的關係──社會法制,人事牽纏,以及貧富壽夭,都是不能輕易改變的。還有自己的身心,也使自己作不得主。如失眠,愈想合眼而愈是睡不著。性情暴躁,才賭咒發誓地要立志改過,可是話還才說完,又會照舊發作起來。這種約制我們、影響我們的力量,是宗教的主要來源,引起人類的信順。信賴神力──山神、水神、風神、五穀之神,……乃至戰爭的勝敗,也覺得有神力在那裡左右著。這些控制或操縱自然與社會的力量,似乎非順從他不可。順從,可以得神的庇祐而安樂,否則會招來禍殃。或信仰命運之神的安排。所以一般的宗教,每以信順為根本的。專重在順從,會覺得自己渺小而無用;然而自己卻決不願如此。所以順從雖是宗教的一大特性,而宗教的真實,卻是趣向解脫:是將那拘縛自己,不得不順從的力量,設法去超脫他,實現自由。

超脫外來束縛的宗教特性,就是神教,極端信仰順從的神教,也還是如此。對於自然界、社會界,或者自己身心的障礙困難,或祈求神的寬宥,祈求神的庇護、援助;或祈求另一大力者,折伏造成障礙苦難的神力。或者以種種物件,種種咒術,種種儀式,種種祭祀,求得一大力者的干涉、保護,或增加自己的力量。或者索性控制那搗亂的力量,或者利用那力量。這一切,無非為了達成解除苦難、打開束縛,而得超脫自由的目的。在現在看來,神教的向外崇拜,多少是可疑了。因為人類知力的進步,對於自然界的威力,自然界的性質,已逐漸從自然本身的理解中,加以控制、改善、利用。社會界的動亂、障礙、不平等、不自由,也逐漸從政治組織、經濟制度等,加以調整。還不能完全達成目的,這是知識的不充分,人類自己的問題沒有解決,而決非宰制自然與社會的神力問題了。人類自己身心的不自在,一切病態的魔力,在高尚的神教中,也在信神的前提下,注意到人類自身的淨化、革新。特別是佛教,釋尊提供「古仙人之道」,以完善的方法,消除自己身心的障礙,而達到徹底的超脫。總之,宗教雖有二大特性,而最後的真實的目的,不外徹底破除束縛,獲得究竟的超脫。

宗教的特性,在乎從信順中趣向超脫。神教,大抵信順神力(祭祀力、咒力等),企圖在合於神的意旨中,得到神的喜悅、救濟,實現某一目標,或徹底的超脫。佛教,信順佛、法、僧。信佛信僧,實為希聖希賢的景仰,順從已得超脫者的指導;而信法,是真理與道德的順從、契合。佛教是以佛僧為模範、為導師;而從真理的解了體驗,道德的實踐中,完成自己的究竟解脫。所以,唯有佛教,才是徹底的把握宗教的本質,而使他實現出來。其他的宗教,都是或多或少的,朦朧的向著這一目標前進。

由於宗教的有此二大特性,雖一切宗教都具備這兩者,而從重點來說,宗教可以分為二類:一、著重於順從的,是他力宗教,如信神、信上帝、信梵天等。二、著重於超脫的,是自力宗教,如佛教等。大概的說,宗教中越是低級的,即越是他力的;越是高級的,自力的成分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