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宗教觀-三 上帝所喜悅的人──分散無組織

三 上帝所喜悅的人──分散無組織

一、上帝干涉人類集合的真正理由:人類甘心作上帝的「奴僕」,是上帝所喜悅的。但從人類眼目明亮以來,主奴關係就大大動搖。這唯有人類分散無組織,才能「接受耶和華上帝的領導」。對於這,從巴別的變亂口音,到摩西時代,撒母耳時代,一直到耶穌先生的時代,我舉出一連串的《聖經》來證明這一論題。比之論「盲目無知識」,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可是吳恩溥一開口就說:「十分可惜地,印順沒有法子,從聖經裡面找到證據,像他在前面所找到的琳琅滿目」!說「印順只找到兩處聖經,巴別塔的故事,和家人分爭的警告」。這真是不負責任的說話!對我的引證敘述,老是「充耳不聞」,「視而不見」,應用伊甸園的作略。我與這位大牧師進行論辯,真有說不出的悲哀!

巴別塔的故事,見於〈創世記〉十一章。上帝下來干涉,結果是人類的口音變亂了,人類分散了,巴別城與塔也停工了。這是神話故事,記載分明;而現在要引起討論的,是上帝為甚麼要干涉人類,分散人類?吳恩溥解說為:「巴別人麕集在一起,他們滿於目前小就,圍繞著高塔過生活。他們違反上帝的旨意,上帝把他們分散,東西南北任由發展。這正如一個有遠見的父母,鼓勵年輕一代的四海為家」。說是說得很漂亮,但我要勸吳恩溥牧師,切莫以上帝的代表自居,自作主張!上帝為甚麼要干涉人類造塔,還是聽聽主上帝自己的話吧!

「耶和華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語言。如今既作起這(造塔等)事來,以後他們所要作的事,就沒有不成就了」──這是主上帝干涉人類的理由。

「我們下去,在那裡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這是上帝的干涉辦法。

「於是耶和華使人分散在全地上,他們就停止不造那城了」──這是上帝干涉的結果。

主上帝見到一樣的人民,一樣的語言;見到建城建塔,而擔心他們以後甚麼都能做(並非擔心他們滿於目前小就,將來甚麼都不會做),這才是上帝干涉人類的真正理由。在這神話中,那一句、那一字,與吳恩溥的解說相合?吳恩溥不但捏造神意,而且還製造民意,說甚麼「不必神父、牧師、神學家,每一個存心尋求真理的基督徒,都讀得懂他的意思」,其實連他自己都莫名其妙!好在吳恩溥不足以代表基督教,否則希伯來的宗教傳統,早就完了!三十多年前,在我「讀經」的時候,我所理解到的是:亞當與夏娃,想有上帝一樣的智慧;示拿地的人民,建塔建城,為要傳播人類自己的名。這犯了驕傲與僭妄,所以受到上帝的咒詛,干涉分散。驕傲與僭妄,換句話說,就是不守「奴僕」本分,而有不重視上帝,與上帝爭光榮的傾向,這就難怪上帝的咒詛與破壞了!上帝與人類的主奴關係,在上帝來說,是絕對不容破壞的。所以分別善惡的智慧,只可上帝專有,而不許「奴僕」共有:這就是禁食分別善惡樹果的真正理由。人的眼睛亮了,一天天進步,進步到要建城建塔,把上帝丟開,而專想傳揚人類自己的榮名。在上帝們看來,這種情勢必須設法阻礙,不容繼續發展,否則人類以後還有甚麼不能做呢?這將嚴重威脅主奴關係的穩定,這才是上帝變亂口音的真正理由。所以,如人類忠於上帝,一直過著伊甸園盲目生活,主上帝也就不必使人分散無組織。但人類眼目明亮,天天進步,專求人類自己的光榮(「為要傳揚我們的名」),這唯有使人類分散無組織,才能穩定建立在主奴關係上的神權統治。

二、上帝不願人類有國家組織:對於這一論題,我在《上帝愛世人》中,敘述得非常明白,不必多說。唯對上帝不願見人類有國家組織,想再補充幾句。以色列人要求祭師撒母耳,「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如列國一樣」(撒上八‧5)。上帝認為:這:「是厭棄我(上帝),不要我作他們的王」(撒上八‧7)。這是甚麼?人類要有政權,上帝要有神權。換言之,這是神權與政權的矛盾。歷史告訴我們:祭師時代是神權,依神意而決定一切。有了國王、國家,那是人類自己的政權。雖還可以保留一點神權,如國王登基,由祭師加冕等,但人類的實際政治,已不容神意任意過問。歐洲中古時代,教權橫越,引起教皇與國家的權力鬥爭,但教皇終於失敗,而不得不承認政教分離。所以有了國家政權,為謀求人類自己的光榮而組合,「從人本的文化來說,這是可喜的進步。但從耶和華的神權統治,神人間的主奴關係來說,那等於叛逆,不要耶和華作他們的王了」。上帝是希望通過祭師而永久直接領導人民的。人類接受上帝作他們的王,用現代的動聽的話來說,是「人類直接向上帝負責」。吳恩溥遠在香港,可能不知,龔天民應該是耳熟能詳。幾年前,臺灣有幾位大學生,不知是那一教會的教友,拒絕向中華民國的國旗致敬。理由是,「他們直接向上帝負責」。這是真能懂得希伯來宗教的!我雖不信耶和華上帝,但不能不對這幾位教友的高明,表示敬意。他們才是上帝的忠實「奴僕」!能體諒上帝的慈愛,知道人類不應該為了人類自己的光榮,而互相結合(巴別建塔,就是違反上帝這一旨意,而遭上帝的嫉忌)。應該個別的,直接接受主上帝的領導,這才能歸榮耀於上帝。上帝所喜悅的,是人類分散無組織,這裡面有大篇道理呢!吳牧師!

三、家庭鬥爭的宗教傳統:耶穌先生說:「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我來乃是叫地上動刀兵」。他的父子、婆媳分爭的聖訓,我認為合於上帝愛世人──分散無組織的原則。吳恩溥牧師罵我「曲解」、「誣衊」。他以為「聖經論及建立一個幸福的美滿的家庭,何止百數千次!印順卻充耳不聞,視而不見。但耶穌在另外一處,講及信徒怎樣為真理奮鬥,為真理犧牲,甚至不惜拋棄父母家庭,他就曲解為耶穌鬥爭家庭,拆毀家庭」。其實,我說的一點都不敢曲解,而只是道理深了一點。《聖經》講到建立幸福的美滿家庭,就是千萬次,也不能證明耶穌先生不準備動刀兵,不提倡家庭分爭。因為建立美滿的幸福家庭,是一回事;促使家庭分爭,又是一回事。我們知道,希伯來的宗教傳統,是不容異己者存在。無論是舊約時代,新約時代,一直到羅馬以基督教為國教的時代,凡信仰上帝(還有耶穌先生)的,非嫉視另一宗教,認為異端邪說,加以徹底摧毀不可。吳恩溥牧師應該熟悉古代希伯來宗教,與基督教會歷史吧!耶穌先生以成全主上帝的律法自命,使耶和華的面目一新,而宣揚「天國到了」的耶穌福音。不要說發揚到全世界,對於異教徒;就是在猶太,對於希伯來舊傳的宗教(猶太教),也非指責他、改變他不可。要推動這樣的天國福音(主奴關係的新王國),每一耶穌先生的忠實「奴僕」,在固有上帝信仰的家庭裡,根本不信耶和華的家庭裡,本著不容異己者存在的真理感,自非進行家庭(擴大了是社會、國家)分爭,不斷的分爭,以達到真理的勝利,清一色的基督教家庭(基督教國家)不可。這就是建立美滿的、幸福的家庭了!分散、鬥爭是方法,目的是集結在主上帝──耶穌先生的名下。我在原文中不是明白的說到:「如明白耶和華上帝的主宰人類,是從人的分散對立中而完成統治,就容易明白耶穌先生這一平常的道理」。

吳牧師提到「為真理奮鬥,為真理犧牲」,也曾知道甚麼是真理嗎?讓我來說一點,作吳牧師的參考。人──並不完善,煩惱重重的人,都以自己那一套為真理。宗教也好,政治也好,自己就好像是真理的代表。你以為是真理,我也自以為是真理,矛盾、衝突,在這並不完善的人間,原是不能完全避免的事。所以人生智慧高深些,知道宗教、哲學與政治等,即使非常完善,而流行於人間的,只能是相對而非絕對。這樣,會主張「道並行而不相悖」,「方便有多門,歸元無二路」。最高的理想,「惟不嗜殺人者能一之」,而不說從刀兵中得之。如果說奮鬥,那就如甘地先生的「非暴力抵抗」;孫中山先生的「和平奮鬥救中國」。這就是東方的精神,反極權、反暴力的和平文化。可是西方,特別是希伯來宗教傳來的一貫之道,確信自己為真理,而視異己者為邪魔。那種極端想法,敵視態度,在自覺為真理而鬥爭時,為了摧毀對方,殘殺尚且不惜,何況滲透、分化、顛覆呢?或分化鬥爭以爭取對方,或殲滅異己以保存自己──保持自己的純潔,保持自己的團結,讓我來舉幾則希伯來的宗教故事:

為了以色列人造金牛犢:「耶和華對以色列的人這樣說:你們各人把刀跨在腰間。……各人殺他的弟兄,與同伴並鄰居。……那一天,百姓中被殺的,約有三千。……各人攻擊他的兒子和弟兄,使耶和華賜福與你們」。(出三二‧27─28)

為了反對摩西的專權:「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們離開這會眾,我好在轉眼之間,把他們滅絕。……除了因可拉的事情死的以外,遭瘟疫死的共有一萬四千七百」。(民十六‧45─49)

為了娶異族女子為妻:「查出娶外邦女人為妻的,……他們便應許必休他們的妻」。(拉十‧18─19)

前二則,為了宗教的意見不合,而進行父子兄弟的血腥屠殺。第三則是為了宗教,而強迫拆散人的夫妻。這不都是耶穌先生為了傳揚真理,而不惜家庭分爭,動刀兵的宗教傳統嗎?我曾幻想:就算你那一套(宗教、哲學、政治……)是真理,真能全人類有志一同,那也罷了!可是世間就不是這麼一回事。真理這面金字招牌,並非誰所專有,誰也可以拿來頂在頭上。如人人為了真理,人人如此的極端、仇視,這問題可大了!所以,我不想說甚麼是真理,但可以告訴神教徒,為真理而不惜分爭,不惜動刀兵,這裡面充滿罪惡,而真理並不太多。「為真理而奮鬥,為真理而犧牲」的吳牧師,讓我再舉一則基督徒的動人故事:基督教自路德以後,耶穌教的教派,從天主教分化出來。那時,誰也以主上帝──耶穌先生的真理代表自居,基督弟兄間,發生了有名的三十年戰爭。好在那時已開始踏入近代文明的時代。基督弟兄們,仇恨自己,殘殺自己,經長期戰爭,終於覺悟到,為真理而鬥爭,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人生的慘痛經驗,甦醒了久為神教麻痺的心靈,於是和平共存,彼此互相承認。西方在希伯來的神教傳統下,要那樣長期戰爭,才多少覺悟到,異己者與自己一樣有存在的權利(覺悟的人並不太多)。從前是為了維護主上帝的神權,建立在主奴關係上的真理,而不惜向異教,進行分散、鬥爭、屠殺。那知真理──這塊金字招牌,並不專屬於誰,因此為真理而奮鬥,演為基督弟兄間的大動刀兵。我想,這不但耶穌先生,怕連主上帝也想不到!吳牧師!你可以放下這塊「真理」招牌,不再維護動刀兵的鬥爭文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