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是救世之光-三五、海潮音之意義及其旨趣

三五、海潮音之意義及其旨趣

──太虛大師去世六週年之追思──

太虛大師創辦本刊以來,已進入三十四個年頭。當時就定名為《海潮音》,所下的定義是:「人海潮中之覺音」。現代的人海思潮,雖有他的光明面,然從他的黑暗面看,真是越來越愚癡,越來越狂妄!獨斷的排他性,唯物的功利觀,掀起了掠奪、奴役、仇恨、鬥爭的人海狂潮。現代的人海,無疑是機心越深,法制越密,手段越辣,控制越嚴,破壞越厲害;發展到無視真理,毀棄道德,引導人類,驅迫人類,走向集體毀滅的屠場!卅四年來,這種情勢,一天惡劣一天。如人類不從速覺悟,不徹底反省,自以為然,一錯到底,這真是人類的悲劇!我們抱著「小鳥救火」的精神,決不因力量的微薄而自餒;遵循虛大師踏出的徑路,盡我們的智能,來播送人間的覺音。我們仰承佛陀的悲懷,發揚佛的慧光,想從人海思潮的正覺中,來實現人世與人心的和平與自由。這一堅決的信念,從本刊創辦以來,三十四年如一日。此後三十四年,無數的三十四年,相信也一定會如此。

為了傳達「人海潮中之覺音」而發行本刊,所以本刊的旨趣,虛大師明確的定為:「發揚大乘佛教真義,應導現代人心正思」。人類本來多苦,而現代人類的苦難更多。我們相信:佛陀的覺音,是最能給予安樂,最能度脫苦厄的正道。佛法為了適應不同的時地機宜,有著種種方便。庸常的人乘行,神祕的天乘行,厭離而著重己利的聲聞、緣覺乘行,都不能圓滿而究竟的代表佛教。究竟而圓滿的佛教,唯有大乘。在大乘佛教中,虛大師分別為:有依二乘行而趣入菩薩行,有依天乘行而趣入菩薩行,有依人乘行而趣入菩薩行。以現代人心來看此三類菩薩行,如依二乘行為方便,會被人誤會為獨善的,厭世的。如以天乘行為方便,會被人指責為神祕的,怪誕的。「佛出人間」;「人身難得」;「人為天之善處」──佛法根本是重人的。而我們自己是人,所要化導的根機,主要的也是人。尤其是,現代是著重人事的時代,中國是一向重人事的國家。以人乘行為方便的菩薩行,才是大乘佛教真義,才能應導現代人心。人菩薩行,不是庸常的人乘法,是發菩提心,趣向無上菩提的大乘行;是依信戒為道基,以悲慧為方便,不離人間,不棄人事,而能自利利他,功德莊嚴的人菩薩行。這樣的人菩薩行,虛大師晚年,曾說偈讚歎以表示「即人成佛」的真義,如說:「仰止唯佛陀,完就在人格;人成佛即成,是名真現實」。

現代人心,有他的黑暗,也有他的光明。如傾向於平等,自由,民主,大同,無論他是否能兌現,到底不能不說是正確的,合佛法的。又如重視大眾福利,集體生活,現前實驗,也並不與佛法的精神相違。契應現代人心,要重視現代人心的趨向,抉發大乘中契應現代人心的正道。然這決不是迎合潮流,隨波逐浪的。發揚佛法,是要傳達覺音於現代人心,引導人類,進向真平等,真自由,充滿了無限光明的前途。如但求適應,而不能引導人心向上,向光明,向究竟;或者適應低級趣味,以為大弘佛法,而不知反蔽佛法的真光,也就失去了大乘救世的真正意義。佛法的適應現代人心,要引導而使人類發生向上向究竟的正思,從正思而起正行,以達到覺化人海潮的目標。所以,我們的發揚大乘,著重適應,更著重引導,導向於正覺的光明。

本刊的創辦者──太虛大師,為我們指出了弘揚佛法的正確方針,恰當態度。我們在秉承大師的慈訓下,應相慰相勉,而踏實地前進。在這大師圓寂六週年的今日,應該重溫大師的遺訓,來表示我們虔誠的追思;堅定我們的信念,認清我們的目標,追蹤大師的遺軌而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