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是救世之光-三九、受戒難‧受戒以後更難

三九、受戒難‧受戒以後更難

聽說,嘉義的大仙寺,不久要傳授戒律。這在中國,是一樁大事,大功德,不能不隨喜讚歎。因為佛法的是否住世,全在有否如法如律的僧伽。

一般以為傳戒是了不得的大事,其實佛制受戒,並不太難。授戒的,要有三師七證,這不但湊數而已,要有法定的戒臘,要自己能清淨持戒。如明白戒律(論理是應該明白的)最好;但這不是學會「傳戒正範」,是要明白止作兩持,開遮持犯。如果說傳戒不容易,也許是清淨持戒的三師七證太難得了!受戒的只要有衣缽,不犯遮難。雙方的條件具足,傳受比丘戒法,一兩點鐘,究竟圓滿。現在的西藏、錫蘭、緬甸,還是如此。

中國一向鄭重其事,提倡集團傳戒。人數一多,問題也多,自然時間要長一點。然真正受戒──沙彌,比丘(再加菩薩戒),也並不需要太久。不過趁這個時候,教導一些禮拜,穿衣,吃飯,睡覺,行路等日常生活,在形儀上做到整齊,也是很好的。

有人見到中國佛教(不但是臺灣)的衰落,以為病在傳戒太潦草了。於是發表高論,有以為至少要三個月,有以為要一年,三年。這些,根本不知道戒律是什麼,傳戒是什麼。受戒,只是在大(僧)眾前,立定誓願,決意受持某類(或沙彌,或比丘等)律儀,經大眾認可。這等於參加黨團,舉行遵守黨規的宣誓儀式。這是重要的,嚴肅的,但並不是繁難的,真正的難在受戒以後。依據佛的制度,受戒以後,立即開始長期的嚴格修學,至少也要五年。這才能陶賢鑄聖,造就龍象。而我們中國,把傳戒看成天大的喜事;等到戒牒到手,誰也問他不到,讓他掛單去,趕經懺去,這才是大毛病。怪不得隆重傳戒,被譏為粉墨登場,做作一番。

中國佛教會,重視大仙寺的傳戒,起來指導他,使能夠像樣一點,這真是大功德!戒律原是馬虎不得的。為佛教著想,中國佛教會,以及參加傳戒的大德,應該格外慈悲!不但使傳戒合法,還應該負起傳戒以後,怎樣來負起嚴格訓練的應有責任。這才富有意義,這才合法合律。否則,即使如大陸上那樣的辛苦傳戒,也不免被印光大師慨歎為「濫傳戒」。整興佛教,這確是值得重視的一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