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華雨集第一冊-Ⅱ 別釋

Ⅱ 別釋

(Ⅰ)對治遍知

其對治遍知,謂無分別智,對治五妄執:即妄執有法、數取趣、變壞,異、及損減性。

「對治遍知」,明對治種種妄執的遍知相。「無分別」智遍破一切妄執,不是暫時的「對治」,而是徹底的克服,消解一切妄執。換言之,只有真正的般若,才能斷一切妄執。所以譬喻說:『般若如大火聚,四邊不可觸』。這是說般若──無分別智,如大火聚,各式各樣的執著,一觸到般若,都不能存在。般若能夠遍破一切妄執,斷息一切戲論,本論扼要的舉出「五」種「妄執」,為無分別遍智所對治。

一、對治「妄執有法」,這是法執。法字的意義,如『辨法法性論』,法是生死的一切。但這裏,法與數取趣相對。數取趣──補特伽羅我執,是於自己或其他有情身心上,看作一獨立自體,有一實在的生命主體,就是實有補特伽羅,名補特伽羅(我)執。如眼所見的青、黃、赤、白等,耳所聽到種種聲音等,六根、六境、六識,都是法。有情界的血、肉、筋、脈等,器世界的山、河、大地,草、木、叢林等,以及年、月、星宿等,六識所得到的一切,都名為法。眾生是沒有不執取法為實有的,如唯心所現的能取、所取,能取是心,所取是境,我們終覺得心和境都是實有的。地球、太陽,無邊星宿,是想為實有的;如說極微,即是小到不是眼耳所能經驗的,如原子、電子等,聽到了也覺得他是實有的。這六識的境界,了別到什麼,都好像實有性的;就是能了別的識,也覺得是實有的。這種妄執有法,是無分別智所能對治遣除的,所以第一種就是叫妄執有法。

二、對治妄執「數取趣」:上面已說過,梵語補特伽羅,是不斷的受生死(趣)者,一生又一生的不斷受生。於生死輪迴中,執有生命自體,從今生到來生,從人間到天上,來來去去,就是這補特伽羅的來去。佛教徒信輪迴──流轉嗎?確信作善業的死了生於人間、天上了;作了惡,要墮落到地獄去。但一般人,聽說生來死去,總好像有個生命自體,生到天上,墮入地獄。於是說惡人下生到畜生趣去,就說變畜生,好像人變了豬、羊一樣,這都是由於妄執實有補特伽羅我執所引起的妄執。自我的妄執,是普遍的,凡夫是沒有人能遠離的。依唯識宗說:我執,小乘學者,以無常、苦、空、無我的正觀,觀身心中我不可得,得無我正見,就能斷我見得解脫了。通達我空的智慧,名為我空(或作生空)智。大乘菩薩修行斷執,與小乘不一樣。菩薩要正觀一切唯心所現,離能取、所取,一切法不現,體悟清淨法性。那時,能斷我執,也能斷法執;從初地菩薩,到成佛才究竟斷盡。所以平常說:小乘斷我執,大乘斷我法二執。雖然中觀宗不一定這樣說,但唯識宗確是這樣說的。上面所斷二種妄執,小乘智慧能破實有數取趣我執,能破我見;大乘菩薩以無分別智,通達我法二空,斷我法實有性的妄執。法執與數取趣我執,實包括了一切的妄執,我執、法執外,還有什麼執呢!

下面約另一意義,又別出三種妄執。

三、對治「變壞」妄執:平常說,一切是無常的,無常所以都是要壞的。這種通俗的話,佛弟子也是在這樣說的。但進一步推求,變壞是怎樣的變壞?如執著有實法,慢慢地變化,到最後壞盡,那是妄執。佛法說變壞,推論到剎那剎那,即生即滅,不承認有暫住而漸漸變壞的。進一步說,我們所見到的一切,似乎生滅變化,其實一切法本性不生不滅。所以如執有實在法,漸漸的變壞,那是一種妄執。如幻如化,即生即滅的壞相,看作實在了,而想像為漸漸的變壞,是與真實事理不相應的。以變壞為妄執,無論中觀宗,唯識宗,都是一樣的。一切法性本不生滅,無分別智現證法性,能對治對於生滅變壞的妄執。楞伽經上說,有好多外道,說種種意義的變壞,依大乘唯識,都屬於妄執。就是小乘部派中,如執實有生滅,也是妄執。當然,佛說無常,也說變壞,但佛說的意義,是與世俗的變壞見不同的。

四、對治「異」妄執:異即差別。在這生死世界裏,相對界是無限的差別,可說都是差別相。這種差別觀念,習以成性,覺得一切都是差別的。即使聽到說法與法性,生死與涅槃,煩惱與菩提,有為與無為,也覺得是各各差別的。無往而不差別的妄執,無分別智現前,就能對治,因為無分別智也名無差別智,現證法性、真如,是無二無別、平等平等的。所以一切差別相,都是虛妄所現,而眾生隨而妄執,唯有現證這無分別智,能對治這別異相。

五、對治「損減性」妄執:什麼是損減性妄執?這在唯識學中,是有重要意義的。沒有的東西,我們以為他是有的;不是這樣的,而我們覺得它是這樣的,這叫增益妄執。它本不是這樣,我們給他附加了什麼上去,如執有法,執有我,執有差別,執有變異,都是增益的妄執。另有損減妄執,那是應該有的,的確有的,而我們以為沒有,是有而執為沒有,就是損減性妄執。例如不承認有輪迴,以為死了什麼都沒有了,這是損減性妄執。唯識宗所說的損減性妄執,最要緊的是:如以為一切法都是空的,就是損減性的妄執。因為,虛妄分別有,雖不是真實有的,卻不能說沒有,如說沒有,那一切能取、所取等,一切從那裏來呢?所以唯識宗與中觀宗──空宗的重要諍論,就是說一切皆空(經所說)是不了義,應該依三性來解說,依他起性──虛妄分別是有的,不能說是空的;圓成實空性是空所顯性,也不是空的。無分別智,能對治損減性的妄執。至於空宗怎樣的答覆,這裏且不加討論。中觀以如幻如夢等喻,說一切法空。唯識宗說:夢境是沒有的,但夢境也可發生作用。有人夢醒時,覺得好辛苦;有人在夢中,身體上會起一種變化。所以如幻如化,也不能說是空的,什麼都沒有的。所以世間法,唯識宗分為二類:一、雖妄執為有,其實是沒有的;二、雖在法性中不可得,但在世俗諦中不可說沒有的。應該有而以為沒有,就是損減性妄執。

無分別智能對治,除遣這五種妄執,就是對治遍知。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