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論會編(中)-四

(1);   七三二(四六九)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大海深嶮者,此世間愚夫所說深嶮,非賢聖法律所說深嶮。世間所說者,是大水積聚數耳。若從身生諸受,眾苦逼迫,或惱、或死,是名大海極深嶮處。愚癡無聞凡夫,於此身生諸受,苦痛逼迫,或惱、或死,憂悲稱怨,啼哭號呼,心亂發狂,長淪沒溺,無止息處。多聞聖弟子,於身生諸受,苦痛逼迫,或惱、或死,不生憂悲、啼哭號呼,心生狂亂,不淪生死,得止息處」。爾時、世尊即說偈言;「身生諸苦受,逼迫乃至死,憂悲不息(2)忍,號呼發狂亂,心自生障礙,招集眾苦增,永淪生死海,莫知休息處。能捨身諸受,身所生苦惱,切迫乃至死,不起憂悲想,不啼哭號呼,能自忍眾苦,心不生障礙,招集眾苦增,不淪沒生死,永得安隱處」。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數取趣」:

無思擇力補特伽羅,受苦受時,心極憂悴。即此苦受,若身、若心,現前領納。所餘樂受、非苦樂受,由未斷故而說相應,是如名為現見圓滿冥闇受坑,難得其底。有思擇力補特伽羅,應知一切與上相違。

註解:

[註 78.001]『相應部』(三六)「受相應」四經。

[註 78.002]「息」,疑「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