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論會編(下)-三三

三三(17);   一二八二(一一八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拘薩羅人間遊行。於一夜時,住止娑羅林中。時有一婆羅門,去娑羅林不遠,營作田業。晨朝起作,至娑羅林中,遙見世尊坐一樹下,儀容端正,諸根清淨,其心寂定,具足成就第一止觀;其身金色,光明徹照。見已,往詣其所,白言:「瞿曇!我近在此經營事業,故樂此林;瞿曇於此有何事業,樂此林中」?復說偈言:「比丘於此林,為何事業故,獨一守空閑,樂於此林中」?

爾時、世尊說偈答曰:「無事於此林,林根久已斷,於林離林脫,禪思不樂斷」。

時彼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三四(18);   一二八三(一一八三)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拘薩羅人間遊行,夜宿一娑羅林中。時有一婆羅門,近彼林側,與五百年少婆羅門共。彼婆羅門常稱歎欽想,欲見世尊。何時遊於此林,我因得見,過(19)問所疑,頗有閑暇為我記說!時彼婆羅門年少弟子,為採薪故,入於林中,遙見世尊,坐一樹下。儀容端正,諸根寂靜,其心寂定,形若金山,光明徹照。見已,作是念:我和上婆羅門,常稱歎欽仰,欲見瞿曇,問其所疑。今此沙門瞿曇到此林中,我當疾往,白和上令知。即持薪束,疾還學堂。捨薪束已,詣和上所,白言:「和上!當知和上由來常所稱歎欽仰,欲見沙門瞿曇,脫到此林,當問所疑。今日瞿曇已到此林,和上知時」。時婆羅門即詣世尊所,面相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而說偈言:「獨入此恐怖,深邃叢林中,堅住不傾動,善修正勤法。無歌舞音樂,寂默住空閑,我所未曾見,獨樂深林者。欲求於世間,自在增上主;為三十三天,天上自在樂?何故深林中,苦行自枯槁」?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若欲種種求,諸界多種著,彼一切皆是,愚癡之根本。如是一切求,我久悉已吐,不求、不諂偽,一切無所觸。於一切諸法,唯一清淨觀,得無上菩提,禪思修正(20)樂」。

婆羅門復說偈言:「我今敬禮汝,大寂牟尼尊!禪思之妙王,覺無邊大覺。如來天人救,巍巍若金山,解脫於叢林,於林永不著。已拔深利刺,清淨無餘跡,論師之上首,言說最勝辯,人中雄師子,震吼於深林。顯現苦聖諦,集、滅、八正道,能盡眾苦聚,乘出淨無垢。自脫一切苦,濟彼苦眾生,安樂眾生故,演說於正法。已斷於恩愛,遠離於欲網,斷除於一切,有愛之結縛。如水生蓮華,塵水不染著;如日停虛空,清淨無雲翳。善哉我今日,至拘薩羅林,得見於大師,兩足之勝尊!大林大精進,得第一廣度,調御師之首,敬禮無所畏」。

時婆羅門廣說斯偈,讚歎佛已,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三五(21);   一二八四(一一八四)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拘薩羅人間遊行,宿於孫陀利河側。爾時、世尊剃髮未久,於後夜時,結跏趺坐,正身思惟,繫念在前,以衣覆頭。時孫陀利河側,有婆羅門住止。夜起持祠,餘食不盡,持(22)至河邊,欲求大德婆羅門以奉之。爾時、世尊聞河邊婆羅門聲,聞已謦咳作聲,卻衣現頭。時孫陀利河側婆羅門,見佛已,作是念:是剃頭沙門,非婆羅門,欲持食還去。彼婆羅門復作是念:非獨沙門是剃頭者,婆羅門中亦有剃頭,應往至彼,問其所生。時孫陀利河側婆羅門,詣世尊所,而問之言:「為何姓生」?爾時、世尊即說偈言:「汝莫問所生,但當問所行。刻木為鑽燧,亦能生於火;下賤種姓中,生堅固牟尼。智慧、有慚愧,精進、善調伏,究竟大明際,清淨修梵行。而今正是時,應奉施餘食」。

時孫陀利河側婆羅門復說偈言:「我今吉良日,求福修供養,遇得見大士,三時最勝尊,若不見佛者,當更施餘人」。

爾時、孫陀利河側婆羅門,轉得信心,即持餘食以奉世尊。世尊不受,以說偈得故。如上因說偈而得食廣說。孫陀利河側婆羅門白佛言:「世尊!今此施食,當置何所」?佛告婆羅門:「我不見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天神、世人,有能食此食,令身安隱者。汝持此食去,著無蟲水中,及少生草地」。時婆羅門即持此食,著無蟲水中。水即煙起涌沸,啾啾作聲。如燒鐵丸,投之冷水,煙起涌沸,啾啾作聲;如是彼食著無蟲水中,煙起涌沸,啾啾作聲。孫陀利河側婆羅門,心欲恐怖,身毛皆豎,謂為災變,馳走上岸,集聚乾木,供養祠火,令息災恠。世尊見彼集聚乾木,供養祠火,望息災恠,見已即說偈言:「婆羅門祠火,焚燒乾草木,莫呼是淨道,能卻諸災患。此則惡供養,而謂為黠慧,作如是因緣,外道取修淨。汝今棄薪火,起內火熾然,常修不放逸,常當(23)於供養。處處興淨信,廣施設大會,心意為束薪,瞋恚黑煙起,妄語為塵味,口舌為木杓,胸懷燃火處,欲火常熾然,當善自調伏,消滅士夫火。正信為大河,淨戒為度濟,澄淨清流水,智者之所歎。人中淨天德,當於中洗浴,涉水不著身,安樂度彼岸。正法為深淵,福德為下濟,澄淨水充滿,智者所讚嘆。人中天淨德,當於中洗浴,涉水不著身,安樂度彼岸。真諦善調御,攝護修梵行,慈悲為苦行,真實心清淨,沐浴以正法,智者所稱歎」。

爾時、孫陀利河側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復道而去。

三六(24);   一二八五(一一八五)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拘薩羅人間遊行,住孫陀利河側叢林中。時有孫陀利河側住止婆羅門,來詣佛所,面相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問佛言:「瞿曇!至孫陀利河中洗浴不」?佛告婆羅門:「何用於孫陀利河中洗浴為」?婆羅門白佛;「瞿曇!孫陀利河是濟度之數,是吉祥之數,是清淨之數。若有於中洗浴者,悉能除人一切諸惡」。爾時、世尊即說偈言:「非孫陀利河,亦非婆休多,非伽耶、薩羅,如是諸河等,作諸惡不善,能令其清淨。恆河、婆休多,孫陀利河等,愚者常居中,不能除眾惡。其清淨之人,何用洗浴為?其清淨之人,何用布薩為?淨業以自淨,是生於受持,不殺亦不盜,不淫、不妄語。信施除慳垢,於斯而洗浴,於一切眾生,常起慈悲心。井水以洗浴,用伽耶等為?內心自清淨,不待洗於外。下賤田舍兒,身體多污垢,以水洗塵穢,不能淨其內」。

爾時、孫陀利河側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座起而去。

三七(25);   一二八六(一一八六)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迦毘羅衛國尼拘律園中。時有縈髻羅豆婆遮婆羅門,本俗人時,為佛善知識。來詣佛所,面相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而說偈言:「外身縈髻者,是但名縈髻:內心縈髻者,是結縛眾生。今請問瞿曇,云何解縈髻」?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受持於淨戒,內心修正覺,專精勤方便,是則解縈髻」。

時縈髻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座起而去。

三八(26);   一二八七(一一八七)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迦毘羅衛國尼拘律園中。時有縈髻波羅豆婆遮婆羅門,來詣佛所,面前問訊,相慰勞已,退坐一面,而說偈言:「身外縈髻者,是但名縈髻;內心縈髻者,是結縛眾生。我今問瞿曇,如此縈髻者,云何作方便,於何斷縈髻」?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眼、耳及與鼻,舌、身、意入處,於彼名及色,滅盡令無餘,諸識永滅者,於彼斷縈髻」。

佛說此經已,縈髻波羅豆婆遮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座起而去。

(栴陀、婆私吒,失牛、講集處,天敬、娑羅林,聚薪、二孫陀,一髻髮為十)(27)

註解:

[註 12.017]『相應部』(七)「婆羅門相應」一七經。『別譯』九六經。

[註 12.018]『相應部』(七)「婆羅門相應」一八經。『別譯』九七經。

[註 12.019]「過」,原本作「遇」,依宋本改。

[註 12.020]「正」,原本作「不」,依宋本改。

[註 12.021]『相應部』(七)「婆羅門相應」九經。『別譯』九九經。『小部』『經集』三品四經,依此而成。

[註 12.022]「持」,原本作「時」,依宋本改。

[註 12.023]「當」,原本作「富」,依宋本改。

[註 12.024]『別譯』九八經。『中部』(七)『布喻經』後分。『中阿含經』(九三)『水淨梵志經』後分,『增壹阿含經』(一三)「利養品」五經後分。

[註 12.025]『相應部』(七)「婆羅門相應」六經。『別譯』一〇〇經。

[註 12.026]同上經。

[註 12.027]攝頌見『別譯』卷五(大正二‧四〇九下──四一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