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第五節 聖典集成史的研究方針

第五節 聖典集成史的研究方針

本書不是原始佛教思想史,原始或根本佛教的探求,而是從次第開展的立場,從事原始佛教聖典集成的論究,這當然要著重於部類與組織的研究。

現存經律是部派所傳的。在可能的範圍內,對不同部派的傳本,作比較研究,以求得各部派的共同部類,以論證部類與組織的次第集成的過程;部派同異,是重要的線索。然有關部派間的或同或異,應該注意到二點:一、如上座部系Sthavira各本,一致這麼說,同有這一部類,還只能說,這是上座部沒有再分化時代的部類或見解;而是否部派未分以前的原始說,還要另作研究。如一切部派都這麼說,都有這一部類,即使內容差別很大,仍可以推斷為原始佛教的共同部類。反之,不能以多數相同,而決定為古型;因為這些多數,可能是屬於同一系統的。如代表另一大系,雖然是孤文片證,也還是值得重視。這是「部派間的源流同異」。二、如分別說系Vibhajyavādin與說一切有部Sarvāstivādin,同屬於上座部系,與大眾部Mahāsāṃghika是別系。可是,分別說系所說,有些是同於大眾部,與一切有部不合。又如分別說系的法藏部Dharmaguptaka、飲光部Kāśyapīya,屬分別說系,而有些同於說一切有部,不同自系的銅鍱部Tāmraśāṭīya。這主要是受到化區共同的影響。阿育王Aśoka時代及以後,大眾部與分別說部,共同流行於恆河Gaṅgā流域及南方。而法藏部與飲光部,在北方流行,與說一切有部的化區相同。這足以解說,同於別系而不同於自系的重要理由了!

從經律自身去推求,從部派所傳的去比較,作經律集成史的研究,本書提貢了三點意見。1.法與律,原始結集是分別處理的,所以演進為「經藏」與「律藏」的對立。但在聖典的集成過程中,經與律是同時進行的。同時進行,在部類與組織的次第成立上,應有某種共同性。如對經律作同時統一的研究,彼此間可得到更多的旁證。2.「九分(十二分)教」與「四部阿含」(或五部),近代研究,開始就採取了對立的姿態,彼此共諍先後。其實,「九分(十二分)教」與「四部阿含」(五部),是平行的,同時發展而次第完成的。先後聚訟的葛藤,可以一掃而盡。3.在部類的次第成立中,在先的──早已存在的部類,對未來部類的成立,應有關聯性。所以聖典集成史的論究,不是孤立起來,而是作為佛教延續體的先後開展。從佛教界的趨勢與重點,而明了聖典集成的先後歷程。

存在於人間的原始佛教,依佛法說,是緣起的存在。緣起的存在,要在彼此相關(或攝或拒)的前後延續中,發見前後分位的特色。原始佛教聖典,當不能例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