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第三項 律論

第三項 律論

初期的聖典,大概的說:法(經)的論書,有阿毘達磨論、釋經論、觀行論,形成以阿毘達磨論為主的,離經法而獨立的論藏。而毘奈耶──律,與阿毘毘奈耶,綜合而組成毘奈耶藏。論書融合於毘奈耶藏,沒有別的論書。然在各部廣律完成、凝定以後,所有律的論釋,就流傳於律藏以外了。

關於律的論書,我國舊傳「五論」。其中被稱為五論之一的『薩婆多部毘尼摩得勒伽』,如本節第一項中說到,實為《十誦律》中,「優波離問」及「毘尼誦」的異譯,所以在這裏不再敘及。律論的性質不一,形式不一,部派也不一;今取其有助於經律結集研究的論書,略述如下:

ASamantapāsādikā:巴利本,為西元五世紀初,覺音Buddhaghoṣa三藏對銅鍱部Tāmraśāṭīya廣律所作的注釋。

B『善見律毘婆沙』:一八卷,「蕭齊外國沙門僧伽跋陀羅Saṃghabhadra譯」;這是齊永明七年(西元四八九)在廣州譯出的。我國古德,以為這是《四分律》論。卷一六(大正二四‧七八七上──中)曾說到:

「佛塔中止宿及藏物,此二戒梵本無有。所以無者,如來在世時未有塔。……此上二十戒,梵本無有,如來在世塔無佛故」。

在各部戒本中,惟有《四分律》本,有有關佛塔的眾學法,古人應該是據此而為論斷的。據近代學者的比對研究,論證本書為覺音Samantapāsādikā的略譯本;但譯者曾受到《四分律》的影響(1)。上來兩部,都是屬於銅鍱部的,注釋全律藏的論書。

C『鼻奈耶』,也稱『戒因緣經』,現作十卷,「姚秦涼州沙門竺佛念譯」。據『鼻奈耶序』:為晉壬午的來年春天(西元三八三),罽賓鼻奈(罽賓律師)耶舍Yaśa誦出,鳩摩羅佛提Kumārabuddhi寫成梵本,竺佛念譯為漢文,曇景筆受(2)。誦出『鼻奈耶』的耶舍,是隨從前部王使鳩摩羅佛提來中國的,與譯出《四分律》的佛陀耶舍Buddhayaśas不同。『鼻奈耶』初標三戒(三學),次別釋「波羅提木叉」。先出因緣,次結戒,後解說。這是從廣律的「經分別」(就是戒經的廣釋)中略出來的,為說一切有部Sarvāstivādin戒經的略釋。然所說因緣,有些是《十誦律》與《根有律》所沒有的。

D『薩婆多毘尼毘婆沙』:九卷,「失譯」,「附秦錄」。卷九初,附有「續薩婆多毘尼毘婆沙序」,為隋「西京東禪定沙門智首撰」(3)。這部律毘婆沙,起初缺失不全,後經智首的搜訪,到大業二年(西元六〇六),才從成都方面傳來完本。論中初釋「佛婆佉婆」,次釋「如是我聞」、「佛」、「毘耶離」、「迦蘭陀聚落」、「須提那」、「自歸三寶受三歸法」(此中廣論戒法)、「除卻鬚髮著袈裟」等。可見從卷初以來,就是解釋制淫戒因緣。卷五標「十誦律第二誦初三十事中第十一事」(4);卷八標「第三誦九十事第四十一」(5),這是與《十誦律》相合的。所說的戒文次第,也大致與《十誦律》相合。這是《十誦律》戒文的解說,惟明「七種受戒」,(6)與《十誦律》的『十種明具足戒』(7)不同。

E『根本薩婆多部律攝』:「尊者勝友集」,義淨於久視元年(西元七〇〇)譯出,作一四卷。勝友Viśeṣamitra為唯識十大論師之一,護法Dharmapāla的門人,約西元七世紀初在世。所作的『律攝』,為『根本說一切有部戒經』的論釋。藏譯的ḥdul-ba badus-pa,與此為同本。

FKaṅkhāvitaraṇī:巴利本,為覺音所作銅鍱部比丘及比丘尼的波羅提木叉(戒)的簡釋。

G『優波離問佛經』:一卷,題作「宋元嘉年求那跋摩譯」。譯語留有部分的古譯,如「劍暮」、「捐棄」等。文中引有:「曇摩羅叉云:五種食者,麨、飯、魚、肉、煮麥飯也」(8)。一般論究,推定為《十誦律》前後的失譯本,大致可信(9)。這部名為經而實為律論,先明依止與不依止,其次就一一戒而明其犯重與犯輕,有犯與無犯。「波逸提」九二事,「眾多」法七二,與銅鍱本、僧祇本相近。但波逸提的前後次第,順於飲光部Kāśyapīya的『解脫戒經』(及《十誦律》戒本),部派的系屬不明。

上來五部,C與D,屬於《十誦律》系統;E是根本說一切有部的:這都是說一切有部論。F是銅鍱部論;G雖不明部系,而可能為代表古型的律釋。這五部雖部派不同,詳略不同,而都是波羅提木叉戒經的釋論。

H『佛阿毘曇經(出家相品第一)』:二卷,陳真諦Paramârtha所譯。初明佛、緣生法、四諦、四果,而以「無上正覺教法如是」作結。接著說:「今次論律相」(10),內容與「受具足法」相當,所屬的部派,從來不明。考真諦三藏所譯的,如『律二十二明了論』、『立世阿毘曇論』,都是犢子部Vātsīputrīya與正量部Saṃmatīya的論書。在他所譯的論部中,每插入犢子部系的教義。這部律經,可能是犢子部毘奈耶的出家事。因為,體裁與『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出家事』相近。中有犢子Vātsīputra外道來見佛、聞法、證阿羅漢果,為佛所讚一大段(11),長達全書七分之一,為其他律部所未見的。特別詳述犢子長老因緣,也許正表示犢子部,仰推佛世犢子長老的意思(慈恩『異部宗輪論述記』,就傳有此說)。真諦所譯的,經錄中或作九卷。經初(大正二四‧九五八上)說:

「以一千阿僧祇世界眾生功德,成佛一毛孔。如是成佛一毛孔功德,遍如來身毛孔功德,成佛一好……」。

在文句上,未免起得突然,顯然的上面已有殘脫。而且,標「出家相品第一」,應更有第二第三品等。所以,真諦所譯的,本為九卷,此下應還有布薩等品。只是文字脫落,僅存二卷而已。這一部是屬於犍度部的論書。

I『毘尼母經』(或作論):八卷,「失譯人名,今附秦錄」。「毘尼母」,就是毘尼的摩呾理迦mātṛkā,所以這是毘奈耶藏中本母的論釋。論中引述各部,有迦葉惟(又「迦葉隨」Kāśyapīya、彌沙塞Mahīśāsaka、薩婆多、曇無德Dharmaguptaka說,本論顯然不屬於以上的諸部。或以為屬於曇無德部,所說論藏作「五分」,確與《四分律》相同。但所說律部,有「母」而沒有「調部」(12),與《四分律》的組織不合。不同於《四分律》的,還有如億耳Śroṇa-koṭikarṇa十二年才受具足,而《四分律》作三年(13);五人共分僧物,而『四分律』作四人等(14)。金倉圓照博士,以卷四有「此是雪山中五百比丘所集法藏」,推論為雪山部Haimavata(15),可能就是這一部派的律論。

J『律二十二明了論』:一卷,陳真諦譯。「正量部佛陀多羅法師造」,以二十二偈及注釋而成,為正量部的律論。

K『舍利弗問經』:「東晉失譯」。經中論到佛滅以後的僧團──十八部與五部;佛法經弗沙蜜多羅王Puṣyamitra的毀法而後復興的情況。律中傳說的可疑事項,一一的問答解說。這實為律論的一種。新律為上座部Sthavira,「舊律」為摩訶僧祇部Mahāsāṃghika(16)。在盛行的五部中:「摩訶僧祇,其味純正;其餘部中,如被添甘露」(17)。可推定為:這是大眾部廣律凝定以後所出的律典。經中說到「文殊師利」Mañjuśrī(18),文殊師利確乎是摩訶僧祇部所崇信的聖者。

L『佛說苾芻五法經』:一卷,宋法天Dharmadeva譯。所說具足五法得離依止,實與『優波離問經』初段的意趣相合。「九十二波逸提」,「五十戒法」(學法的異法);雖傳譯很遲,但所傳的戒條數目,卻是極古老的!

註解:

[註 15.001]平川彰『律藏之研究』所引述(二六一)。

[註 15.002]『鼻奈耶序』(大正二四‧八五一上)。

[註 15.003]『薩婆多毘尼毘婆沙』卷九(大正二三‧五五八下)。

[註 15.004]『薩婆多毘尼毘婆沙』卷五(大正二三‧五三三上)。

[註 15.005]『薩婆多毘尼毘婆沙』卷八(大正二三‧五五二中)。

[註 15.006]『薩婆多毘尼毘婆沙』卷二(大正二三‧五一一上──中)。

[註 15.007]《十誦律》卷五六(大正二三‧四一〇上)。

[註 15.008]『優波離問佛經』(大正二四‧九〇六中)。

[註 15.009]平川彰『律藏之研究』(二四五)。

[註 15.010]『佛阿毘曇經』卷上(大正二四‧九六〇上)。

[註 15.011]『佛阿毘曇經』卷上(大正二四‧九六三上──九六五上)。

[註 15.012]『毘尼母經』卷三(大正二四‧八一八上)。

[註 15.013]『毘尼母經』卷四(大正二四‧八二二上)。《四分律》卷三九(大正二二‧八四五中)。

[註 15.014]『毘尼母經』卷四(大正二四‧八二二下)。《四分律》卷五〇(大正二二‧九四三中)。

[註 15.015]平川彰『律藏之研究』所引(二六三──二六四)。

[註 15.016]『舍利弗問經』(大正二四‧九〇〇中)。

[註 15.017]『舍利弗問經』(大正二四‧九〇〇下)。

[註 15.018]『舍利弗問經』(大正二四‧九〇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