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第二節 波羅提木叉──毘尼的論究

第二節 波羅提木叉──毘尼的論究

第一項 波羅提木叉原理的闡明

波羅提木叉Prātimokṣa成立於佛陀時代。佛所制立的學處,經最初類集而成立的,被稱為經,為僧伽所尊重。傳如來入滅前,曾這樣說:「我令汝等每於半月說波羅底木叉,當知此則是汝大師,是汝依處,若我住世,無有異也」(1)。波羅提木叉的集成,展轉傳誦;第一結集以來,已大體凝定。而被稱為毘尼vinaya的波羅提木叉分別Prātimokṣa-vibhaṅga,性質就大為不同。這不是當時結集所成立的;是對於「波羅提木叉經」,經律師們的長期論究,而逐漸形成,發展分化,而成為現存形態的。半月半月誦說的波羅提木叉經,不只是誦說的。這是僧伽的行為軌範,比丘們日常生活的一切;這是需要深刻了解,而能付之實行的。每一學處的文句,需要明確的解說。制立學處的因緣,需要研究;惟有從制戒的因緣中,才能明了制立每一學處的真正意趣。人事是複雜的;環境是因時因地而變化的;新的事物,不斷發生。所以要對波羅提木叉作深入的分別抉擇,才能適應繁多的事件,予以確當的處理,處理得符合佛陀的意思。這一工作,佛滅以來的持律者(律師)vinayadhara,稟承於傳承的示導,而不斷努力。如《銅鍱律‧小品‧滅諍犍度》(南傳四‧一四九)說:

「廣解二波羅提木叉戒經,善分別、善通曉、善決斷,於律善巧不動」。

如上項所說,凡是攝受弟子,為人師長的;被差教誡比丘尼的;作斷事人,裁決一切諍事的:波羅提木叉的分別抉擇,為一不可缺少的必備資格。當時對波羅提木叉研究的重要,也可以想見了。經律師長期間的分別抉擇,終於漸漸集成波羅提木叉分別。七百結集時代,波羅提木叉分別,或稱「經分別」部分,已經集成,成為未來各部派律藏的主要部分。當然,現存各部廣律,與波羅提木叉分別相當的部分,都曾在部派分化過程中,有過程度不等的補充,改組或修正。

佛為什麼制立學處?為什麼制說波羅提木叉?在波羅提木叉的分別探究中,原則與根本問題,被顯發出來,而為僧眾所傳誦。制學處與說波羅提木叉的真正意義,被編集於「波羅提木叉分別」,這就是:一大理想,十種利益。

1.一大理想:舍利弗Śāriputra這樣的思念:過去的諸佛世尊,誰的「梵行久住」,誰的「梵行不久住」?佛告訴他:毘婆尸Vipaśyin、尸棄Śikhi、毘舍浮Viśvabhū──三佛的梵行不久住。拘摟孫Krakucchanda、拘那含牟尼Kanakamuni、迦葉Kāśyapa──三佛的梵行久住。原因在:專心於厭離,專心於現證,沒有廣為弟子說法(九部經或十二部經);不為弟子制立學處,不立說波羅提木叉。這樣,佛與大弟子涅槃了,不同族類、不同種姓的弟子們,梵行就會速滅,不能久住。反之,如能廣為弟子說法,為弟子制立學處,立說波羅提木叉,那末佛與大弟子雖然涅槃了,不同族類、不同種姓的弟子們,梵行不會速滅,能長久存在。於是舍利弗請佛制立學處,立說波羅提木叉法。《僧祇律》、《銅鍱律》、『五分律』、《四分律》,都有同樣的傳說(2)。所不同的,《銅鍱律》、《五分律》、《四分律》,作「梵行久住」;《僧祇律》為「(正)法得久住」。正法久住或梵行久住,為釋迦牟尼Śākyamuṇi說法度生的崇高理想。要實現這一大理想,就非制立學處,說波羅提木叉不可!這是如來制立學處,立說波羅提木叉的最深徹的意義了!

2.十種利益:制立學處與說波羅提木叉,有十大利益,如《僧祇律》卷一(大正二二‧二二八下)說:

「有十事利益,諸佛如來為諸弟子制戒(學處),立說波羅提木叉法。何等十?一者、攝僧故;二者、極攝僧故;三者、令僧安樂故;四者、折伏無羞人故;五者、有慚愧人得安隱住故;六者、不信者令得信故;七者、已信者增益信故;八者、於現法中得漏盡故;九者、未生諸漏令不生故;十者、正法得久住,為諸天人開甘露施門故」。

《僧祇律》的「十事利益」,各部廣律,都曾說到。《五分律》、《十誦律》、《根有律》,作「十利」;《四分律》作「十句義」;《銅鍱律》原語作dasa atthavasa(3)。attha,梵語為artha,譯為義,就是義利。十種義利,雖開合不同,而大意終歸是一致的。『毘尼母經』說:「初十人(?)制戒因緣,增一中義」(4)。檢銅鍱部Tāmraśāṭīya『增支部』「二集」,有十類──實為六類(第三類為:制現世漏,滅未來漏。此下別出:怨;罪;怖;制現在不善,滅未來不善──四類)的「二利」,為如來制立學處,制說波羅提木叉等的因緣(5)。《銅鍱律‧附隨‧五品》,所說完全相同(6)。除「哀愍在家者,斷絕惡黨」──二利外,其他的五類二利,就與《銅鍱律》的十利相同。又《四分律》「毘尼增一」中,從「以一義故為諸比丘結戒」(7),到「以十義故為諸比丘結戒」(8)。從一一別說,到二二相合,到十義結戒。似乎這是從不同的觀點,發見如來制立學處,說波羅提木叉等意義,並不限於十事。其後條理綜合為十事利益,作為如來制立學處,說波羅提木叉等的理由。「十利」,取其圓滿而已(律學極重「五」數,十是五的倍數)。以十利而制立學處,及說波羅提木叉,是各部律所同的。由於條理綜合而來,各部的意趣不同,所以也有二三事的差異。然只是開合不同,如歸納起來,不外乎六事,試對列如下:【圖片

        │〔僧祇律〕│〔十誦律〕│〔根有律〕│〔銅鍱律〕│〔四分律〕│〔五分律〕│
┌───┼─────┼─────┼─────┼─────┼─────┼─────┤
│1 和合│1 攝僧    │1 攝僧    │1 攝取僧  │1 攝僧    │1 攝取僧  │2 攝僧    │
│      ├─────┼─────┤          │          │          ├─────┤
│      │2 極攝僧  │2 極好攝  │          │          │          │1 僧和合  │
├───┼─────┼─────┼─────┼─────┼─────┼─────┤

│2 安樂│          │          │2 令僧歡喜│          │2 令僧歡喜│         │
│      │          │          ├─────┤          ├─────┤          │
│      │3 令僧安樂│3 僧安樂住│3 令僧安樂│2 僧安樂  │3 令僧安樂│          │
│      │          │          │  住      │          │  住      │          │
├───┼─────┼─────┼─────┼─────┼─────┼─────┤
│      │4 折伏無羞│4 折伏高心│4 降伏破戒│3 調伏惡人│4 難調者令│3 調伏惡人│
│3 清淨│  人      │  人      │          │          │  調      │          │
│      ├─────┼─────┼─────┼─────┼─────┼─────┤
│      │5 有慚愧人│5 有慚愧者│5 慚者得安│4 善比丘得│7 慚愧者得│4 慚愧者得│
│      │  得安樂住│  得安樂  │          │  安樂住  │  安樂    │  安樂    │
├───┼─────┼─────┼─────┼─────┼─────┼─────┤
│      │6 不信者令│6 不信者得│6 不信者信│7 未信者令│4 未信者信│7 令未信者│
│4 外化│  信      │  淨信    │          │  信      │          │  信      │
│      ├─────┼─────┼─────┼─────┼─────┼─────┤
│      │7 已信者得│7 已信者增│7 信者增長│8 已信者令│5 已信者令│8 已信者令│
│      │  增長    │  長信    │          │  增長    │  增長    │  增長    │
├───┼─────┼─────┼─────┼─────┼─────┼─────┤
│      │8 現法盡諸│8 遮今世煩│8 斷現在有│5 斷現在世│8 斷現在有│5 斷現世漏│
│5 內證│  漏      │  惱      │  漏      │  漏      │  漏      │          │
│      ├─────┼─────┼─────┼─────┼─────┼─────┤
│      │9 未生漏不│9 斷後世惡│9 斷未來有│6 滅後世漏│9 斷未來有│6 滅後世漏│
│      │  生      │          │  漏      │          │  漏      │          │
├───┼─────┼─────┼─────┼─────┼─────┼─────┤
│      │10正法久住│          │          │9 正法久住│10正法得久│9 法久住  │
│      │  為諸天人│          │          │          │   住     │          │
│      │  開甘露施│          │          │          │          │          │
│      │  門      │          │          │          │          │          │

│      ├─────┤          ├─────┼─────┼─────┤       │
│6 究極│          │10梵行久住│10梵行得久│          │          │10分別毘尼│
│  理想│          │          │  住故顯揚│          │          │  梵行久住│
│      │          │          │  正法廣利│          │          │  故      │
│      │          │          │  人天    │10愛重毘尼│          │          │
└───┴─────┴─────┴─────┴─────┴─────┴─────┘

「十利」或「十義」的開合不一,而歸納起來,可以分為六項來說的。一、和合義:『僧祇律』與《十誦律》,立「攝僧」、「極攝僧」二句;《四分律》等唯一句。和合僧伽,成為僧伽和集凝合的中心力量,就是學處與說波羅提木叉。正如國家的團結,成為億萬民眾向心力的,是國家的根本憲法一樣。二、安樂義:《僧祇律》立「僧安樂」一句,《四分律》等別立「喜」與「樂」為二句;惟《五分律》缺。依學處而住,僧伽和合,就能身心喜樂。『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說:「令他歡喜,愛念敬重,共相親附,和合攝受,無諸違諍,一心同事,如水乳合」(9)。充分說明了和合才能安樂,安樂才能和合的意義;這都是依學處及說波羅提木叉而達到的。三、清淨義:僧伽內部,如大海的魚龍共處一樣。在和樂的僧伽中,如有不知慚愧而違犯的,以僧伽的力量,依學處所制而予以處分,使其出罪而還復清淨,不敢有所違犯。有慚愧而向道精進的,在聖道──戒定慧的修學中,身心安樂。僧伽如大冶洪爐,廢鐵也好,鐵砂也好,都逐漸冶鍊而成為純淨的精鋼。所以僧伽大海,「不宿死尸」,能始終保持和樂清淨的美德!四、外化義:這樣和樂清淨的僧伽,自能引生信心,增長信心,佛法更普及的深入社會。五、內證義:在這樣和樂清淨的僧伽中,比丘們精進修行,能得離煩惱而解脫的聖證。六、究極理想義:如來依法攝僧的究極理想,就是「正法久住」、「梵行久住」。和樂清淨的僧伽在世,能做到外化、內證。外化的信仰普遍,內證而賢聖不絕,那末「正法久住」的大理想,也就能實現出來。十事利益的究極理想,就是前面所說的一大理想,但各部廣律的文句,出入不一。【圖片

          │(一大理想)  │(十事的究極理想)
  ────┼───────┼───────────
〔僧祇律〕│ 正法久住     │  正法久住
〔十誦律〕│              │  梵行久住
〔根有律〕│              │  梵行久住
〔四分律〕│ 梵行久住     │  正法久住
〔銅鍱律〕│ 梵行久住     │  正法久住‧愛重毘尼

〔五分律〕│ 梵行久住     │  正法久住‧梵行久住

《僧祇律》所說,始終一貫,以「正法久住」為制立學處,說波羅提木叉的究極理想。其他的律部,都不能一致。《銅鍱律》說「梵行久住」,又說「正法久住,愛重毘尼」。愛重毘尼vinayānuggahāya一句,應為重律學派特有的說明。《五分律》所說,顯為折衷的綜合說。《僧祇律》所說:「正法得久住,為諸人天開甘露施門故」,與『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所說,意義是相通的。『薩婆多部律攝』卷一(大正二四‧五三二上)解說得最好:

「我之淨行(梵行)當得久住者,謂如法宣說,廣利人天,展轉相教,令我正法久住世故 」。

從僧眾修證說,是「梵行久住」。從佛陀的證覺施化說,是「正法久住」。二者是相互關聯的;在佛教的大理想中,這是同一內容的不同說明。當佛陀初成正覺,在赴波羅捺Vārāṇasī的途中,曾宣告自己的理想,如《四分律》卷三二(大正二二‧七八七下)說:

「世間唯一佛,澹然常安隱。我是世無著,我為世間最;諸天及世人,無有與我等。欲於波羅捺,轉無上法輪。世間皆盲冥,當擊甘露鼓」(10)

「轉無上法輪」、「擊甘露鼓」,說法並不容易,但還是容易的。修行解脫是不容易的,但還不是最難的。佛的正法,能展轉無窮的延續,常在世間,不致如古佛那樣的人去法滅(近於人亡政息),才是佛陀心中的重要課題。釋迦佛的悲智中,確定的認為:惟有為眾生廣說經法;更重要的是制立學處,立說波羅提木叉法。依和樂清淨的僧伽──有組織的集體力量,外化內證,才能從梵行久住中,達成正法久住,廣利人天的大理想。古德在波羅提木叉的分別探究中,圓滿的窺見了佛陀的深意!不但闡明了制立學處,說波羅提木叉的真實意趣;法與毘尼的統一,更圓滿的表達了佛的精神!

波羅提木叉的分別論究,從種種的觀點,得來制立學處的不同意義(如『增一』中說)。然後綜合為「十事利益」,是各部毘尼(波羅提木叉分別)所共說的。至於一大理想,分別說部系Vibhajyavādin的《銅鍱律》、《五分律》、《四分律》是這樣說的(11):A佛在毘蘭若邑安居,三月食馬麥。B舍利弗起問,佛為分別古佛的教化情形,以說明「梵行久住」,是由於制立學處,說波羅提木叉(這可說是波羅提木叉分別的序說,以闡明制立學處的理想所在)。C佛到毘舍離,須提那迦蘭陀子出家。後因荒歉,乞食難得,回故鄉去。為生母與故二所誘惑,陷於重大的惡行;佛陀因此開始制立學處。

《僧祇律》,有BC而沒有A。說一切有部Sarvāstivādin的廣律,直從C迦蘭陀子Sudinna-kalandaka-putra出家說起,沒有A與B部分。『律藏之研究』,討論律藏序分的新古,以為:《銅鍱律》與《五分律》最古,其次是《四分律》。《摩訶僧祇律》比上三律為新,因為插入了舍利弗的「前生因緣」。說一切有部律,削除了序分,是新的;而『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最新(12)。新與古,我在上面說過:有結構(組織形式)的新與古;有材料(內容)的新與古;在材料中,有主體部分,或附屬部分的新與古;有一般形式──語文的新與古。新與古的論究,原是並不太容易的!『律藏之研究』,似乎沒有從律序的主體去體會!對於這一問題,我持有恰好相反的意見。佛以「十事利益」,制立學處,是一切部派所公認的。十事利益,為制立學處的一般利益,多方面的意義,應為部派未分,一味和合時代的公論。在波羅提木叉的論究中,條理十事利益,漸顯發了梵行久住或正法久住,為制立學處,說波羅提木叉的究極理想。這一大理想,是存在於十事利益的終了。在部派的三大系中,(分別說部離出以後的)上座部所展開的部派──說一切有部,沒有說到,表示了古形的波羅提木叉分別,還沒有這一部分。大眾部Mahāsāṃghika與分別說部的波羅提木叉分別,都有這一(B)傳說,可以從阿育王Aśoka時代,大眾部與分別說部合作,而說一切有部被拒北移的事實中得到說明。佛在毘蘭若Verañja安居,吃了三月的馬麥,《僧祇律》沒有說到。三月食馬麥,《十誦律》與『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都是說到過的;這是佛教界公認的事實。但食馬麥是一回事,舍利弗起問,闡明制立學處的大理由──梵行久住,又是一回事,並沒有什麼必然的關係。至少,在說一切有部中,是沒有關係的。不能因為說一切有部,知道食馬麥的故事,而論證AB部分,為說一切有部所有意削除的。以文學的新古而論,說一切有部律,關於三月食馬麥的敘述,即使文學的形式,比分別說部律為新;但說一切有部所沒有的,分別說部律所獨有的部分,決不能證明為古形所應有的,而只是削除了。其實,以三月食馬麥為律序的部分,只是《銅鍱律》、《五分律》、『四分律』──分別說部律所獨有的傳說而已。

三月食馬麥,與制立學處,有什麼關聯呢?須提那迦蘭陀子,為了年歲荒歉,乞食難得,貪求生活的豐裕,還歸故鄉,因而陷於惡行。佛陀遇到荒歉,三月食馬麥,也恬澹的堅忍過去。分別說部的律師們,應該是重視這二事的對比意義。將三月食馬麥故事,與舍利弗問梵行久住相聯合,接著說到迦蘭陀子須提那的犯戒。這暗示了:出家受持學處,應有少欲知足,精苦堅忍的精神,不為生活豐裕所誘惑的意義。本來無關的事理,約某一意義而聯結起來,甚至集成長篇;在佛教的傳說中,這並不是少有的,這應該是能為現代佛學研究者所同意的!

在波羅提木叉的分別論究過程中,充分闡明了制立學處,說波羅提木叉的大利益,大理想。說一切有部──一切學派共傳的「十事利益」,是古形的。《摩訶僧祇律》與分別說部的廣律,揭示制立學處的究極理想──梵行或正法久住,要遲一些。與三月食馬麥的傳說相結合,以暗示出家學道,要能恬澹精苦,那是分別說部的新編了。但我不是說,三月食馬麥的傳說是新的。

註解:

[註 27.001]『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三八(大正二四‧三九九上)。

[註 27.002]《銅鍱律‧經分別‧大分別》(南傳一‧一一──一四)。『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一(大正二二‧一中──下)。《四分律》卷一(大正二二‧五六九上──下)。《摩訶僧祇律》卷一(大正二二‧二二七中)。

[註 27.003]《銅鍱律‧經分別‧大分別》(南傳一‧三二)。『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一(大正二二‧三中──下)。《四分律》卷一(大正二二‧五七〇下)。《摩訶僧祇律》卷一(大正二二‧二二八下)。《十誦律》卷一(大正二三‧一下)。『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卷一(大正二三‧六二九中)。

[註 27.004]『毘尼母經』卷一(大正二四‧八〇一上)。

[註 27.005]『增支部』「二集」(南傳一七‧一六〇──一六一)。

[註 27.006]《銅鍱律‧附隨》(南傳五‧三八一──三八三)。

[註 27.007]《四分律》卷五七(大正二二‧九九〇下)。

[註 27.008]《四分律》卷五九(大正二二‧一〇一二上)。

[註 27.009]『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三五(大正二四‧三八四上)。

[註 27.010]《銅鍱律‧大品‧大犍度》(南傳三‧一五)。『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一五(大正二二‧一〇四上)等,都有此說。

[註 27.011]《銅鍱律‧經分別‧大分別》(南傳一‧一〇──三〇)。『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一(大正二二‧一上──三中)。《四分律》卷一(大正二二‧五六八下──五七〇中)。

[註 27.012]平川彰『律藏之研究』(三七六──三七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