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第四項 大眾部的毘尼摩得勒伽

第四項 大眾部的毘尼摩得勒伽

大眾部Mahāsāṃghika的《僧祇律》,曾說到「誦修多羅,誦毘尼,誦摩帝利伽」(1)。與修多羅、毘尼並立的摩帝利伽,顯然為摩得勒伽mātṛkā的異譯。在《僧祇律》中,並沒有說到摩帝利伽是什麼。然依說一切有部Sarvāstivādin,及先上座部Purvasthavira的「毘尼摩得勒伽」去觀察,確信《僧祇律》的「雜誦跋渠法」、「威儀法」,與摩得勒伽相當;這就是大眾部所傳的「毘尼摩得勒伽」。《僧祇律》先明「比丘律」bhikṣu-vinaya,從「明四波羅夷法第一」,到「七滅諍法第八」,而後總結說:「波羅提木叉分別竟」(2)。此下,「明雜誦跋渠法第九」,共一四跋渠varga。次明「威儀法第十」,共七跋渠。比丘尼律bhikṣunī-vinaya的組織,也是這樣。「雜跋渠法」與「威儀法」,大抵以十事結為一頌,也就是一跋渠(品)。但長行的標釋,與結頌偶有幾處不合(偈頌分為數事,長行或綜合的解說)。今依結頌次第而條列其內容,而附注長行的不同處於下:

一、「雜誦跋渠法」,一四跋渠。第一跋渠:1 受具足2 不名受具足3支滿(可受具足)4不清淨(不得受其足)(3)5羯磨6羯磨事7折伏羯磨8不共語羯磨9擯出羯磨10發喜羯磨第二跋渠:11舉羯磨12別住13摩那埵14出罪15應不應羯磨16隨順行捨17他邏咃18異住19與波羅夷學悔20覓罪相羯磨第三跋渠:21舉他22治罪23驅出24異住25僧斷事(4)26田地法(5)27僧伽藍法28營事法29床褥法30恭敬法第四跋渠:31布薩法32羯磨法33與欲法34說清淨法(6)35安居法36自恣法37迦絺那衣法38非迦絺那衣法39捨迦絺那衣法40衣法第五跋渠:41看病比丘法42藥法43和上阿闍梨共住弟子依止弟子法44沙彌法45缽法46粥法47餅法48菜法49麨法50漿法51蘇毘羅漿法第六跋渠:52毘尼法(7)53障礙不障礙法54比丘尼法55內宿內煮自煮56受生肉57受生穀58自取更受59皮淨60火淨第七跋渠:61重物62無常物63癡羯磨64見不欲65破信施66革屣法67屐法68浴法(揩身石)69香屑法70杖絡囊法第八跋渠:71蒜法72覆缽法73衣紐緤結法74腰帶法75帶結法(8)76乘法77共床臥法78共坐法79共器食法80机法第九跋渠:81為殺82肉(蒜)83皮法84揩腳物85眼藥86眼藥筒87眼藥籌法88傘蓋法89扇法90拂法第十跋渠:91刀治92灌筒法93剃髮法94作具(剃具等),95破僧96和合僧97五百比丘集法藏98七百集法藏99略說毘尼第十一跋渠:100毀呰101伎樂102香103華104鏡法105擔法106抄繫衣107上樹108火法109銅盂法110迴向法第十二跋渠:111眾生法112樹法113樵木法114華法115果法116種殖117聽一年(9)118罪法119非罪法120治罪法第十三跋渠:121滅122滅事123調伏124調伏事125聽法126油法127粉法128刷法129梳法130簪法第十四跋渠:131塔法132塔事133塔龕法134塔園法135塔池法136枝提137供養具138收供養具法139難法

二、「威儀法」,七跋渠。第一跋渠:1上座布薩2第二上座布薩3一切僧布薩4上座食5第二上座食6一切僧食7 和上教共行弟子8共行弟子事和上9 阿闍梨教依止弟子10依止弟子事阿闍梨第二跋渠:11床敷12春末月治房13夏安居治房14安居竟治房15客比丘治房16舊住比丘治房17一切盡治房18廁屋大便19小便法20齒木法第三跋渠:21衣席22簾隔障23房舍24涕唾25缽龕26粥法27立住法28經行法29坐30臥法第四跋渠:31客比丘法32舊比丘法33洗腳法34拭腳法35淨水36飲水37溫室38浴法39淨廚40衣法第五跋渠;41阿練若比丘42聚落比丘43禮足44相問訊45相喚46入剎利眾47入婆羅門眾48入居士眾49入外道眾50入賢聖眾第六跋渠:51著內衣法52著中衣法53著入聚落衣法54白衣家護衣55前沙門56後沙門57倩人迎食58與人迎食59乞食法60食時相待第七跋渠:61然燈法62行禪杖法63擲丸法64持革屣65尼師壇66謦咳法67啑法68欠呿頻申法69把搔70放下風

《僧祇律》的「雜誦跋渠法」、「威儀法」,為大眾部所傳,有其不同的次第,與內容的增減。但就大體而論,與上座部Sthavira系的摩得勒伽,一望而知為出於同一的原本。如「雜誦跋渠法」的第一、第二、第三跋渠的一部分──(24)「異住」止,與『毘尼摩得勒伽』的第一分的前五十項(除26到31),內容與次第,都非常相近。又「雜誦跋渠法」的(66)「革屣法」起,(96)「和合僧」止,內容與次第,與『毘尼摩得勒伽』的(142)「屐」起,(174)「和合」止,更為一致。又如(97)「五百比丘結集」,(98)「七百結集」,(99)「略說毘尼」(《十誦律》本作「攝毘尼」,解說不同),三事是次第的,位於「雜誦跋渠法」的中間。說一切有部本,先上座部本,也都位於第一分的中間。尤其是和尚阿闍梨與弟子法,見於「雜誦跋渠法」(43),又見於「威儀法」(7──9)。說一切有部本,也是這樣,見於第二分與第三分。這可見原本如此,而並不是重複的。

比較起來,《僧祇律》本簡略,『毘尼母經』本較廣,而說一切有部本,最為詳廣。『僧祇律』本,於「上座」事,標列為項目的,僅(1)「上座布薩」,(2)「第二上座布薩」,(4)「上座食」,(5)「第二上座食」──四項。而『毘尼母經』本,有(176)「去上座」,(179)「非時上座集法」,(181)「法會上座」,(183)「說者眾上座」,(189)「眾中說法眾上座」,(194)「安居中上座」,(205)「浴室上座」,(214)「入家中上座」──八項。而『毘尼摩得勒伽』本,廣列(212)「眾僧上座」,(213)「林上座」,(239)「阿練若比丘上座」,(241)「聚落中上座」,(243)「客上座」,(245)「行上座」,(247)「洗足上座」,(249)「集上座」,(251)「說法上座」,(254)「非時僧集上座」,(259)「安居上座」,(264)「安居中上座」,(268)「說戒上座」,(274)「浴室上座」,(285)「白衣家上座」,(296)「廁上座」,(303)「小便上座」──一七項。上座部,說一切有部本,條列最為詳備,也就可見上座地位的特別受到重視了。又如『毘尼母經』(98)「五百結集」,(99)「七百結集」,(100)「毘尼緣」是毘尼藏略說;(101)「大廣說」(說一切有部本,分為「白」「黑」二類)是結集經律的取捨標準。說一切有部本相同,而《僧祇律》本卻沒有「大廣說」。此下,『毘尼母經』自(102)「和合」起,(108)「有瘡聽」止;(116)「方」起,(119)「漿」止,共一一項目。『毘尼摩得勒伽』本,自(111)「等因」起,(120)「酢漿淨」止,共一〇項,都是「淨法」kappa。這部分,《僧祇律》本沒有,是值得注意的事!在七百結集時,佛教界有「十事非法」──「十事不淨」的論諍。上座部系的「摩得勒伽」,在「七百結集」以下,廣論「等因」、「時雜」等淨法。淨法,是在某種情形下,經某種手續,認為是可行的。《僧祇律》於結集時,提出淨不淨的標準,如卷三二(大正二二‧四九二上)說:

「五淨法,如法如律隨喜,不如法律者應遮。何等五?一、制限淨。二、方法淨。三、戒行淨。四、長老淨。五、風俗淨」。

《僧祇律》舉「淨法」的原則──五淨,沒有分別而標列於「摩得勒伽」(「雜誦跋渠」),可見「等因」到「漿淨」,是上座部系所補列的。這些,《僧祇律》近於原本,上座系本,顯然有增廣的形跡。

然現存的《僧祇律》本,確有綜合簡略的地方。如「雜誦跋渠法」頌出:「布薩及羯磨,與欲說清淨,安居并自恣」(10)。而長行綜合前四為一「布薩法」,結說「是名布薩法、與欲法、受欲法」(11),這是綜合簡略的明證。與此相當的『毘尼母經』,自(120)「夏安居法」起,(125)「取布薩欲」止,共為六項。而『毘尼摩得勒伽』本,從(121)「自恣」起,(136)「說欲清淨」止,共達一六項目。在這些上,「摩得勒伽」的原本,相信是近於『毘尼母經』的。總之,現存各本,都是有所增減的。

註解:

[註 36.001]『摩訶僧衹律』卷一三(大正二二‧三三四下)。

[註 36.002]《摩訶僧祇律》卷二二(大正二二‧四一二中)。

[註 36.003]長行先明「四種受具足」;次廣明「不名受具足」,而以「是謂不名受具足。是中清淨如法者,名受具足」作結,這是合為「受具足」、「不名受具足」二事了。見《摩訶僧祇律》卷二三──二四(大正二二‧四一二中──四二二上)。

[註 36.004]頌標「僧斷事」,而長行作「羯磨法」,見《摩訶僧祇律》卷二七(大正二二‧四四三中)。

[註 36.005]長行別明「園田法」、「田宅法」,而總結為:「是名田宅法」。見《摩訶僧祇律》卷二七(大正二二‧四四三下──四四四上)。

[註 36.006]長行標「布薩法者」,而結以「是名布薩法、與欲法、受欲法」。頌中「羯磨」似即布薩羯磨。見『摩訶僧祇律』卷二七(大正二二‧四四六下──四五〇下)。

[註 36.007]長行初標「非羯磨者」,而以「是名毘尼法」作結。見《摩訶僧祇律》卷二九──三〇(大正二二‧四六四下──四七〇下)。

[註 36.008]「帶結法」,頌中缺,長行中有。見《摩訶僧祇律》卷三一(大正二二‧四八四下)。

[註 36.009]今依頌而分「種殖」與「聽一年」為二,見『摩訶僧律卷』祇三三(大正二二‧四九六中)。

[註 36.010]《摩訶僧祇律》卷二八(大正二二‧四五五上)。

[註 36.011]《摩訶僧祇律》卷二七(大正二二‧四五〇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