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第四項 未曾有法

第四項 未曾有法

「未曾有法」adbhuta-dharmaabbhuta-dhamma,音譯為阿浮陀達磨、阿浮多達磨等。義譯為希法、勝法、未曾有法等。古代的不同解說,可條理為如此:【圖片

               世間甚希有事
       ┌──---------如來甚希有事
三寶甚希有事─┼──---------佛及弟子甚希有事
       └──---------三乘‧三寶希有

「未曾有法」的意義,如『大毘婆沙論』卷一二六(大正二七‧六六〇中)說:

「希法云何?謂諸經中,說三寶等甚希有事」。

「有餘師說:諸弟子等讚歎世尊希有功德,如舍利子讚歎世尊無上功德,尊者慶喜讚歎世尊甚希有法」。

說一切有部Sarvāstivādin論師所傳的古義,「未曾有法」是說三寶──佛、法、僧的甚希有事。近代學者,據『阿含』而列舉其內容,都不出這一範圍(1)。1.如來的「未曾有法」,如四未曾有法(2);諸未曾有法(3);因地動說未曾有法(4);約神足說未曾有法(5)。2.法的未曾有法,如八未曾有法(6)。3.僧(聖弟子)的未曾有法:如阿難Ānanda四未曾有法(7),諸未曾有法(8);薄拘羅Bakkula未曾有法(9);郁伽長者Ugra八未曾有法(10);手長者Hastaka八未曾有法(11);難陀母Nandamātṛ七未曾有法(12)。漢譯『中阿含經』,類集為「未曾有法品」,足為三寶甚希有事的具體內容。

『大毘婆沙論』的「有餘師說」,偏於讚歎如來功德,也就是專指如來的未曾有法。『出曜經』說:「未曾有法,若尊者阿難,以未曾有法歎如來德」(13);可見「餘師」是「持經譬喻者」一流。『大智度論』說:「如佛現種種神力,眾生怪未曾有…….如是等無量希有事」(14)。『大般涅槃經』,列舉如來初生,自行七步;獼猴奉蜜;白項狗聽法等(15)。這都是意趣相同,重於如來未曾有法的。在九分教的發展中,有一項共同的傾向:如「記說」本通於佛及弟子,生前死後,或善或惡,而漸歸於菩薩的授記作佛。「本生」是通於佛及弟子的前生事,而漸歸於佛的前生──菩薩行事。所以,「未曾有法」本通指三寶的希有功德,而被解為如來的甚希有事。這是佛教的一般傾向,與大乘精神相呼應的。

覺音Buddhaghoṣa於『一切善見律註序』(南傳六五‧三八)說:

「比丘!阿難有此希有未曾有法,如是等一切有關希有未曾有法經,知是未曾有法」。

『善見律注』舉阿難的未曾有法為例,誠然說得比較具體,但有關佛與法的未曾有法,並不明確。覺音在『長部注』Sumaṅgalavilāsinī,以「甚奇善逝,甚希有世尊」等讚歎如來的為未曾有法(16)。瑜伽師系的論書,是重於佛及聖弟子的,如『瑜伽師地論』卷二五(大正三〇‧四一八下)說:

「云何希法?謂於是中,宣說諸佛、諸佛弟子──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勞策男、勞策女、近事男、近事女等,若共不共,勝於其餘,勝諸世間,同意所許,甚奇希有最勝功德」。

『顯揚論』等所說(17),與此相同。『瑜伽論』舉佛及七眾(聖)弟子的希有功德;「同意所許」,是公認的。這是『增支部』「一集」「是第一品」,及『增壹阿含經』的「弟子品」、「比丘尼品」、「清信士品」、「清信女品」(18),所說四眾弟子所有的各各第一功德。如以此為例來推論,那佛的「甚奇希有最勝功德」,應是十力、四無所畏,住聖主位,作師子吼了(19)。瑜伽論師是著重於佛及聖弟子所有的功德。『雜集論』說:「聲聞、諸大菩薩,及如來等最極希有甚奇特法」(20);著重於聖者的希有功德,更表示了大乘論師的見地。

三寶所有的甚希有事,是「未曾有法」,是說一切有部論師所傳的古義;從現存於『阿含』的「奇特未曾有法」看來,這是最確當的解說。一分經師與大乘經論,重於如來的甚希有事;瑜伽論師,重於如來(或加菩薩)及聖弟子所有的功德:都不免有了變化。而說一切有部的『順正理論』,所說雖似乎相近,而立意已大為不同,如說:「希法者,謂於此中,唯說希奇出世間法,由此能正顯三乘希有故。有餘師說:辯三寶言,世所罕聞,故名希法」(21)。三乘「希有出世間法」,是重於法義的不共世間。而「辯三寶言」──世所罕聞的甚希有法,反而被稱為餘師,這顯然與古義有了距離。『成實論』卷一(大正三二‧二四五上)說:

「未曾有經,如說劫盡大變異事,諸天身量,大地震動」。

『成實論』所說,應與『長阿含經』的『世記經』相當,但這是世間的甚希有事。經中所說的大海八未曾有法,輪王四未曾有法,也是世間常事。用來此喻三寶的未曾有法,而不會是九分教中,「未曾有法」的具體內容。『成實論』所說,是獨有的解說,非「未曾有法」的本義。

註解:

[註 66.001]前田惠學『原始佛教聖典之成立史研究』所引(四三二──四三三)。

[註 66.002]『增支部』「四集」(一二七、一二八)(南傳一八‧二二九──二三二)。『增支部』「四集」(一二八 ),同於『增壹阿含經』卷一七(「四諦品」之三)(大正二‧六三一中──下)。說一切有部『增一阿笈摩』中,『如來出現四德經』,與此同本,見『攝大乘論釋』卷二所引(大正三一‧三二六下)。但『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三六,作「五希有事」(大正二四‧三八六下)。

[註 66.003]『中部』(一二三)『希有未曾法經』(南傳一一下‧一三九──一四八)。『中阿含經』卷八『未曾有法經』(大正一‧四六九下──四七一下)。

[註 66.004]『中阿含經』卷九『地動經』(大正一‧四七七中──四七八中)。

[註 66.005]『相應部』「神足相應」(南傳一六下‧一三八──一四〇)。

[註 66.006]『增支部』「八集」(一九)(南傳二一‧六三──七〇)。『增壹阿含經』卷三七(「八難品」之四)(大正二‧七五二下──七五三中)。『中阿含經』卷八『阿修羅經』(大正一‧四七五下──四七七中)。以上三經同本。又『增支部』「八集」(二〇)(南傳二一‧七〇──七九)。『中阿含經』卷九『瞻波經』,與上同本(大正一‧四七八中──四七九下)。

[註 66.007]『增支部』「四集」(一二九‧一三〇)(南傳一八‧二三三──二三四)。『增壹阿含經』卷三六(「八難品」之三)(大正二‧七五一中),與『增支部』「四集」(一三〇)同本。又編入『長部』(一六)『大般涅槃經』(南傳七‧一三〇──一三二)。『長阿含經』卷四『遊行經』(大正一‧二五下)。

[註 66.008]『中阿含經』卷八『侍者經』(大正一‧四七一下──四七五上)。

[註 66.009]『中部』(一二四)『薄拘羅經』(南傳一一下‧一四九──一五三)。『中阿含經』卷八『薄拘羅經』(大正一‧四七五上──下)。

[註 66.010]『增支部』「八集」(二一‧二二)(南傳二一‧八一──九〇)。『中阿含經』卷九『郁伽長者經』(大正一‧四七九下──四八二下)。

[註 66.011]『增支部』「八集」(二三‧二四)(南傳二一‧九〇──九五)。『中阿含經』卷九『手長者經』(大正一‧四八二下──四八四下)。

[註 66.012]『增支部』「七集」(五〇)(南傳二〇‧三一〇──三一四)。

[註 66.013]『出曜經』卷六(大正四‧六四三下)。

[註 66.014]『大智度論』卷三三(大正二五‧三〇八上)。

[註 66.015]『大般涅槃經』卷一五(大正一二‧四五二上)。

[註 66.016]『望月大辭典』所引(五八中)。

[註 66.017]『顯揚聖教論』卷六(大正三一‧五〇九上)。又卷一一(大正三一‧五三八下)。『瑜伽師地論』卷八一(大正三〇‧七五三中)。

[註 66.018]『增支部』「一集」「是第一品」(南傳一七‧三三──三七)。『增壹阿含經』卷三(大正二‧五五七上──五六〇中)。

[註 66.019]『雜阿含經』卷一四(大正二‧九五下)說:「舍利弗作奇特未曾有說,於大眾中,一向師子吼言」,可為參考。

[註 66.020]『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六(大正三一‧六八六中)。

[註 66.021]『阿毘達磨順正理論』卷四四(大正二九‧五九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