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四項 古型的阿毘達磨論

第四項 古型的阿毘達磨論

本論為古型的阿毘達磨,然已發展為(印度本土的)分別說者。如立九無為,最足以表示其立場。以十使為相應的,與說一切有部相同,而立結與使,為不相應與相應二類,為「隨眠異纏」說所本。「心性本淨」,已偶見於「緒分」的「心品」;這是分別論者所特別重視的。本論的論義,代表了分別說與說一切有(犢子系在內)──二大系,日漸分化的時代。舉例來說:三世,經中是直敘而不加簡別的;依此論究,才分化為三世有與現在有──二大系。本論「智品」,說到「無境界智」,有二說:一、「無無境界智」,同於說一切有部。二、「思惟過去未來法智生,是名無境界智」,同於過未無體的分別說部(1)。又如「法住智」,智品也有二說:一、「若智聖,有為境界,是名法住智」,同時說一切有部。二、「除緣如爾(緣起無為),若餘法如爾,非不如爾,非異非異物,常法,實法,法住,法定,非緣(起),是名法住智」,就合於本論的「法住無為」說(2)。本論是過未無體說的,以法住為無為的,但保存了過未有體,法住智緣有為的異義。這可以解說為:當時的佛教界,已有這不同的解說,而沒有發展到尖銳對立的情形,所以看作不重要的異義,無簡別的保存下來。又『大毘婆沙論』的分別論者,與本論的論義相對比,是並不全同於分別論者的。同時分別論者的,有:1.信等五根唯是無漏(3)2.緣起無為(4)3.心性本淨(5)4.四沙門果是無為(6)5.有齊首(首等)人(7)6.煩惱有相應不相應二類(8)7.不中立有(9)8.聲通異熟(10)9.八苦為苦愛為集擇滅為滅八正道為道(11)

本論所說,與分別論者相反,而同於說一切有部的,有:1.三相是有為(12)2.立三漏(13)3.諸法攝自性(14)4.道是有為(15)5.貪瞋邪見非業自性(16)

再進一步說,與(大眾)分別說系──化地、法藏等不同,與說一切有部(及犢子系)反而相同的,有:1.十五界唯有漏(17)2.自性不與自性相應(18)3.八正道是道諦(19)4.尋伺相應(20)5.尋伺通無漏(21)6.命根是不相應(22)

從上所列的宗義,或同或異,可以論斷為:本論是分別說與說一切有分離不久階段的論書。屬於分別說,而與說一切有,還相近而能相容(如上所舉的雙存二說)。依據本論,更為獨到的發展,達到與說一切有部(說一切有部,也是更為獨到的發展)的非常對立,是化地、法藏、飲光部,這才形成『大毘婆沙論』所說的分別論者。在說一切有部的毘婆沙師看來,這是從上座部分出,而立義與自宗嚴重的差異,不免存有厭惡鄙薄的心情。對於分別論者,沒有如「西方尊者」、「譬喻尊者」那樣的存有敬意了。

註解:

[註 82.001] 『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九(大正二八‧五九三下)。

[註 82.002] 『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九(大正二八‧五九一下)。

[註 82.003] 『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五(大正二八‧五六一中)。

[註 82.004] 『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一(大正二八‧五二九下)。

[註 82.005] 『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二七(大正二八‧六九七中)。

[註 82.006] 『舍利弗阿毘曇論』卷四(大正二八‧五五七上)。

[註 82.007] 『舍利弗阿毘曇論』卷八(大正二八‧五八九中)。

[註 82.008] 『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一(大正二八‧五二八下)。

[註 82.009] 『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一二(大正二八‧六〇八上)。

[註 82.010]『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一(大正二八‧五三一下)。

[註 82.011]『舍利弗阿毘曇論』卷四(大正二八‧五五二下──五五四中)。

[註 82.012]『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一(大正二八‧五二九下)。

[註 82.013]『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一九(大正二八‧六五一中)。

[註 82.014]『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二一(大正二八‧六六一上)。

[註 82.015]『舍利弗阿毘曇論』卷四(大正二八‧五五七上)。

[註 82.016]『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一(大正二八‧五二六下)。

[註 82.017]『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二(大正二八‧五三五下)。

[註 82.018]『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二三(大正二八‧六七一下)。

[註 82.019]『舍利弗阿毘曇論』卷四(大正二八‧五五四上──中)。

[註 82.020]『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二四(大正二八‧六七六中)。

[註 82.021]『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一(大正二八‧五二七中)。

[註 82.022]『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一(大正二八‧五二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