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探究-五 無所有

五 無所有

再說無所有ākiñcañña與無所有有關的,有二經。一、『中部』『善星經』說:眾生的心,或傾向於世間的五欲;或傾向於不動而離欲結;或傾向於無所有處而離不動結;或傾向於非想非非想處而離無所有處結;或傾向於涅槃而離非想非非想處結(1)。這五類,是世間人心所傾仰的;也是修行者的次第升進,以涅槃為最高理想。傾心於前四類,是不能出離的,所以『善星經』的傾心於無所有處,只是世間無所有處定境,沒有與空śūnya,suñña相同的意義。

二、『中部』的『不動利益經』,『中阿含經』作『淨不動道經』。經中分淨不動道,淨無所有處道,淨無想道(『中部』作「非想非非想處利益行道」),無餘涅槃,聖解脫(2)。前三種淨道,名稱與次第,都是與『善星經』一致的。前三種淨道,共分為七類,今依『中阿含經』(參考『中部』),列表如下:【圖片

       ┌ 現世欲‧來世欲‧現世欲想‧來世欲想──是魔境魔餌,心淨得不動
淨不動道───┤ 現世欲……來世欲想‧四大四大所成色──是無常苦滅,心淨得不動
       └ 現世欲……來世欲想‧現世色‧來世色,現世色想‧來世色想─是無
                            常苦滅‧心淨得不動

       ┌ 現世欲……來世色想‧不動想──是無常苦滅‧心淨得無所有處(3)
淨無所有處道─┤ 此世─────────────是我我所空,心淨得無所有處
       └ 我──────────────是非為自非為他‧心淨得無所有處
淨無想道─────現世欲……不動想‧無所有處想─是無常苦滅‧心淨得無想

『淨不動道經』所說的前三淨道,是有層次的(層次與『善星經』相同),有次第觀想,次第超越息滅的層次,所以被稱為「漸次度脫瀑流」(4)。然本經與『善星經』不同,淨不動道以上,都是有解脫可能的。其中,欲kāma是欲界的五欲;不動āṇañja,一般的說,是四禪。在這裡,有兩點是值得注意的:不動──四禪以上,是無所有處,無想處──非想非非想處,為什麼四禪以上,與無所有處、無想處中間,沒有空無邊處與識無邊處呢?這是一。『中部』的非想非非想處,『中阿含經』作「無想」、「無想處」(5)。無相心定animitta-cetosamādhi,『中阿含經』每譯作「無想定」。無想(無相心)定與非想非非想處定,無想定,滅盡定,有著複雜的關係。本經的不動,無所有,無想──無相,三者次第而說,不正與說一切有部Sarvāstivādin經論所說,從滅盡定起,起不動,無相,無所有──三觸的名稱相同嗎(6)?這是二。

說到淨無所有處道,經中分為三類:一、『中部』說:聖弟子作如此的思惟:現在欲,……不動想,這一切無餘滅盡,那是寂靜的,殊妙的,就是無所有處。這樣的專心安住,於是得心清(淨)。『中部』說:無所有處是寂靜、殊妙的;『中阿含經』作:「彼一切想是無常法,是苦,是滅」。這可能是一般所說:觀下苦、麤,(障),觀上靜、妙(離),厭下欣上的修法。厭下而專住於無所有處想,成就無所有處定。然經上說:修習無所有處的,或得無所有處定,或依慧而得解脫,可見這不只是世俗定了。依『中阿含經』說:「彼一切想是無常法,是苦,是滅」壞法,那在離欲……不動想時,無常、苦、滅的觀慧,是有解脫可能的。

二、聖弟子作這樣的思惟:我,屬於我的,是空的。這樣的專心安住而得心淨,也有得無所有處定,或依慧得解脫的二類。『中阿含經』說;「聖弟子作如是觀:此世(間)空:空於神、神所有(我我所有的舊譯);空有常,空有恒,空長存,空不變易」(7)。這是說一切有部經論,從常、恒、不變易法空──無常,以明我我所空的意義。修無我我所的空觀,得無所有處定,古人雖有多種解說,其實是空與無所有的同一意趣。

三、『中部』(一〇六)『不動利益經』(南傳一一上‧三四三)說:

「聖弟子作如是思惟:我不在何處,非誰,亦不在何物之內。我所不在何處,不在誰中,亦不在何物」。

『中阿含經』作:「聖弟子作如是觀:我非為他而有所為,亦非自為而有所為」(8),意義不大明顯。『大毘婆沙論』引此經作:「非我有處有時有所屬物,亦無處時物屬我者」(9),與『中部』說相近。依『婆沙論』說;無論何處、何時,沒有我所屬的物;也無論何處、何時,沒有物是屬於我的。從我與我所相關中,通達無所有,這也是空與無所有是相同的。依此而得心淨的,也有得無所有定,或依慧得解脫的二類。

禪定──四禪、八定,一般說是共世間法,似乎是世間固有的定法,佛弟子依這種定法而修出世的觀慧。然佛法的定慧的早期意義,未必是這樣的。如所說的不動、無所有處、無想處──非想非非想處,經上都這麼說:多聞聖弟子作如是思惟,這是賢聖弟子所修的。由於修習者的用心不同,而有得定,或依慧得解脫的差別。依佛法的因果法則,修得某種定,如不能依之發慧得解脫,那就命終以後,生在某種定境的天上。一般說,世間定是厭下欣上而修得的,然如淨無所有處道的三類,並不是這樣的。第二類,是觀我我所空而修得的。第三類,是觀無我所有而修得的。這都是出世解脫──我我所空的正觀。只是修習上有些問題,才不能依慧得解脫,成為無所有處定,生無所有處天。就是第一類,依『淨不動道經』,也是觀一切欲、欲想、色、色想、不動想,「是無常法,是苦,是滅」。無常,苦,(無我我所),正是出世解脫道的三要門(三解脫門依此而立),所以第一類也有依慧得解脫的。這樣,無所有處道,都依出世觀慧而成定,不過修持上有點問題,這才成為世間定。

修出世觀慧而成世間定,問題到底在那裡?經文在無想──淨非想非非想道後,依無想處而有所說明,意義是通於不動及無所有處道的。『中阿含經』(七五)『淨不動道經』(大正一‧五四三上──中)說:

「阿難!若比丘如是行:無我,無我所;我當(來)不有,我所當(來)不有,若本有者,便盡得捨。阿難!若比丘樂彼捨,著彼捨,住彼捨者,阿難!比丘行如是,必不得般涅槃。……若比丘有所受者,彼必不得般涅槃」。

「阿難!若比丘如是行:無我,無我所,我當不有,我所當不有。若本有者,便盡得捨。阿難!若比丘不樂彼捨,不著彼捨,不住彼捨者,阿難!比丘行如是,必得般涅槃。……若比丘無所受,必得般涅槃」。

以非想非非想處來說,當來的我與我所不再有,本有──現在有的盡捨,這表示究竟的般涅槃。但如對「捨」而有所樂、著、住(『中部』日譯本作:喜,歡迎,執著),那就不能得般涅槃了。樂,著,住,總之是「有所受」,受是取upādāna的舊譯。所以,即使修行者所修的是正觀,只要心有所樂著,就不得解脫了。如修無所有正觀,心著而不得解脫,就會招感無所有處報。無所有處定與天報,是在這種情形下成立的。

無所有──無所有處道,修無常、苦、無我我所空,是空觀的別名。無所有處定,是空觀的禪定化。

註解:

[註 5.001]『中部』(一〇五)『善星經』(南傳一一上‧三三一──三三三)。

[註 5.002]『中部』(一〇六)『不動利益經』(南傳一一上‧三四〇──三四六)。『中阿含經』(七五)『淨不動道經』(大正一‧五四二中──五四三中)。

[註 5.003]『中阿含經』(七五)『淨不動道經』原譯本作「於此得入不動」(大正一‧五四二下),今依上下文義及『中部』改。

[註 5.004]『中部』(一〇六)『不動利益經』(南傳一一上‧三四五)。

[註 5.005]『中阿含經』(七五)『淨不動道經』(大正一‧五四三上)。

[註 5.006]『雜阿含經』卷二一(大正二‧一五〇下)。『中阿含經』(二一一)『大拘絺羅經』(大正一‧七九二上)。『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一五三(大正二七‧七八一中)。

[註 5.007]『中阿含經』(七五)『淨不動道經』(大正一‧五四二下)。

[註 5.008]『中阿含經』(七五)『淨不動道經』(大正一‧五四二下)。

[註 5.009]『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八四(大正二七‧四三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