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光集-七

《獅子吼》三十二卷六期,有釋悟廣的〈大乘道風光無限〉。文中引用《大智度論》以外,大量引我的作品,而附上作者自己的解說。讀者很可能誤會,以為他的解說就是我的見解,所以要略辨一二。他說:

1.「導師所說學佛者當前的唯一目標──須陀洹果」(十四頁下)。

2.「解脫道則是菩薩心行根本的根本。……解脫的正道加菩薩行,等於菩提心」(十三頁上)。

3.「留惑潤生的惑,絕不是惑業苦的惑,確切的說是一種對眾生的悲心」(十三頁上)。

4.「這近處,也就是根本佛教的純樸處,解脫道」(十三頁上)。

在一切佛法中,我是「宏闡中期佛教之行解」,也就是宏揚初期大乘的菩薩行──深觀而廣大行的菩提道,而不是初期佛教,一般稱之為小乘的解脫道。我的論究佛法,有一原則:在大乘法中,依中觀來說中觀,依唯識來講唯識,依真常來講說真常的經論。在論到聲聞乘的解脫道時,也依聲聞法說,決不依自己所宗重的而附會歪曲。聲聞是解脫道,菩薩是菩提道,雖意義有相通處,菩薩得無生忍,含攝得聲聞的解脫道,但菩提道決不是出發於斷煩惱的。

上述的四則中,1.說證得初果,「是學佛法者當前的唯一目標」,是我在《成佛之道》中,講三乘共法──聲聞的解脫道而說的。作者引此去解說菩薩道,如說:「初發心的菩薩們,要發心做菩薩,要成佛度眾生,先發斷自己煩惱的心,至少要能斷無量生死的煩惱」(十四頁下)。這與我的解說菩薩發心,是不相合的。2.3.二則,作者為了要說明菩薩要先修解脫道,斷盡煩惱,所以作出了新的解說。菩提心,是菩薩發心:「上求佛道,下化眾生」,也就是從利益眾生中,漸次增進,到達圓滿的佛果。(初發)菩提心是行菩薩道的信願,可說是菩薩最偉大的志願,他卻說:「解脫的正道加菩薩行,等於菩提心」。這是作者所說,佛法中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怪論!「留惑潤生」,佛法中為什麼要說「留惑」?「潤生」是什麼意義?作者可能沒有考慮過,也就是沒有了解菩薩為什麼要「留惑」。照他自己的見解,菩薩要先修解脫道,斷盡無量生死煩惱,再來度眾生,所以想入非非的說:留惑的惑,「是一種對眾生的悲心」。稱悲心為惑──煩惱,善惡不分,這是末世佛法的又一怪論!4.我說:「菩提心,大悲心,空性見──三者是修菩薩行所必備的。切勿高推聖境,要從切近處學習起」。作者竟解說「切近處」為:「就是根本佛法的純樸處,解脫道」。我寫作的原文,是《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五九──六〇頁。讀者如檢閱原文,就可以了解作者以解脫道來解說切近處的錯誤了。其實,這決不是無心的錯失,或由於佛學知解的不足,或是為了自己推重解脫道,故意對菩薩行作出這些歪曲的謬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