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廣五蘊論講記-(2)瞋

(2)瞋

云何瞋?謂於群生損害為性。住不安隱及惡行所依為業。不安隱者,謂損害他,自住苦故。

第二個煩惱叫做「瞋」,上面講過無貪、無瞋,無瞋就是對治「瞋」。「群生」就是眾生,不單是人,其他的動物都可以包括進去。「瞋」就是對於眾生「損害為性」,要傷害他。這裡面包含很多,發脾氣、怨他、恨他,把他看成敵人,這一切都包括在瞋心這個範圍裡面的。另外還有個相對於「不害」的「害」心所,就是暴力,都是包含在瞋心的大範圍之內,所以這個「瞋」是對眾生「損害為性」。

這個瞋心毛病很大,大概我們世界上的人很多也都知道的。脾氣燥、脾氣大,一來就是;或者是稍微有一點怎樣,這個心永久放不下、永久記住了要害他。像這種心,我們世界上的人也知道這個不好的,因為這樣一來,人與人之間問題就多了。這世界上很多很多不好的事情,從這個地方出來,乃至於國家與國家之間互相殘殺,民族與民族之間互相仇恨,都是這一種瞋心發展出來的。這個東西發展出來的話,有時罪惡無邊,嚴重得不得了,所以說叫「住不安隱及惡行所依為業」。

這個「惡行」,就是身體上的惡行--殺、盜、淫,口的惡行--妄語、兩舌之類,意--內心的惡行,種種惡行都是依瞋心而起,所以說瞋心為惡行之所依。這個地方說「住不安隱」,其實這個「隱」字,古代就是個「穩」字,這兩個字是通用的,「不安隱」就是「不安穩」。如果有了瞋心,就安住在不安穩當中。什麼叫「不安隱」呢?「謂損害他,自住苦故。」有了瞋心,要去害人;要害人,說他的壞話,也是的;怎麼樣的破壞他,也是的;用種種方法,甚至要他的命,都是的。要去損害別人的時候,自己快樂嗎?「自住苦故」,實際上,自他均苦,要去害人,自己也是在苦惱當中。

我們舉個例子來講,現在非法的事情很多,有人開車撞人,或者要人的錢,砍了幾刀就跑掉的。這些人,你說他歡喜不歡喜?快樂不快樂?有的人苦得說不出來。怎麼呢?政府要抓他,那他就要逃,東躲西躲,晚上睡覺都睡不好。那裡還能睡覺啊,睡不住了,怕啊!等到把他捉住了以後,才能安安心心睡覺了。所以,不要以為害人是好的、快活的,害了別人,自己更加苦,愈是害人害得厲害的話,自己愈是苦惱。這叫做「住不安隱」,損害別人,自己住在苦惱的當中。

所以依佛法來講,瞋心叫自他俱苦、自惱惱他。去害人、惱亂別人,自己也苦惱,決定不會說這樣子自己就快活了、享福了,好了、舒服了,沒有這回事。不要說別的,對付某個人,害過他以後,自己心裡上始終有一種心,恐怕他將來要報復。我對付他,恐怕他要對付我,心裡始終就有這麼一種怕的心在那裡面,一定的道理。這個瞋心是極嚴重的一種惡行,弄到自他俱苦。像我們這個世界,共產黨主張鬥爭,就是根本提倡瞋恨,弄得只有苦惱。你被他害得苦惱,他自己就快活嗎?永久都在苦。所以,像中國儒家講仁,佛教講慈悲,這種善心、不瞋才能夠對治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