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廣五蘊論講記-(10)害

(10)害

云何害?謂於眾生損惱為性,是瞋之分。損惱者,謂加鞭杖等。即此所依為業。

這個「害」,和上面的「惱」表面看起來差不多。「惱」表現在語言方面的多,罵、吵、暴躁之類的;「害」嚴重一點,要損害眾生,使對方苦惱,這是屬於一種瞋心。上面講到一個「不害」心所,非暴力的,叫不害;那麼這個「害」就是一種暴力。暴力,用手也好,用刀、用槍,用什麼也好,都是採取一種損害眾生的行動,所以叫損惱。「損惱者,謂加鞭杖等。」古代沒有槍、炸彈,用鞭、杖打人,這一類的,拿現在來講就是一種暴力,都是從「害」來的。「即此所依為業」,這個「加鞭杖等」,就是依害心而起的作用。

這十個,不是根本煩惱,在我們的煩惱當中,佛法的名字叫小隨煩惱。這十個,有了其中一個,差不多就沒有第二個,是各別起行的。在我們欲界這個世界來講,普通壞的就是這個小隨煩惱,可是卻說是「小」的。因為佛法的觀念是這樣,真正嚴重的,都是很潛伏的,看起來好像很微細的,但卻是一種根本的;表現出來很大很大的,反而是枝末的。所以,這樣子就知道,其實普通犯罪做惡的,就是這許多叫「小隨煩惱」的。不要說小隨煩惱好像是小的,就以為沒有什麼關係,那就錯了,做種種壞事情,犯很多重罪的,差不多都是這些小煩惱。所以,修行要斷煩惱、要離煩惱,就先要離這種小煩惱,千萬不要看它叫小隨煩惱,是「小」的,好像很輕微的,不是的,傷害起來很嚴重,發生的問題更大更大。當然,我們一個人的事情還小,如果是慢慢的發展成團體對團體、國家對國家的時候,很多不得了的慘絕人寰的事情,都是這些心所產生出來的。

我們不要輕視小隨煩惱,以為「小」字就沒有什麼不安心,其實這是最裡面最裡面的。我們中國人向來有一句笑話:「閻王好見,小鬼難當。」換一句話,比方說政府的話,真正上面的大官、總統,很好辦;愈到下面愈下層愈小的,其實問題是最嚴重的,這是一樣的道理。我們欲界世界眾生這許多煩惱,色界天差不多都不太有的。不過,色界眾生仍然是生死眾生,還是有煩惱的,這許多煩惱就是根本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