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廣五蘊論講記-1、得

1、得

云何得?謂若獲、若成就。此復三種,謂種子成就、自在成就、現起成就,如其所應。

「得」,我們普通或者叫做「獲」,獲就是得到的意思。「得」也好,「獲」也好,「成就」也好,差不多。比方說錢,我做生意的,今天賺到了,就得到了。當時得到,叫「得」。得到了以後,這個錢一直是我的,這在佛法的名字就叫「成就」,其實還是「得」,不過這個得叫做「成就」。所以,最初得到的創得叫做「得」,得到了以後,一直得到在那個地方,這叫「成就」。舉個例子來說,比方有個人送你一筆錢,真正交給你的時候,你「得」到了這一個錢。你得到了,放在口袋裡也好,放在銀行裡也好,永久是你的了,你永久是得到了,這就叫「成就」了。

為什麼要講這許多呢?本來這種「得」、「成就」,都是從修行的意義來講的,例如修定得到了什麼定、成就了什麼定了。講煩惱也好,講修行成就也好,都是和修行有關係的。

「成就」和「得」稍稍有點不同,但真正意義是相同的。比方像打拳,打出功夫來了,有功夫了,「得」到了。得到了以後,你還一直在打嗎?沒有打。沒有打,還是得到,功夫一天到晚都在的,要使出來就使出來,這叫「成就」。像我們記得了,什麼事情是什麼什麼樣,記住了。記住了以後,做其他事情的時候,根本沒有想起來,可是一直是這麼樣的,還是記住,還是記得的。做什麼事要用到的時候,一想就想起來,這就「成就」了。

那麼,這個「得」、「成就」是什麼呢?說一切有部講,這個「得」是個東西。比方說我們造個善業、造個惡業,這個行為剎那就過去了,可是這個善、惡業都還在。我造的,我有這個善業、我有這個惡業。怎麼說是我的呢?因為我好像得到了它,好像有個「得」去得到那個東西。說一切有部把「得」看成一種實在的東西,不過,大乘佛法裡並不是這樣講。「得」,是依你得到這個法來安立的,但是,依它就是它嗎?不相同。等於我說「記得了」,記得,但是我現在並沒有想它;沒有想它,我還是記得。如同我得到了一筆錢,這錢是我的,說不定我都忘了丟在抽屜裡,都忘了很久了,但是還是我的,還是得到了。所以說,得到了和拿在手裡是不同的,它可以不現前,但還是我的。所以我們造了業以後,得到了這個業,成就了這個業,雖然我們看也看不到,這個善、惡業還是你的,成就了。

講定也是這個樣子,修行修到了,得到了定了,等於打拳的打出了功夫一樣,得到了。得到了,然後出定起來做事。那個時候的心,雖然稍稍不同一點,不過當然不是定心,還是同普通的心,還是做事管做事,講話歸講話。要入定了,心一靜,定就馬上現前。這是修得頂好頂好的,超作意位,這起初可不容易。很多人就是得到了以後,坐下去都還要經過一個時間定才現前,但是總是得到了、成就了。慢慢慢慢熟練之後,熟到一坐下去,定就馬上現起了。

「得」,就是依我們人能夠得到定的關係而建立的,並不是另有一個東西。所以,也不能夠離這一個法,但也不就是這個法。

「此復三種」,有三類,一類叫「種子成就」,一類叫「自在成就」,一類叫「現起成就」。「如其所應」,照著它不同的內容,應該怎麼講就怎麼講。什麼叫「種子成就」呢?唯識宗講種子的,比方說學佛的人發心往後一直一直向解脫用功,來達到解脫的階段,這就是解脫的善根成就了。已經解脫了嗎?還沒有解脫,是解脫的根成就了,這是「種子成就」。比方我們講記憶,記得了,其實也就是種子成就。我看了,留下一個印象,我們現在人講腦筋,佛法是講在阿賴耶識裡面,它這個潛在的能力保存在那裡,這就叫「種子成就」。

什麼叫做「自在成就」呢?佛法裡講轉輪聖王,要做轉輪聖王的時候,他的功德真正有做轉輪聖王的資格,他七寶成就。有七種寶,象寶、馬寶、主兵臣寶、女寶、主藏寶、珠寶,頂好的還有輪寶,這叫「自在成就」。他功力到了,自然而然會得到。比方修定的,定的力量得到了,能夠發神通,成就通了,這叫「自在成就」。

什麼叫「現起成就」?現在得到,當時現起,這一種叫做「現起成就」。說個譬喻,照我們中國的古老方法,比方生下一個男孩子,他一生下來的時候,他的家裡的家產已經是他的了,他有繼承權了,這些將來就是他的。可是他怎麼曉得?小孩他只曉得吃奶,哭還不太會哭,什麼話也不會講,眼睛還不會睜開來。可是,他已經「得」到了。等到慢慢長大了,父親真正的把家產交給他了,那這個是「現起」了,屬於他了。其實,並不是現在才屬於他,實際上早就是他的了,從前等於是「種子成就」一樣,現在是「現起成就」,現在得到了。

這種,講了好像沒有什麼意義,其實假使要講得定、修定這種事,就會講到這許多問題。所以,有「未來得」、「現在得」、「過去得」。得到了以後,過去了,過去還是得到。還沒有來,已經得到。現在,現在得到。這許多特別名字,不曉得的,問講這些得、不得的做什麼?假使真正研究佛法,要講到定、業之類的,才知道有這許多問題。要瞭解這許多,才講得通,否則這佛學理論通不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