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hch's blog

北京《印順法師佛學著作全集》簡體版出版座談會——大陸教界及學界對印順法師佛學思想之看法

北京《印順法師佛學著作全集》簡體版出版座談會

                                 ——大陸教界及學界對印順法師佛學思想之看法

                                            摘自2010年1月,《福嚴會訊》25期

 

2009年11月6日,在北京中國人民大學舉辦一場《印順法師佛學著作全集》簡體版出版座談會。這不僅是兩岸佛教歷史性的一刻,從推廣印順導師思想來說,更是一個別具意義的日子。印順導師全套的佛學著作,由大陸頗具權威的中華書局,歷經四年的籌劃、校對、製版等工作,終於在11月6日正式宣布出版。

轉載宣方教授大作〈批印諸文學術失範和學風問題舉隅〉

轉載《弘誓雙月刊第145期》宣方教授大作〈批印諸文學術失範和學風問題舉隅

 

 批印諸文學術失範和學風問題舉隅

 宣方(中國人民大學宗教學系副教授)

 

  2016年10月29~30日,第二屆佛教義學研討會暨印順法師佛學思想研討會在無錫召開。會議的宗旨,據主辦方發佈的新聞通稿,旨在「紀念印順法師為中國佛教所做的貢獻,緬懷佛門先賢深入經藏、闡揚佛法的豐功,同時也對法師的人間佛教思想予以探討、反思和抉擇,並對新時代佛教的發展建言獻策,期許新時代佛教護國佑民,造福世界。」1乍一聽十分正面。

印順文教基金會推廣教育中心通啓

印順文教基金會推廣教育中心通啓

 

去年十月底,江蘇無錫惠山寺舉辦為期兩天的「佛教義學研討會」,會議主題是「印順法師佛學思想:反思與探討」。主辦單位(「佛教義學研究會」)發出的邀請函表示:「印順法師是現代最著名的僧人學者,著述浩繁影響深遠,在兩岸佛教學術界、思想界堪稱泰斗,共尊為導師;在印順法師誕生110周年的紀念年,為了推動其思想的深入探討,以及現代佛教義學研究的全面開展,所以舉辦此研討會。」

雖然邀請函寫稱「推動對印順法師思想的深入探討」但大多論文則是質疑、批判乃至否定印順導師思想。主辦單位所宣稱的「反思」幾乎變質為「反對」,表面上雖推崇「導師」,但論文中則暗指他老人家是「邪師」,乃至研討會主其事者的論文結語,更直指導師是大乘佛教的「失道者」、「壞道者」。

由於此次研討會預設立場的「反思與探討」,其論文內容大多是引用導師片段文字曲意解讀,實難理性彼此討論。且因當時印順文教基金會同仁及福嚴佛學院師生正全力為九年未修訂的「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光碟進行Ver5.0版大工程的總校對、引用大正藏之超連結,以及《大智度論講義》「經論對讀」超連結等作業,法務及教務忙得不可開交(此Ver5.0版光碟才剛剛於上週的5月21日完成,正式發行),無暇細讀其論文一一回應。

本中心很榮幸敬邀慈濟大學林建德教授主持我們中心「法海涓滴」佛法討論版

本中心很榮幸邀請佛教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2007年8月~迄今)林建德教授主持我們中心「法海涓滴」佛法討論版。林教授於台大哲學系取得博士學位,探索東方哲學暨宗教近二十年,主要研究方向為佛教思想,並旁及道儒二家、西方哲學,尤其推崇印順長老佛學著述。近來亦關注東方暨佛教思想對現今哲學探討的可能啟發,特別是心靈暨意識問題。現已發表中英論文數十篇,並著有《道與空性:老子與龍樹的哲學對話》一書。歡迎諸位法友進站瀏覽、分享心得、參與討論。

勝解正見(空性)與佛法的宗教生命

【印順導師圓寂十週年文稿】

勝解正見(空性)與佛法的宗教生命

文/呂勝強

一、引言

從宗出教話蘭若(妙雲蘭若建寺五十週年邀稿)

從宗出教話蘭若(妙雲蘭若建寺五十週年邀稿)

                                                     呂勝強

今年五月底,宏印法師晉任慧日講堂住持之前,在一次的電話中告訴我,他雖然忙碌仍抽空為「妙雲蘭若建寺五十週年」寫了一篇短文,同時也鼓勵我寫一篇。想到蘭若,心中浮現的盡是導師的恩澤,確實應該試著寫一點感想,除了感恩導師之外,也一併要向妙雲蘭若的諸位法師們致上真誠的敬意與謝意。

教育:

略談人間佛教「人菩薩行者」的修學目標

                                                       

一、引言                                           

2004年5月,我經由劉有容博士的翻譯,在新州「同淨蘭若」利用八週的時間,分七次向(當時正在自修中文的)菩提長老比丘報告印順導師《空之探究》前二章(阿含與部派的空)的大義,其間曾討論到「人間佛教」的課題,他認為(人間佛教)這個「名稱」似乎顯得「世俗化而不能凸顯佛法之真精神」。長老的看法確實反映了當今教界的一些實況;印順導師早於1940年代,即省察到「民國初年的中國佛教」早已受困於「圓融」、「方便」、「真常」、「唯心」、「他力」、「頓證」之偏頗風潮;餘風影響所及,現今台灣佛教所提倡的「人間佛教」,導師也認為仍有「庸俗、圓融、方便、天化」之氣息,不盡契合佛法之如實義。因此,他特別在「人間佛教」之前冠上「契理契機」並予以定義解說。

二、導師所闡揚的「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就是「人菩薩行」,它有幾項基本的信念(以下偏重「契理」方面來說):

印順導師圓寂七週年,摘錄福嚴精舍2006年主編《印順導師永懷集》專文

追思導師——孤峰獨拔之寂寞(2005年6月4日導師圓寂專文)

追思導師——孤峰獨拔之寂寞

印公導師圓寂了,一切的褒貶對於他老人家是不增不減的,如今長留心底的是無盡的懷念、感恩與追踵而「望塵莫及」的巍巍宗風!

該寫些什麼呢?宿植德本的偉大——「最難得的平凡」,是仰止導師的一個面向。但是,真正的平凡必有其不平凡處,在這裡我想就個人膚淺的認識,略為敬述導師的另一個面向——孤峰獨拔(不平凡)的寂寞,以表達對他老人家無限的追思與懷念。

導師七百多萬字的著作中,他老人家的習慣用語,常常是「相對客觀」的含蓄,少有「絕對主觀」的表示,尤其是有關歷史人物的臧否,不過,對於「龍樹菩薩」及「太虛大師」則是例外。他在《空之探究》(p.201)說:「印度佛教史上,龍樹可說是釋尊以下的第一人」;而稱誦太虛大師的三特德(摘自《華雨香雲》p.277 ~ p.281〈向近代的佛教大師學習〉乙文)為:(一)對於救僧護教,有著永不失望的悲心,這種偉大精神,在近代的中國佛教中,實是絕無僅有的一人!(二)對人事,對教義,有著無限的寬容,那種兼容並蓄的汪洋大度,除了大師,我從未曾見過。(三)對佛教有著遠見與深見,啟示每一現代的佛弟子,走向發揚佛教的正道。這無疑是近代佛教史上唯一的光輝!以上,可以看出導師對於兩位大師的崇敬與讚嘆!導師晚年即再次重申:「我與大師是有些不同的:一、大師太偉大了!「大師是峰巒萬狀,而我只能孤峰獨拔」。(《華雨集第五冊》p.101)

    這裡就從導師的「孤峰獨拔」談起!早在民國三十三年,導師為了《印度之佛教》,曾寫過一篇不願發表的文章(〈無諍之辨〉)寄呈大師。文中就說到:「大師是峰巒萬狀,我只能孤峰獨拔。其實,這也是峰巒萬狀中的一峰呢」?(《華雨香雲》p.339)。個人以為「峰巒萬狀中的一峰」意指:導師乃是虛大師之門生,而且導師倡立「人間佛教」及「大乘三系」的確受到大師「人生佛教」及「大乘三宗」的啟發。而「孤峰獨拔」則凸顯出導師在「經論依據」虛大師認為末法時期,應該修依人乘而趣大乘行,導師評析認為這項主張並沒有經說的依據)、「判教」導師認為虛大師的思想,核心是中國佛教傳統的臺、賢、禪、淨的思想,依印度佛教思想史來看,是屬於「後期大乘」的,在這思想下,真正的大乘精神,如彌勒的「不修(深)禪定,不斷(盡)煩惱」,從廣修利他的菩薩行中去成佛的法門是不可能發揚的)及「歷史觀」在佛教歷史上,「真常唯心論」是遲一些的;大師以此為大乘根本,所以說早於龍樹、無著,導師的看法與之不同。)三方面與虛大師有不同的見解(參見《華雨集第四冊》p.44 ~ p.46 及《華雨集第五冊》p.102),另含攝了導師環顧教界幾無知音的創見(例如「以佛法研究佛法」的方法論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同時也透露了他的「孤獨寂寞」。

    「自古聖賢皆寂寞」,走在時代的前端,引領著時代潮流的先覺者莫不如此,導師不也自述其「孤獨」!在《印度之佛教》自序中出現與作者對話的「張力群」(導師俗家姓名「張鹿芹」之諧音)其人,六十年後導師自己的回憶告白竟然是「知音無一人」的自己(參見《印順導師紀綠片文稿》p.276)。其實,在民國時代,即使「學德兼備」、「睥睨教界」之虛大師亦不甚了解導師之宗趣所在,如導師在《法海微波》(p.5)自序中表示:「由於請虛大師為《印度之佛教》題簽、寫序而衍生「印度佛教史」的見解問題,以及《唯識學探源》將出版前請大師審核以致造成該書書名與作者之原意不合等困擾,自此之後再也沒有請人寫序。」師長及同學之不能了解他,也因此導師要自己說是「孤峰獨拔」了!

近一、二十多年來,由於導師思想對於佛教及學界之影響日深,自然會引起討論,其中也有人評析導師思想之源流及其與時代思潮之相奪相容情況,可惜後輩學者們之看法不免還是與導師之原意有所出入,這也勞煩他老人家在其最後的著作《永光集》(p.239~269)裡特別寫了一篇文章(〈為自己說幾句話〉)來加以澄清。

總此,有關導師思想之本意以及人事之種種,導師確確是「孤獨寂寞」,因此導師在〈遊心法海六十年〉之結語也就寫下:我有點孤獨:從修學佛法以來,除與法尊法師及演培、妙欽等,有些共同修學之樂。但對我修學佛法的本意,能知道而同願同行的,非常難得!(《華雨集第五冊》p.60)

導師修學佛法的本意,能知道而同願同行的,確是非常難得,可惜妙欽法師去世的早,他是導師「所不能忘懷的一人」,導師在《華雨集第五冊》p.184 ~ p.185之悼念文中說「他的臨終遺言:服膺太虛大師所開示的常道,學菩薩發心,願再生人間。從妙欽與我相見以來,誓求正法的原則與精神,始終如一,堅定不移,在這茫茫教海,能有幾人!在佛法的探求上,妙欽是有思想的,與我的思想傾向相近。… 這不只我失去了佛法中的同願,對中華佛教來說,也是一嚴重的損失!」從這段引文可以看出導師之謙沖,竟不提妙欽法師親近自己之因緣(作者按:妙欽法師在《中道之行》p.47臨終前遺言之原文為:「但我自親近太虛大師、印順導師及自修學佛法數十年之志願,認為如此行法甚善!」)而在認識導師的深厚學養並堅信導師的崇高人格方面(並非同願同行者),與他同輩的「道安法師」(前中國佛教會理事長、台北松山寺住持),則是難得的知音,如導師在《法海微波》(p.7)自序所說:讀道安老法師「日記」,才發現台灣長老中,道老是我唯一知己。

    以上敬述導師累劫功深的「不平凡」,我們固然學不來,但是導師「忠於佛法」的「自甘於平凡」及「為佛教、為眾生」之菩提大願(如《華雨集第五冊》p.200:為佛法想,為眾生想,寶藏不應終棄,明珠寧可永裹!佛法無涯底,惟勤勇以赴之!將見剖微塵出大千經,為眾生之望也!)我們或可隨力盡心學習,若此,導師他老人家雖然圓寂了,而其法身精神常在。此外,我們熱切的盼望導師的「乘願再來」人間,為人間之導師,引領大家走向成佛的大道!

 

(轉載自2005年7月印順導師示寂紀念專輯《弘誓雙月刊》75期)

全文網址:

http://www.hongshi.org.tw/writings.aspx?code=742A02B9FD049BDF2D7FC411C73C556B

Pages

Subscribe to RSS - lushch'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