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第五項 佛本起經

第五項 佛本起經

『佛本起經』,是與『六度集經』一樣,出於部派佛教,而為「大乘佛法」的前奏,所以也附在這裡來說。『大智度論』說:

「廣經者,名摩訶衍,所謂般若波羅蜜經,六波羅蜜經,華手經,法華經,佛本起因緣經……」。

「本起經,斷一切眾生疑經,華手經,法華經,……六波羅蜜經,摩訶般若波羅蜜經,……皆名摩訶衍」(1)

『智度論』所列舉的大乘經,『六波羅蜜經』以外,提到了『本起經』或『佛本起因緣經』。「本起」是阿波陀那──譬喻;「因緣」是nidāna的義譯。「本起」與「因緣」,本來是十二分教的二分,但在北方,「本起」(譬喻)與「因緣」,相互關涉,可以通稱,所以『大智度論』,就稱之為『佛本起因緣經』。這裡所說的「佛本起因緣」,是佛的「本起因緣」,也就是佛傳,但只是佛傳的一部分。屬於佛傳的,漢譯有很多不同的本子,如:【圖片

『修行本起經』           二卷  漢竺大力共康孟詳譯
『太子瑞應本起經』         二卷  吳支謙譯
『異出菩薩本起經』         一卷  晉聶道真譯
『中本起經』            二卷  漢曇果共康孟詳譯
『過去現在因果經』         四卷  劉宋求那跋陀羅譯
『佛說普曜經』           八卷  晉竺法護譯
『方廣大莊嚴經』          一二卷 唐地婆訶羅譯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   前九卷 唐義淨譯
『眾許摩訶帝經』          一三卷 趙宋法賢譯
『佛本行集經』           六〇卷 隋闍那崛多譯

這些佛傳,前四部都稱為「本起」。此外,還有說出世部Lokottaravādin的梵本『大事』Mahāvastu-avadāna,與銅鍱部Tāmraśāṭīya『小部』的『因緣談』Nidānakathā。據『佛本行集經』末說:「當何名此經?答曰:摩訶僧祇師名為大事;薩婆多師名此經為大莊嚴;迦葉維師名為佛往因緣;曇無德師名為釋迦牟尼佛本行;尼沙塞師名為毘尼藏根本」(2)。尼沙塞Mahīśāsaka──化地部的佛傳,是名為『毘尼藏根本』的;「根本」是依處,也有「因緣」的意義。梵本「大事」開端說:「(佛教)中國聖大眾部中,說出世部所誦毘尼大事」。大眾部Mahāsāṃghika中說出世部的佛傳,名為『大事』,與『佛本行集經』所說相合。『毘尼大事』,與化地部的『毘尼藏根本』,都說明了佛傳與「毘尼」vinaya──「律藏」的關係;佛傳是依「律藏」所說,補充而單獨編集出來的。有關釋尊成佛、度眾出家的事跡,「律藏」中說到的有二處:一、《銅鍱律》的〈大品‧大犍度〉,《五分律》的「受戒法」,《四分律》的「受戒犍度」,從如來(或從種族、誕生、出家、修行)成佛說起,到度舍利弗Śāriputra等出家止,為成立「十眾受具」制的因緣(3)。二、《銅鍱律》的〈小品‧破僧犍度〉,《四分律》與《五分律》的「破僧違諫戒」,說到釋尊回迦毘羅Kapilavastu,度釋種提婆達多Devadatta等出家,這是「破僧」的因緣(4)。敘述釋尊的成佛、度眾出家,是為了說明成立僧伽,或破壞僧伽的因緣,所以稱為「因緣」、「本起」的佛傳,都只說到化度舍利弗等,或化度釋種就結束了。依據這一點去考察,如一、『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的前九卷,與『眾許摩訶帝經』,是同本異譯。這是根本說一切有部Mūlasarvāstivādin的佛傳,敘述到化度釋種為止(接著就說破僧)。依『佛本行集經』說:薩婆多Sarvāstivādin──說一切有部的佛傳,是名為『大莊嚴』的。『佛說普曜經』與『方廣大莊嚴經』,是同本異譯,雖已大乘化了,但所敘佛傳,直從菩薩在兜率天「四事觀察」說起,到化度釋種為止,與根本說一切有部的佛傳,還是一致的。『中本起經』(約西元二〇〇──二二〇年譯)上卷,從定光佛(然燈Dīpaṃkara)授記起,回迦毘羅度釋種止;五比丘中有十力迦葉Daśabalakāśyapa,與《十誦律》相同,這是說一切有部初期的佛傳。二、『過去現在因果經』(西元四五〇頃譯),從然燈佛授記起,到度舍利弗、目犍連Mahāmaudgalyāyana、大迦葉Mahākāśyapa止。又『異出菩薩本起經』(西元三〇〇頃譯),『太子瑞應本起經』,也從然燈佛授記說起,到化三迦葉止。《五分律》說:「如瑞應本起中說」(5);現存的『太子瑞應本起經』,可能是化地部的佛傳。『佛本行集經』說:「迦葉維師名為佛往因緣」與『過去(現在)因果經』,也可能是同名異譯。這幾部佛傳,都說到度舍利弗等而止。在律藏中,接著就是成立「十眾受具」,所以這幾部都是成立僧制的因緣。淵源於「律藏」的佛傳,本只是建僧因緣,破僧因緣,但佛傳當然也可以作為其他的因緣。如竺大力與康孟詳共譯的『修行本起經』,從然燈佛授記起,到化二賈客止,這可說是「轉法輪」的因緣。銅鍱部『小部』的『本生』前,有『因緣談』:從然燈佛授記,到菩薩天壽將盡,為「遠因緣」。從兜率降生到成佛,為「次遠因緣」。從七七日受用法樂,到祇園精舍Jetavanânāthapiṇḍadasyârāma的建立,是「近因緣」:這是說『本生』的因緣(6)。如『中本起經』,下注「次名四部僧始起」。全部說到三月食馬麥而止;依「律藏」,這是「制戒」的因緣。如『佛本行集經』,當然是屬於法藏部Dharmaguptaka的佛傳,但成立比較遲,受到說一切有部的影響,也以化度釋種為止,與《四分律》的古說不合。『大事』也分為三編:初從然燈佛授記,到護明Jyotipāla菩薩受記;次從生兜率天,到菩提樹下成佛;後從初轉法輪,到化度諸比丘止(7),與『佛本行集經』相近。總之,現存的佛傳,稱為「大事」、「因緣」(本起)、「本行」、「大莊嚴」,都只說到初期化度諸比丘的事跡;這是為了說明建僧、破僧、說法、制戒、說本生的因緣而敘述出來的。

淵源於「律藏」的各部佛傳──『本起經』,可說繼承了『長阿含經』的意趣,極力宣揚釋尊的崇高偉大,傳有太多的「甚希有法」。如從右脇出生;生下來向四方各行七步,宣說「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都表顯了釋尊超越常人的特性。姑不論這些引起一般信仰的部分,就是修行上,也有了原始佛教──「經」、「律」、(「論」)藏所沒有的新內容,如『修行本起經』(8)說:

「便逮清淨不起法忍」。

「於九十一劫,修道德,學佛意,行六度無極。……累劫勤苦,通十地行,在一生補處」 。

「廓然大悟,得無上正真道,為最正覺。得佛十八法,有十神力,四無所畏」。

「不起法忍」,是無生法忍。「學佛意」,是發菩提心。「六度」是菩薩修行的法門;「十地」是菩薩修學的歷程。「一生補處」,是生在兜率天,再一生就要成佛了。「佛十八法」,是十八佛不共法。這些,都是「三藏」所沒有的新內容。『太子瑞應本起經』,『過去現在因果經』(缺「佛十八法」),都是這樣說的。在『佛本行集經』,『佛說普曜經』,『方廣大莊嚴經』中,說到菩薩在兜率天上,為天子們說「百八法明門」,依『方廣大莊嚴經』卷一(大正三‧五四四中──五四五上)所說,列舉如下:【圖片

信‧淨心‧喜‧愛樂
身戒‧語戒‧意戒
念佛‧念法‧念僧‧念施‧念戒‧念天
慈‧悲‧喜‧捨
無常‧苦‧無我‧寂滅
慚‧愧‧諦‧實
法行‧三歸‧知所作‧解所作
自知‧知眾生‧知法‧知時

破壞憍慢‧無障礙心‧不恨‧勝解
不淨觀‧不瞋‧無癡
求法‧樂法‧多聞‧方便
遍知名色‧拔除因見‧斷貪瞋
妙巧‧界性平等‧不取‧無生忍
[四]念住‧[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
菩提心‧大意樂‧增上意樂‧方便正行
六波羅蜜‧方便善巧‧四攝事
成熟眾生‧受持正法
福德資糧‧智慧資糧‧奢摩他‧毘缽舍那
無礙解‧抉擇‧陀羅尼‧辯才
順法忍‧無生法忍‧不退轉地‧諸地增進‧灌頂

上來列舉的,意義都很明白。只有「妙巧」等四句,意思是:「妙巧」是蘊善巧,遍知苦;「界性平等」,是斷一切集;「不取」,是六處不取著,修行正道;「無生忍」是證入寂滅:這四句是約四諦(也是蘊、界、處、滅)說的。「諸地增進」,別譯作「從一地至一地」,就是「十地」。在這百八法門中,「菩提心」以前,是共三乘法;以下是獨菩薩法。百八法門中,說到了「菩提心」、「六波羅蜜」、「方便善巧」、「無生法忍」、「陀羅尼」、「諸地」、「灌頂」;『大事』說到了「十地」。這些大乘重要的內容,都出現於佛傳中,無怪乎『大智度論』要以『佛本起經』為大乘經了!比較的說,說一切有部與銅鍱部的佛傳,雖極力表彰佛的偉大,但還少些大乘的氣息。然說一切有部說四波羅蜜(9),銅鍱部說十波羅蜜圓滿而成佛(10),波羅蜜的項目,部派間雖多少不同,而波羅蜜為成佛的因行,已成為一切部派共同的信仰。

『佛本起因緣』──佛傳,是依於「律藏」,經補充而集成的。『六度集』與『佛本起』,成為部派佛教到大乘佛教的中介。這是部派佛教所集出,卻含有新的內容。在『佛本起』中,釋尊過去世,為然燈佛所授記,當來成釋迦牟尼佛Śākyamuni。這是各部「律藏」所沒有的,《四分律》卻例外(11)。說一切有部,也有然燈佛授記的傳說(是一切部派所公認的),卻沒有編入「三藏」,如『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一八三(大正二七‧九一六中)說:

「然燈佛本事,當云何通?……答:此不必須通,所以者何?此非素怛纜、毘奈耶、阿毘達磨所說,但是傳說;諸傳所說,或然不然」。

然燈佛授記,是傳說(屬於「雜藏」),是不必盡然的。與說一切有部有關的佛傳,如『眾許摩訶帝經』、『佛說普曜經』等,也就沒有編入然燈佛授記的事。然在大眾部,分別說系Vibhajyavādin中,然燈佛授記,對於釋尊的歷劫修行,是一關鍵性大事。因為確認然燈佛授記時,菩薩「得無生法忍」,然後「菩薩為欲饒益有情,願生惡趣、隨意能往」(12);大菩薩的神通示現,普度眾生,都有了理論的根據。菩薩的種種本生,分別前後,才有發心、修行,不退轉(得無生忍)、菩薩最後身的行位安立;有「從一地至一地」的「十地」說的成立(13)。如「陀羅尼」,『大智度論』說:「聲聞法中何以無是陀羅尼名,但大乘(法)中有」(14)?可見聲聞三藏,是沒有陀羅尼的,可說陀羅尼是獨菩薩法。然『智度論』又說:「阿毘曇法,陀羅尼義如是」(15)。可見部派佛教中,也有說陀羅尼的,並且以阿毘曇的法門分別,分別陀羅尼。屬於法藏部的『佛本行集經』,的確已說到陀羅尼了。佛傳,可能經過再補充,但這是部派佛教,主要是大眾部與分別說部的新內容,引發了「大乘佛法」的開展。

註解:

[註 73.001]『大智度論』卷三三(大正二五‧三〇八上)。又卷四六(大正二五‧三九四中)。

[註 73.002]『佛本行集經』卷六〇(大正三‧九三二上)。

[註 73.003]《銅鍱律‧大品》(南傳三‧一──七九)。『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一五‧一六(大正二二‧一〇一上──一一〇下)。《四分律》卷三一──三三(大正二二‧七七九上──七九九中)。

[註 73.004]《銅鍱律‧小品》(南傳四‧二七八──二八三)。《四分律》卷四(大正二二‧五九〇中──五九一下)。

『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三(大正二二‧一六下──一七中)。

[註 73.005]『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一五(大正二二‧一〇二下)。

[註 73.006]『小部』『本生』(南傳二八‧一──二〇四)。

[註 73.007]『望月佛教大辭典』所述(四七五一中──四七五二中)。

[註 73.008]『修行本起經』卷上(大正三‧四六二中四六三上)。又卷下(大正三‧四七一下──四七二上)。

[註 73.009]y『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一七八(大正二七‧八九二上)。

[註 73.010]『小部』『本生』(南傳二八‧九五──一〇〇)。

[註 73.011]《四分律》卷三一(大正二二‧七八二上──七八五下)。

[註 73.012]『異部宗輪論』(大正四九‧一五下)。

[註 73.013]『普曜經』卷一(大正三‧四八七下),譯作「從住至住法門,至阿惟顏」(灌頂),所說與「十住」說相合。

[註 73.014]『大智度論』卷二八(大正二五‧二六九中)。

[註 73.015]『大智度論』卷五(大正二五‧九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