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光集-第四節 三藏與四藏

第四節 三藏與四藏

三藏是經、律、論藏;四藏是在三藏之外加一雜藏(Kṣudrakapiṭaka)。說一切有部(Sarvāstivādin)的結集傳說,只有三藏;立雜藏的,現有文獻可知的,是大眾部(Mahāsāṃghika)、化地部(Mahīśāsaka)、法藏部(Dharmaguptaka)(1)。Lamotte以為《智論》所說的只是大乘和說一切有部,所以廣論「說一切有部之雜藏」(2),這又是錯誤的。

《智論》卷二說到王舍城(Rājagṛha)結集,只言「三法藏」(3),卷四九則說:「四藏,所謂阿含、阿毘曇、毘尼、雜藏。」(大正二五‧四一二上)卷一一也說「以四種法藏教人。」(大正二五‧一四三下)這四藏說,不是說一切有部的。

從其他部派的雜藏──南傳赤銅鍱部(Tāmraśāṭīya)名為「小部」(Khuddakanikāya)──內容來看,說一切有部也是有的,但分為二類:一、法義偈頌類;二、傳說故事類。但是對這些,說一切有部是持保留態度,而不與三藏等量齊觀的。

一、法義偈頌類:如有部傳本的《雜阿含經》卷四九(大正二‧三六二下)說:

「優陀那(即「法句」),波羅延那,見真諦,諸上座所說,比丘尼所說偈,尸路偈,義品,牟尼偈修多羅。」(「修多羅」是通稱。)

又如《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藥事》卷三,說到「嗢拕南頌(Udānagāthā),諸上座頌(Sthaviragāthā),世羅尼頌(Śailagāthā),牟尼之頌(Munigāthā),眾義經(Arthavargīya)等」五部(大正二四‧一一中)。可見在漢譯有部系原始教典之中,已說到三藏以外的偈頌(4)

偈頌,每為文句所限,又多象徵、感興的成分,依說一切有部,是不能憑偈頌為法義準量的,所以被判為「有餘說」──不了義說。如《雜阿含經》卷三五(大正二‧二五五下二五六上)說:

「我於此有餘說,答波羅延富鄰尼迦所問。」

「我於此有餘說,答波羅延憂陀耶所問。」

《大毘婆沙論》卷七九(大正二七‧四一〇中)也說:

「諸讚佛頌,言多過實。」

但在《智論》中,卻以《義品》(Arthavargīya)明「第一義悉檀」(5),明「諸法空」(6);引《波羅延經》(Pārāyaṇa)明「法空」(7),明「甚深智慧法」(8),這顯然是以偈頌為法義準量,而與說一切有部的觀點不同。

二、傳說故事類:是十二分教中的本生(Jātaka)、譬喻(avadāna)、因緣(nidāna)。傳說中的故事,在流傳的過程中,各部派都有的,每不免有所增減,所以原則上,說一切有部是不重視的,(《十誦律》就不說本生、譬喻)。如《薩婆多毘尼毘婆沙》卷一(大正二三‧五〇九中)說:

「凡是本生、因緣,不可依也。此中說者,非是修多羅,非是毘尼,不可以定義也。」

《大毘婆沙論》卷一八三(大正二七‧九一六中)也說:

「然燈佛本事當云何通?答:此不必須通。所以者何?此非素怛纜、毘奈耶、阿毘達磨所說,但是傳說。諸傳所說,或然不然。」

本生、譬喻、因緣等傳說,是可能誤傳的,不能引用為佛法的定量,而應以三藏教說為依歸。說一切有部的這一態度,是理性的,不輕率的信賴傳說。《根本說一切有部律》雖含容了這些傳說,而《智論》卻充分引用了這些傳說,由此看出大乘通俗化的傾向,與有部態度顯然不同。

《智論》卷五提到《雜藏經》,所引偈頌,內容與南傳《小部》經集(Suttanipāta)三「大品」(Mahāvagga)的《精勤經》相當(9),這是引用其他部派的。所引用的《法句經》,也是其他部派的;如是說一切有部的,就名為《法優陀那》了。

以上是略述說一切有部中與「雜藏」相當的部分,及其對「雜藏」所抱持的態度,以明《智論》這方面與說一切有部之處理方式不相合。

至於「三藏」方面,說一切有部的「經藏」,是四部《阿含》。但漢譯的四《阿含經》,僅有《雜阿含經》與《中阿含經》,是說一切有部系的;《長阿含經》是屬於法藏部的,《增一阿含經》屬於大眾部末派。《智論》所引用的經,多依說一切有部。

說一切有部的「論藏」與《智論》的關係,如前「阿毘曇」中所說。

        ※   ※   ※   ※

《智論》所引用的律藏,主要是說一切有部的。《智論》卷百(大正二五‧七五六下)說:

「毘尼……略說有八十部,亦有二分:一者摩偷羅國毘尼,含阿波陀那、本生,有八十部。二者罽賓國毘尼,除卻本生、阿波陀那,但取要用作十部。有八十部毘婆沙解釋。」

又卷二(大正二五‧六九下)說:

「二百五十戒,義作三部;七法,八法,比丘尼毘尼,增一,憂婆利問,雜部,善部。如是等八(應刪)十部作毘尼藏。」

Lamotte依據《智論》,認為:優婆離(Upāli)誦出的律典,「重複了八十次」誦出,「最後的定本為《八十誦律》」。到優波毱多(Upagupta)時,各部派各自改編,就是現存的各部律;說一切有部的《十誦律》,就是優波毱多改編的(10)。Lamotte長於資料的蒐集,但對律部的成立與分化,還有待斟酌。

《智論》所說的二部律,並無古傳定本與有部縮本的差別。所謂「優婆離重複了八十次誦出」,純屬想像誤解之辭。其實二部律,只是說一切有部律之分化為二:一、「八十部律」;二、《十誦律》。「部」與「誦」是相通的,如「八十部」就是「八十誦」,「十部」就是十誦。

說一切有部,是西方上座部系,從摩偷羅(Mathurā)而向北方罽賓──烏仗那(Uḍḍiyāna)、犍陀羅(Gandhāra)一帶發展而成的部派。摩偷羅傳來的《十誦律》,是有部中舊阿毘達磨師、犍陀羅所承用的。阿毘達磨的主流,迦濕彌羅系之鞞婆沙師所用的律典,也是從摩偷羅傳來的,但含攝了多少本生、譬喻、因緣,也就是稱為「八十部律」或「摩偷羅國毘尼」的《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

《根本薩婆多部律攝》卷一(大正二四‧五二五上)說:

「佛說廣釋並諸事,尼陀那及目得迦,增一乃至十六文,鄔波離尊之所問,摩納毘迦申要釋,毘尼得迦並本母。」

內容與《十誦律》大體相同。如「佛說」是「戒經」──二部「波羅提木叉」(Prātimokṣa),「廣釋」是二部「波羅提木叉分別」(Prātimokṣavibhaṅga),「諸事」是「律事」──十六或十七事與「律雜事」。這三部分,是「律藏」的主體,「尼陀那」以下,是「附隨」部分,大都是《十誦律》所有的(11)

《十誦律》與「八十部律」的先後,應該是先有《十誦律》,其後才有所謂「八十部律」的《根有律》。如《十誦律》,立七法、八法──十五法,而《根有律》就由十六事進而十七事。《破僧事》在《十誦律》中,還在「雜誦」之內,但在《根有律》中已獨立為一事,與《大莊嚴》相結合,而成為(唐義淨所譯)二十卷的大部,這是先有《十誦律》的最有力證明。

其次,《十誦律》卷六〇(大正二三‧四四九上)說結集論藏,是為了「若人五怖、五罪、五怨、五滅……」,《智論》卷二(大正二五‧六九下)亦作此說。這與《阿毘達磨法蘊足論》的〈學處品〉第一相合(12)。《法蘊足論》是六分毘曇之一,可說是早期的論典。而《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四〇所說的論藏,是「摩窒理迦」(大正二四‧四〇八中),與《順正理論》卷一(大正二九‧三三〇中)相合。《大毘婆沙論》解說「譬喻」為:「如大涅槃持律者說」(13),所說大涅槃譬喻,出於《根有律雜事》(14)。《順正理論》與《大毘婆沙論》都是晚於六分毘曇的迦濕彌羅系論典。由此可證明:較早期的是舊阿毘曇師所用的《十誦律》,晚出的「八十部律」,則為迦濕彌羅毘婆沙師所用的《根有律》。

《智論》以為從「八十部律」省略了譬喻、本生而成為《十誦律》,這是《智論》成立時代的一種傳說。如我國古代,也一向傳說《小品般若》是從《大品般若》抄出來的,而事實上卻是先有《小品》,而後有《大品》的增補。所以《智論》的說法,也只是隨順當時的傳說而已,難免與事實會有差距。

說一切有部本來不重視傳說,但流傳於北印度,久而不免將譬喻、本生融攝進去,遂成為大部的《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

《智論》論主應該是從《十誦律》系而非迦濕彌羅系的說一切有部出家的,所以不但對迦濕彌羅系統的論義作較嚴厲的責難(如前「毘曇門」之所述),而且說到結集律藏,也還是列舉《十誦律》的內容。

其實不但是《智論》論主,大凡印度出家的菩薩,如提婆(Āryadeva)、無著(Asaṅga)、世親(Vasubandhu)、陳那(Dinnāga)等大論師,也都是先從傳統部派佛教中出家,而出家是不限於出生地的。所以若因《智論》論主曾在西北印的有部出家,而推論他不是南印度出生的龍樹(Nāgārjuna),那是不夠嚴謹的。再者,如前(第二章第一──三節)所述:《智論》的立場是大乘的;從「大乘」的立場貫攝不同的聲聞法,如阿毘曇門、空門、蜫勒門,論主決不是局限於說一切有部的。

註解:

[註 8.001]《摩訶僧祇律》卷三二:「雜藏者,所謂辟支佛阿羅漢自說本行因緣,如是等比諸偈誦,是名雜藏。」(大正二二‧四九一下

《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三〇:「自餘雜說,今集為一部,名為雜藏。」(大正二二‧一九一上

《四分律》卷五四:「如是生經、本經、善因緣經、方等經、未曾有經、譬喻經、優婆提舍經、句義經、法句經、波羅延經、雜難經、聖偈經,如是集為雜藏。」(大正二二‧九六八中

[註 8.002]Lamotte〈大智度論之作者及其翻譯〉(郭忠生譯,《諦觀》六二期,頁一一九──一二一)。

[註 8.003]《大智度論》卷二:「大迦葉思維……應當結集修妒路、阿毘曇、毘尼,作三法藏。」(大正二五‧六七中)。

[註 8.004]不同部派的雜藏傳說及說一切有部三藏以外的偈頌,詳見拙作《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頁四六三──四七四)。

[註 8.005]如《大智度論》卷一(大正二五‧六〇下──六一上)引「《眾義經》中所說偈」明第一義悉檀之殊勝。

[註 8.006]《大智度論》卷一八(大正二五‧一九三中──下)。

[註 8.007]《大智度論》卷三一(大正二五‧二九五下)。

[註 8.008]《大智度論》卷三(大正二五‧八二下)。

[註 8.009]《大智度論》卷五(大正二五‧九九中──下)。《小部》經集三(《南傳》二四‧一五七──一六〇)。

[註 8.010]Lamotte〈大智度論之作者及其翻譯〉(《諦觀》六二期,頁一一五──一一六)。

[註 8.011]參看拙作《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頁四三三──四三五)。

[註 8.012]《阿毘達磨法蘊足論》卷一(大正二六‧四五三下)。

[註 8.013]《大毘婆沙論》卷一二六(大正二七‧六六〇上)。

[註 8.014]《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三五──三九(大正二四‧三八二中──四〇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