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持佛法」的真意為何?

姓名或匿稱: 
巳祟
「學法應有目標,即為什麼要學佛法。學法要有程序,即是從淺至深,層次歷然。
先說目標:發心有兩種:一、發了生死的心,此心為小乘心——出離心,發了此心,行到極點,可證羅漢果。二、發菩提心,此心為大乘心,以自利利他為目的,所謂:「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綜括佛法的宗趣,不外出離生死,廣度眾生。現在將此分成三項來說:一、淨治身心,二、弘揚正法,三、利濟有情。凡夫的身心行為是不清淨的,知見是濁染的,因有了錯謬的觀念,妄造惡業,自受苦也使他受苦。自己生死輪迴,有情界皆受無量劇苦!學佛法是從淨治身心,消除障緣做起,大則殺、盜、淫、妄絕不肯作,小則動靜語默亦不放逸。如是,則貪、瞋、癡等煩惱漸漸降伏,所表現的行為亦漸淨化了——這是學佛者第一要事。如人的行為不好,普通的人格尚未具足,怎能了生脫死呢?中國近百年來佛法衰敗的原因,是出家者誤解住持佛法的意義,不能以方便攝化信眾,使他們從淨治身心中,表現佛法的大用。如佛法而不使人淨治身心,那弘法也者,祇是形式的熱鬧而已,於佛法毫無裨益。學小乘,學大乘,都離不了淨治身心,千經萬論莫不是這樣說的。所以淨治身心,是學佛者最根本最重要的問題。如果忽視了他,學佛、出家,都是與佛無緣!我們必以此為初步目標,離此則佛法無基。」(《教制教典與教學》,pp.168-169)
所說「誤解」,是指誤以為出家應以當住持(或稱主持)為要務?而不知以學習佛法,修證佛法,化導眾生,延續佛法為任?

Comments

一、佛法宏揚本在僧

 

(一)太虛大師參禮印度靈鷲山聖跡感詩〈靈鷲山勉僧〉:佛法宏揚本在僧

《第二十編 詩存》:

〈靈鷲山勉僧〉

「覺樹枯榮幾度更,靈山寂寞倘重興!此來不用傷遲暮,佛法宏揚本在僧。」

(《太虛大師全書》,精 第32冊,p.206)

 

 

二十六日,參禮靈鷲山,訪七葉窟,浴溫泉。途次以詩勉學者(訪記;詩存

續集):

    『覺樹枯榮幾度更,靈山寂寞倘重興。此來不用傷遲暮,佛法宏揚本在僧

』!(印順導師《太虛大師年譜》,p.458)

 

(二)印順導師諄諄誠勉「僧青年」:「佛法弘揚本在僧」

 

    出家學佛,一定要求學;求學一定要有用,要有利於實行──「學以致用」唯有「學以致用」,才能向「學無止境」邁進。這是值得提出來討論的,作已經修學的,正在修學的同學們的參考。(《教制教典與教學》,pp.187 -188)

 

從佛陀的本質──正覺緣起的內容中,展為活躍無限止的生命,都表顯在僧團,因僧團的存在而存在。僧團的組織,可說是法性具體的顯現。因此,佛法的存在,並不以殿宇、塑像、經典來決定,在有無吻合佛陀本懷與法性的僧團。「佛法弘揚本在僧」的僧,不是偉大的個人,是一個推動佛教的和樂共存的自由集團(《佛在人間》,p.6)

 

二、「住持佛法」的真意:正法久住,燄續佛燈

 

(一)隨佛修行者,住持正法城。三寶真實德,無漏性清淨。化世真亦俗,佛法得長存。(《成佛之道(本頌)》)

 

「釋尊的所以「以法攝僧」,不但為了現在的出家眾,目的更遠在未來的正法久住。釋尊創覺的常道,非一般人,也非天、魔、梵——印度宗教的神所能轉的。惟其難得,愛護的心也特別關切。所以發現了出家眾的過失,就從事僧眾的組織;成立僧團的第一義,即為了住持佛法。佛法雖是探本的,簡要的,卻是完成的。在傳布中,可以引申、闡發,可以作方便的適應,卻沒有修正或補充可說。所以佛弟子的弘揚佛法,是「住持」,應特別注意佛法本質的保持。關於住持佛法,雖然在許多經中,囑付王公、宰官,囑付牛鬼、蛇神,其實除囑付阿難不要忘記而外,這正法久住的責任,釋尊是鄭重的託付在僧團中。和合僧的存在,即是正法的存在。

釋尊的所以制律,以法攝僧,有十種因緣:「一者攝僧故;二者極攝僧故;三者令僧安樂故;四者折伏無羞人故;五者有慚愧人得安隱住故;六者不信者令得信故;七者已信者增益信故;八者於現法中得漏盡故;九者未生諸漏令不生故;十者正法得久住」(《摩訶僧祇律》卷一)。這十者,是釋尊制戒律的動機與目的;而正法久住,可說是最後的目的。從正法久住的觀點說:佛弟子要有組織的集團,才能使佛法久住世間。這僧團的組合,釋尊是把他建築在律制的基礎上;嚴格的紀律,成為攝受僧眾的向心力。……。釋尊以律法攝受僧眾,把住持佛法的責任交託他。僧團為佛法久住的唯一要素,所以與佛陀、達磨,鼎立而稱為三寶。」(《佛法概論》,pp.18-21)

 

(二)太虛大師〈三寶歌〉讚僧寶、歸依僧:弘法利世,燄續佛燈明,統理大眾,住持正法城

〈三寶歌〉

 

人天長夜,宇宙黮闇,誰啟以光明?三界火宅,眾苦煎迫,誰濟以安寧?大悲大智大雄力,南無佛陀耶!昭朗萬有,衽席群生,功德莫能名!今乃知:唯此是真正歸依處;盡形壽,獻身命,信受勤奉行!二諦總持,三學增上,恢恢法界身!淨德既圓,染患斯寂,蕩蕩涅槃城!眾緣性空唯識現,南無達磨耶!理無不彰,蔽無不解,煥乎其大明!今乃知:唯此是真正歸依處;盡形壽,獻身命,信受勤奉行。依淨律儀,成妙和合,靈山遺芳型。修行證果,弘法利世,燄續佛燈明。三乘聖賢何濟濟,南無僧伽耶!統理大眾,一切無礙,住持正法城。今乃知:唯此是真正歸依處;盡形壽,獻身命,信受勤奉行。」(《太虛大師全書》,精 第32冊,pp.258-259)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