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eply to comment

回應「有關導師著作對於阿陀那識與第七莫那識的探討」

 一、導師在《以佛法研究佛法》七〈中國佛教與印度佛教之關係〉(七)「瑜伽師的唯心論」,綱要介紹了彌勒系的唯識大乘傳到中國的三家思想,其間有不少的歧義,可參考《以佛法研究佛法》(p.244 ~ p.252),以下摘列部分內容:

 

北印的菩提流支(五○八──五三三譯),南印的真諦(五五○──五六四譯),留學中印度那爛陀寺的玄奘(六四五──六六三譯),對於彌勒系的唯識大乘,譯出豐富的論典。可是立義不同,從來聚訟紛紜,成為三派──地論宗、攝論宗、唯識宗。這三宗,可以這樣的分別。

 

               彌勒莊嚴論…世親十地論(重十地經)……………流支傳

彌勒十七地論: 瑜伽抉擇分…世親唯識論(重深密經)………玄奘傳

          無著攝大乘論…世親攝論釋(重阿毘達磨大乘經)…真諦傳

    彌勒系的唯識學,證明一切唯識的根本經,是《十地》、《解深密》,《阿毘達磨大乘經》。研究起來,傳入中國的三大系,是依據三經而著重不同,也可說代表了彌勒、無著、世親──三代的唯識學。(《以佛法研究佛法》p.246 ~ p.247)

 

二、「妙吉祥如意法友」您的看法,恐誤解了導師所解《解深密經》「心意識相品」之釋義,導師解說之重點如下:

            (一)《解深密經》是七識論,非如玄奘系唯識學的八識論。

(二)《解深密經》之「七識論」,其中「阿陀那識」既是本識(其異名,或稱阿賴耶識,或是,或稱一切種子識,或,皆只同一本識)並含具「八識論」中末那識之實質功能,故稱為末那識亦為確當,但該經尚未出現「八識」之立論。

           (三)導師解說之重點,除了「妙吉祥如意法友」前所引據者外,另為:

或謂此乃依止意,非染污之恆審思量意;約染意為言,則《解深密經》無之。此亦不然,離本識及轉識(古義但指六識),而立別體可通染淨之末那,自〈抉擇分〉、《顯揚聖教論》始。此應後於《莊嚴》、《攝論》等。......末那之所以為末那,不在其為恆審思量與否而在為六識生起之心理源泉,無著《攝論》之本意,蓋如此。......取此以對讀《解深密經》,則染污意之為識依止者,非阿陀那識而何?此一般學者之所以唯除別有阿賴耶識,而無別體末那也。末那即依本識之取性現行而立,實無別體。以阿陀那為第七末那識,蓋唯識古義,非真諦學謬。」(《以佛法研究佛法》p.366 ~ p.368)

三、建議您詳閱演培法師《解深密經語體釋》〈心意識相品第三〉之解釋(p.139 ~ p.163),或可疏解一些疑問,演培法師於該書之「自序」表示,該品完全是依據1941年導師於合江法王寺之開示整理而成。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

Reply

CAPTCHA
This question is for testing whether you are a human visitor and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