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海涓滴

印順導師重視「整體的佛教」,因此他認為:「佛教每一階段的聖典,都是代表著時代佛教,成為時代佛教的指導方針。它是佛法在活躍的進行中,適應人類,而迸出智慧的光明,留下了時代佛教的遺跡。」

吾人以為,近代學人或行者所撰述的「法義饒益文章」也可以作如是觀。職是之故,本版將以短篇佛法專論或小品心得分享,提供網友一處「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網上法友們分享心得或回應討論。

版主林建德教授簡介:

林教授於台大哲學系取得博士學位,任教於佛教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2007年8月~迄今),林教授探索東方哲學暨宗教二十餘年,主要研究方向為佛教思想,並旁及道儒二家、西方哲學,尤其推崇印順長老佛學著述。近來亦關注東方暨佛教思想對現今哲學探討的可能啟發,特別是心靈暨意識問題。現已發表中英論文數十篇,並著有《道與空性:老子與龍樹的哲學對話》、《心識與解脫:對比視域下的佛教心意識理論》等書。歡迎諸位法友進站瀏覽、分享心得、參與討論。個人網址/部落格:http://mind-breath.blogspot.tw/

※張貼前請先詳閱:回應規則 & 張貼方法 ;另也提供文字編輯器,方便使用者文書編輯,請參考文字編輯器各元件說明[Basic版] [Full版]。(法海涓滴版主) 

 

緣起性空的慈悲

緣起性空的慈悲

大乘佛法氣度恢宏、境界偉大,如經典中說:「願代眾生,受無量苦;令諸眾生,畢竟大樂。」如此寬廣開闊的心量格局,究竟多少人做得到呢?

病中修

病中修

「吾有大患唯吾有身」,身體之老病死不是個人意志所能掌控,「身不由己」,只能順著「自然法則」而行。既然疾病不是自由選擇而來,卻終必須去面對,如是就有面對的觀念和方法。

擺盪於精確與豐富之間

擺盪於精確與豐富之間

佛法義理之考證重其精確、求其真實,但佛法義理之詮釋則取其創新、重其豐富,佛法義理之詮釋與佛法義理之考證,兩個路徑明顯不同。

再談「慈濟宗」

再談「慈濟宗」

大愛台慈濟55年新聞專題,記者想採訪我對慈濟立宗的看法,使社會大眾更加了解證嚴上人創立「慈濟宗」的理念。

辨證的轉換

辨證的轉換

「常樂我淨」之「涅槃四德」,相對於「念處四觀」之「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恰好相反,明顯有違於佛教苦、空、無常、無我的根本教示, 因此「涅槃四德」在早期佛教被視為是「四顛倒」。

邁向更高的信仰層次

邁向更高的信仰層次

  印順法師並不否定真常唯心思想乃是大乘佛法的一支,甚至真常心系在印順法師的宗教觀中,仍具有相當高的價值。如印順法師在《我之宗教觀》中,曾指出宗教的五個層次──「多神‧一神‧梵我‧唯心‧正覺」,而此一排序也顯示信仰由低向高的層次,[1]可見唯心的宗教信仰,在印順法師整體宗教的定位上仍是屬於高階的。[2]

如來藏思想是佛教:非「入篡正統」

如來藏思想是佛教:非「入篡正統」

   印順法師未必否認如來藏思想在佛教信仰的意義和重要性,只是要指出其方便法門的特質,並要慎防可能帶來的流弊,攝取其中之確當者。因此,若以為印順法師反對如來藏思想,貶低其在佛教信仰的價值,則並沒有掌握到印順法師對如來藏思想的判攝。[1]

健身是修福

健身是修福

一個人年紀愈長,身體愈是走下坡,一切的榮華富貴、一切的功成名就,都比不上健康的身體,然而又有多少人真正把健康身體當成是人生中重要的一件事呢? 

做什麼 vs. 怎麼做

佛教的「業說」所關心的未必在於「做什麼」,而卻是「怎麼做」的問題。「做什麼」包含的意義相當廣泛,從近的、小的當下所作所為,到遠的、大的所從事之工作職務(或身份),不管是遠近或大小之「做什麼」,皆未必是佛法的主要關注。

高僧類型

慧皎(497年-554年)是南北朝時期的高僧,不只自己是高僧,也為其他的高僧作傳,記載從東漢到梁初的高僧行誼,達兩、三百人之多;或者說,慧皎透過為其他高僧立傳而成就自身為高僧。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