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海涓滴

印順導師重視「整體的佛教」,因此他認為:「佛教每一階段的聖典,都是代表著時代佛教,成為時代佛教的指導方針。它是佛法在活躍的進行中,適應人類,而迸出智慧的光明,留下了時代佛教的遺跡。」

吾人以為,近代學人或行者所撰述的「法義饒益文章」也可以作如是觀。職是之故,本版將以短篇佛法專論或小品心得分享,提供網友一處「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網上法友們分享心得或回應討論。

版主林建德教授簡介:

林教授於台大哲學系取得博士學位,任教於佛教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2007年8月~迄今),林教授探索東方哲學暨宗教二十餘年,主要研究方向為佛教思想,並旁及道儒二家、西方哲學,尤其推崇印順長老佛學著述。近來亦關注東方暨佛教思想對現今哲學探討的可能啟發,特別是心靈暨意識問題。現已發表中英論文數十篇,並著有《道與空性:老子與龍樹的哲學對話》、《心識與解脫:對比視域下的佛教心意識理論》等書。歡迎諸位法友進站瀏覽、分享心得、參與討論。個人網址/部落格:http://mind-breath.blogspot.tw/

※張貼前請先詳閱:回應規則 & 張貼方法 ;另也提供文字編輯器,方便使用者文書編輯,請參考文字編輯器各元件說明[Basic版] [Full版]。(法海涓滴版主) 

 

空觀透視法

空觀透視法

佛法空觀的智慧,如《般若心經》所說「照見五蘊皆空」;事實上不只是「五蘊皆空」,而是一切皆空、諸法皆空,乃至於「空亦復空」。

「行動主體」即是「空主體」

「行動主體」即是「空主體」

「空主體」作為「行動主體」,在佛教《雜阿含經》中明確提到「有業報而無作者」的思想,經文大義是說,在耳、鼻、舌、身、意六根(觸對六塵)的認知活動(或行動)中,「生時無有來處,滅時無有去處」,一切皆是此有彼有、此起彼起、此無彼無,此滅彼滅的因緣過程,究實而言無一「行動主體」存在,卻只有「行動」(action);這樣的「行動」乃是佛教所謂的「業」,因此而說「有業報而無作者」,也因為「業」的造作而有生命的延續(「此陰滅已,異陰相續」)。[1]

師徒因緣不可思議

師徒因緣不可思議

對於印順導師和證嚴上人的師徒因緣,我曾經在文章中數度提及這段奇遇歷程,日前再次觀賞《印順導師傳》記錄片,益發覺得因緣不可思議,每一環節都安排的恰到好處,冥冥之中業緣的牽引,護佑這段師徒情誼。 

「復興佛教」的種子

「復興佛教」的種子

當今「人間佛教」的領航者,首由太虛大師倡導「人生佛教」開始,太虛大師心念所繫即在於「復興佛教」,復興是因於佛教的衰敗腐化,其曾悲切痛陳:「今佛法既衰,僧亦不振,外摧內腐,其何以自存哉!余雖力竭聲撕,其奈如聾若啞之僧徒何!」是以太虛大師之佛教改革乃以「復興佛教」為一生懸念。

放下保平安

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尤其面對不公不義之發生,更讓人心有不甘、心懷怨恨。然而人生本是有得有失,很可能應得而未得的,會是另一種形式的福佑(「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毅然決然放下原先應屬於自己的、心中不去在意,當作買保險來保平安。

《心識與解脫》之封面與架構

心識與解脫》之封面與架構

封面設計

本書封面設計採圓形構圖意象,乃對應於書中「多元對比」的研究取向,以「多圓」來應合「多元」主調。在圓形圖案交下,中間的禪者坐如蓮花沉思大腦,在無垠的山河大地、宇宙星空中通天接地,明心見性。

從「人間佛教」談「驅魔」

從「人間佛教」談「驅魔」

魔鬼令人感到可怕,但最令人害怕的惡魔,不是在心外而是在心中,最可怕的是人內心的貪瞋痴。

三法印與三性

三法印與三性

無常、無我和無生之三法印是佛教的根本教理,依《大智度論》所說,三法印即一實相印;[1]意即《阿含經》既有之無常、無我和無生所表徵的,無異於《般若經》所開展的空性。

實踐佛學

實踐佛學

慈濟所開創的佛學是實作性、應用性,雖然沒有艱難高深的抽象理論卻有新穎特別的理念創造,而且可以實際運作派上用場。

菩薩也可以是異教徒

菩薩也可以是異教徒

苦難是一切宗教的共同關注,凡是可以解救眾生、解除世間苦難,則任何的宗教信仰都是寶貴的,任何異教徒都是值得尊敬的。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