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海涓滴

印順導師重視「整體的佛教」,因此他認為:「佛教每一階段的聖典,都是代表著時代佛教,成為時代佛教的指導方針。它是佛法在活躍的進行中,適應人類,而迸出智慧的光明,留下了時代佛教的遺跡。」

吾人以為,近代學人或行者所撰述的「法義饒益文章」也可以作如是觀。職是之故,本版將以短篇佛法專論或小品心得分享,提供網友一處「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網上法友們分享心得或回應討論。

版主林建德教授簡介:

林教授於台大哲學系取得博士學位,任教於佛教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2007年8月~迄今),林教授探索東方哲學暨宗教二十餘年,主要研究方向為佛教思想,並旁及道儒二家、西方哲學,尤其推崇印順長老佛學著述。近來亦關注東方暨佛教思想對現今哲學探討的可能啟發,特別是心靈暨意識問題。現已發表中英論文數十篇,並著有《道與空性:老子與龍樹的哲學對話》、《心識與解脫:對比視域下的佛教心意識理論》等書。歡迎諸位法友進站瀏覽、分享心得、參與討論。個人網址/部落格:http://mind-breath.blogspot.tw/

※張貼前請先詳閱:回應規則 & 張貼方法 ;另也提供文字編輯器,方便使用者文書編輯,請參考文字編輯器各元件說明[Basic版] [Full版]。(法海涓滴版主) 

 

略談"慈濟學"兩篇

(一)、從慈濟宗到慈濟學
慈濟開宗立派,有「慈濟宗」就當有「慈濟學」,一如古代有禪宗就有禪學,其它如中觀、唯識、天台、華嚴等,有如是宗就有如是學。

導師與上人之間

導師與上人之間

證嚴上人曾謂他和印順導師之間「因深緣淺」;雖然「因深緣淺」,但只要一句話終身受益、拳拳服膺,復亦足矣!禪宗所謂「直指人心」之「以心傳心」、「以心印心」,或亦是如此。

為什麼印順佛學難以超越?

                          情理平衡的佛學研究

印順導師的佛學思想難以超越,在於他集學者(學問家)、宗教師和思想家為一身,如此之「三位一體」,不只使他的佛學研究顯得開闊,同時也深化之。

「跨文化」佛學之開展

跨文化」佛學之開展

長期以來,佛學(暨東方哲學)研究在西方哲學學門位處邊陲,但由於西方哲學家的參與,而日漸往主流或中心移動;如此不同領域的哲學家參與佛學探究,佛學論述進入不同時代,佛學研究的訓練可能還必須包括專業的哲學訓練,一定程度熟悉當今主流哲學界所討論的問題。[1]如此佛學研究與現今哲學互動,將更顯生機蓬勃,但同時也挑戰佛學專業人士所理解的佛學,不得不走出傳統的論述方式,以面對接受各種哲學(乃至於科學)的檢視及論評。換言之,佛教所說的道理,若不僅是限於佛教內部信仰之用,而是涉及對於實相(reality)的描繪,則開放地接受驗證、挑戰乃勢所難免。[2]

「判教」的修行意義

「判教」的修行意義

佛法發展源遠流長,依據不同經教論典的學門宗派,已於亞洲各地開枝散葉,林立枝繁葉茂的菩提樹。面對多元分歧的各種教說,「判教」無疑是重要的。

「我」之為假名

「我」之為假名

「馬車」(chariot)的概念,既不是指涉馬車的特定部份及其部份之組成,亦不是在這些構成部份外,另有馬車實體的存在。「馬車」字詞只是一概念,只是個暫時性名稱或表達,作為溝通的方便,以指涉輪子、車軸、方向桿、韁繩、軛等組構而成的車子。換言之,「馬車」僅是個「空名」(empty sound),我們不能從中找到「馬車」的本質,而只有此字詞之指涉,這樣的指涉亦只是一種約定俗成的語言工具,在終極層次上並沒有所謂「馬車」的實體。[1]

從「心」下手

從「心」下手

「心」是一價值語彙,佛法的「修行」可謂「修心」,不管解脫道和菩薩道皆重於「修心」,只不過重點強調的不同。

再談「減苦與滅苦」

拙文〈減苦與滅苦〉分以信行和法行、他力和自力,來對比佛法之減苦與滅苦兩大功能。

假名二元論

假名二元論

身心問題一直是心意識哲學中最受矚目的,身心二元論(mind-body dualism)自笛卡兒以來討論的最多也最廣,這之間涉及諸多哲學問題,例如自由意志(free will)和決定論(determinism)等形上學討論。近來隨著實證科學的興起,二元論受到不少質疑,如哲學家約翰•瑟爾(John R. Searle)即認定二元論的觀點很有問題,而提出對二元論的批判,在這過程中瑟爾也提到佛教乃是一種身心二元論的立場。[1]

學習接受不合理

學習接受不合理

年輕時我看到不公不義、不合理之事,總是義憤填膺、忿忿難平;再加上從事學術研究,理性分析能力過於發達,說好聽點是思考清晰,講難聽卻是工於心計,於是又更會計算比較。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