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依他起的不空

討論區:
姓名或匿稱: 
佛弟子

版主(及各位法友)好,

想請您教一個問題,

1、什麼是依他起?依他起就是依他起性嗎?好像有經典說依他起就是緣起法(依他緣而起?),也有人說依他起性譬如縄、遍計所執譬如蛇....總之好像有不同說法。

2、依他起的不空是什麼意思?唯識學不是認為第八阿賴耶識也是生滅無常的嗎?

 那麼依無常阿賴耶識建立的一切,怎麼會有不空呢?

謝謝您!

                            

 

唯識說:  一切我們所感知的外境, 都只是因為我們的 業 感得的果報在 識 裡所產生的幻象 。所以離開了識, 所謂的外境, 是不存在的 。 所以說是空 。

然而, 麻煩的是 , 我們自己, 同樣也是這個幻的一部分 。 依此, 我們因為自己的 遍計所執 所產生的 依他起性 , 雖然離開了識是空的, 不存在的 。但在我們的識裡卻是再真實不過的覺知 。 簡單的比喻, 如同你可以拿美工刀割一下自己(遍計所執), 看看痛不痛, 就知道 依他起性不空 的意思了。 因為你感得果報的肉身大腦有疼痛神經系統, 所以你依"他" (疼痛神經系統)  所起的 “性”(痛覺) 對你的識來說是不空 。但若是把疼痛神經系統切除, 你所依的"他" 就不存在, 所以識所起的 “性”(痛覺)也就同樣的不存在了 。 同理, 眾生的煩惱, 也是因為 遍計所執 所產生的 依他起性 同樣的作用機轉, 因此截斷了所執與所依, 也就可以達到解脫於煩惱的目的 。

 

依他起性不空 的意思  ,  與 小空經 所論述的不空應該有類似的意思 。

 

然,有不空:唯此我身六處、命存。若有疲勞,因欲漏故,我無是也。若有疲勞,因有漏、無明漏故,我亦無是。唯有疲勞,因此我身六處、命存故

- 中阿含190經(小空經)

 

一、「三性(依他起性、遍計所執性、圓成實性)」乃是大乘有宗瑜伽行派(唯識學)最重要的思想,而「依他起(性或相)」則是該學派修行的關鍵下手處。不論它是否「被中觀學者判攝為不了義」或者「讀者是否同情該宗派」,其實佛教行者們在「適當的因緣下」採用它的「修道論」,在日常生活中還是可以得到消減煩惱之饒益的。

 

二、《解深密經》所說的「遍計所執相,依他起相,圓成實相」,有時則稱為「遍計所執性,依他起性,圓成實性」。在此處的性或相二者是可以相通互用的。這三相中,依他起是中心,依「依他起」而顯現為「義」(錯誤的認識),就是遍計執相;遍計,是遍所計度的意思。若能離去錯誤的認識,通達無義,就是圓成實相。

 

三、法友提問說「依他起就是依他起性嗎?好像有經典說依他起就是緣起法(依他緣而起?),也有人說依他起性譬如繩、遍計所執譬如蛇…」這個看法,是正確的!

「依他起」就是「因緣所生法」(但它的定義與大乘空宗不同),如《解深密經》所說:「此由依他緣力故有,非自然有,是故說名生無自性性」。大乘瑜伽行派(經由瑜伽師的修行體驗)建立了「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所現)」的宗旨,因此「唯識」的基本意義,是「一切依他起法」均為唯識所現,離開了「阿賴耶識」則沒有外境[義]的實有存在(這如Tom法友所說)。

例如「繩索」是因緣所生的(麻或草等材料組成,透過阿賴耶識得以分別認識),在世俗中是實有的;但有人於黑暗中因其形狀類似「蛇」而誤認遍計執為蛇(亂識所取的一切法,它毫無實體,不過是分別心所顯現的意境),這種遍計所執的幻相是「空」,是沒有的!

 

四、法友問及「依他起的不空是什麼意思?」

大乘瑜伽行派(或中國唯識宗)主張「依圓是有,遍計是空」,意思是說,依他起性是世俗有;圓成實性是勝義有,而只有遍計所執是空的。這可以得知它們是宗依「依實立假」的大乘「有宗」,所以依他起是不空的。例如任一依他起的「因緣所生法」,均是「唯識所現」,是從「阿賴耶識」之自性種子所生,以「阿賴耶根本識」為依,而緣生一切法。只不過自種子而外,還要其他的現緣,才能生果,所以叫依他起,是「依自相有的種子,生自相有現行」的唯識因果觀。阿賴耶識,譯為藏識,含藏有無量種子。依種子生起現行──七識及相應心所,根、塵、器世界;一切法生起時,又熏習成種,藏在阿賴耶識裏。

 

五、法友又問「唯識學不是認為第八阿賴耶識也是生滅無常的嗎?那麼依無常阿賴耶識建立的一切,怎麼會有不空呢?」

(一)如瀑流般「相續」生滅無常之阿賴耶識,眾生執為有我(不空)

《解深密經》說:「阿陀那識(即阿賴耶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流,我於凡愚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為我」,確實阿賴耶識有如瀑流般的「相續」生滅無常。眾生位上的阿賴耶識,雖不是恆常不變的無為法,但它卻相續恆常不斷;(由於有染的)末那(第七識)就在這「似常似一」上執為自我,生起我見。這是我見的執著點,所以就叫它作阿賴耶識。因此導師評論它為「相續常」(相對應其它二系:中觀之「無常(無我)空寂」及如來藏之「不變常」)。相傳為玄奘大師編輯的《八識規距頌》說得很貼切:「受熏持種根身器,去後來先作主公」,似乎指稱:阿賴耶識(第八識)是生死輪迴中(相續常)的主人翁。

二)大乘唯識學二種甚深緣起:建構生死輪迴之材料因及組成因

大乘唯識學的根本經典《解深密經》談到「二種甚深緣起」:(一)分別自性緣起(二)分別愛非愛緣起(以上二者均是在阿賴耶識上建立二種緣起的差別。雖有二種緣起,但它們是統一的,不是對立的。)依止阿賴耶識而使諸法生起的,是名「分別自性緣起」,它有分別種種自性之功能及特性。另一個為「十二支緣起」(如同原始佛教的「業感緣起」),名為「分別愛非愛緣起」,它使眾生投生於善趣(可愛果)或惡趣(不可愛果),它有分別愛非愛種種自體之功能及特性。所以導師說:

整個宇宙人生的構成,可以分兩類:一是差別不同的質料,一是能夠令質料成為物體的組合力。……眾生也是這樣,質料因和組合因,缺一不可,質料因就是名言熏習(按:此指「分別自性緣起」),組合因就是有支熏習(業力)(按:此指「分別愛非愛緣起」)。我們的賴耶中,有三界五趣各式各樣的名言種子,因和合因的業力不同,所以就有了五趣四生等果報體的不同。(<<攝大乘論講記>>p.88)

(三)唯識學者所主張的「有」(不空)

對此,導師有以下精闢的論述:

唯識者解「空」為二:一、實無自性的妄所執性──遍計所執性,是空的,空是沒有自體的意思。二、實有自體的真實理性──圓成實性,這是從修空所顯的;從空所顯,所以稱之為空,其實是「空所顯性」,空性是有的。解「有」也分為二:一、妄所執性的「假有」,但由名相假立所顯,這就是遍計所執性。二、緣生性的「自相有」──依他起性,對勝義圓成實性說,這是世俗有,非實有的。對遍計所執性的「假相安立」說,這是「自相安立」的,是有的,而且可稱為勝義有的。遍計所執的有(無體隨情假),是空的;依他起性的有(有體施設假),是不空的,非有不可的。如說是空,那就是惡取空了。就在這點上,形成了「空有之爭」。。(<<佛法是救世之光>>p.204)

 

六、總結:大乘唯識學的的修道論略說

最後摘錄導師所統攝之「大乘唯識學的修道論」的一部分論述,供法友參考:

在聲聞藏中,以知四諦為主;在此唯識大乘中,即以知三性為主。此三性,即真妄、空有與染淨,為大乘學者所應知的。所以世親說:『所應可知,故名所知,所謂雜染清淨諸法,即三自性』。所應可知的所知,是開示修行的術語,含有指導去體認的意味,與能知所知的所知,意義不同。此應知自性的染淨真妄(即三性),如知道他的因緣,即能使之轉化,轉化妄染的為真淨的。因緣即是緣起,即一切種子阿賴耶識。從阿賴耶雜染種子所生起的,即依他起染分而成為遍計執性的生死;如對治雜染的種習,熏成清淨種子,即能轉起依他淨分而成為圓成實性的涅槃。這與根本佛教的緣起中道一樣,『此有故彼有』,即緣起的流轉生死。『此無故彼無』,即緣起的還滅而涅槃。轉染成淨與轉妄為真,是可能的,而眾生不能,病根在無知。所以,大乘的修行,以契入應知自性的真智為道體。(<<攝大乘論講記>>p.6 ~ p.7)

 

唯識宗立三自性:依他起性,是因緣生性,即唯識現;遍計所執性,是於依他起而起種種執著,認為離心實有(外境);圓成實性,是於依他起離遍計執所顯空性,即唯識性(心性本淨)。依他起性即心心所法,而以根本阿賴耶識為依止,依之明轉染還淨。唯識宗依三性說,不認同「一切法都無自性」(空)為了義,立三無性以解說之。「若於依他起相及圓成實相中,遍計所執相畢竟遠離性,及於此中都無所得,如是名為於大乘中總空性相」。遣除遍計所執相,是空義。遍計執空而依他泯寂──都無所得,是空性義。如約世俗安立,依他、圓成是有,不可說空。唯識宗依『瑜伽論』,特重『解深密經』。(<<華雨集第四冊>>p.299 ~ p.300)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

哇,

太棒了,

我現在真的有比較懂了,

 

謝謝版主,

您的認真詳盡回答,也讓我會更認真把佛法釐清弄通的!

會更努力深入經蔵及導師著作的。

向您看齊,

感恩喔!

 

當然,也謝謝Tom

版主引用的 解深密經, 末學在研讀時也曾經很用力的去思索 『遍計所執相,依他起相,圓成實相』的含義 。後來又讀到了 深密解脫經 , 才知道又被文字名相所打敗 。原來, 遍計所執相,依他起相,圓成實相』就是 『虛妄名相分別 諸法緣起 與 第一義』 的同義異名 。原來 , 自己在看經文的同時 , 就已經是 遍計所執  與 虛妄分別 了  

 

吾當為汝說諸法相。謂諸法相略有三種。何等為三。一者遍計所執相。二者依他起相。三者圓成實相。云何諸法遍計所執相。謂一切法名假安立自性差別。乃至為令隨起言說。云何諸法依他起相。謂一切法緣生自性。則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謂無明緣行。乃至招集純大苦蘊。云何諸法圓成實相。謂一切法平等真如。

-唐三藏法師玄奘譯  解深密經卷第二 一切法相品第四

 

一切法相有三種相。何等為三。所謂虛妄分別相。因緣相。第一義相。功德林。何者虛妄分別相。所謂名相所說法體。及種種相名用義等。功德林。何者諸法因緣之相。所謂十二因緣。依此法生彼法。謂依無明緣行乃至生大苦聚處。功德林。何者是諸法第一義相。所謂諸法真如之體。

- 元魏天竺三藏菩提流支譯 深密解脫經卷第二 聖者功德林菩薩問品第七

 

相信很多法友在研讀經典時, 都有這樣的經驗 。當我們看到了的我們不熟悉的文字名相, 往往很容易讓我們認為是不同的東西 。若是到後來能夠會通, 那也頂多花點時間去繞了一圈而已。 若是沒能會通, 就很容易落入文字名相的戲論 。

 

這兩部經在後面章節所論述的 諸法不生不滅 本來涅槃 與 菩薩地波羅蜜多(觀世自在菩薩問品), 與般若法門的本體是一樣的 。個人的看法是, 唯識, 並不是另外一個法門 。唯識的重點只是著重於詳細解析說明了眾生因為虛妄名相分別而起煩惱不得解脫的作用機轉而已  。要想解決一個問題而不知道該問題產生的作用機轉, 是不可能找到解決方案的! 唯識, 就是說明了眾生煩惱產生的作用機轉 。而與佛法毫不相干的現代量子力學,  卻已經不容質疑的在無數實驗中實際證明了唯識的觀點 , 是正確的。

 

 

請問版主,印順法師是否認為解深密經、楞伽經等是唯識行派的作品,是佛弟子說?照傳統中國佛教的看法,大乘經都是佛說,但人的根基因緣不同,隨機而說的法也不同,即便教相上有差異,解脫是同一味的。和中國學者的看法不同,印順法師的<<印度佛教史>>講唯識學所宗經典時多提其成立與唯識義學的演變與諸家說法的關係,講述早期中觀學派經典時多評破唯識學派的觀點。有些人就此視唯識三性說不了義,是唯識行派的學說。這些人批評唯識學派,就不學習經上講的三性說了。即便解深密經等是明白的提出三性三無性說的。
因為對學習者而言,信根與慧根有需要平衡,所以我想了解印順法師的看法。

 

    我们之所以信这信那个宗教,抉择取舍的根本在于所信的内容是否正确合理有益,这是信仰的根本立足点,而并不在于是谁说的,也不在于说者的地位、相貌甚至品行等等别的什么,虽然这些也有相对的参考性。信佛,是因为领会到佛法的正确合理性,在这种意义上,一切合理正确的(不论它是谁说的)都是我们所取信的,所以佛经曾说,一切微妙善法,都是佛法。我们认识佛陀,就是从佛陀言行的正确合理处来认识佛陀的伟大的。佛法常说教量(闻量)、比量、证量,对教量的信仰是依比量来建立。所以区别哪些是佛说,哪些是从古到今的佛弟子说,这虽然也是有相对意义的,但并不是绝对的和最重要的,因为区别的目的在于信仰,但信仰之依据却不在于是谁说的。

    佛教典籍大都是在佛陀去世300多年后才陆续被佛教徒传出的,任何经文,很难被证明绝对是佛陀原话或者原意,从教史研究中,只能得到些相对的区别,说得彻底些,一切(大小乘)教典上的佛法只是代表了当时佛教徒心目中(经过历代传承者理解和传播)的佛法,传播者理解不同,就会有不同流派的形成,所以教典中有些似乎是矛盾的。这就需要抉择,一方面是透过教史尽可能把握佛陀的真意,另一方面是从不同流派思想的充分理解中,通过深入合理的推比思维(比量)去抉择取舍它,而分辨出究竟了义的和权宜方便部分,对于方便说,也要严格抉择其方便意趣,不适的、过时的、畸形的、变质的,则应坚决摒弃之,有益的方便也不应超出其方便意趣而与究竟了义说相混滥。

    导师对佛法的抉择,是我们抉择取舍的重要参考,但真正的信仰还得依靠自己通过思维抉择来建立(并非不要各种参考)。

   

   

 

印順導師研究三自性的觀點,從論斷(阿陀那識)為第七莫那,即已透漏端倪。將依他起性攝歸於阿賴耶識以為依止,理路顯然是前後一貫。可,如此一來卻完全漏失了所謂(一切種子阿陀那識)這個大乘佛法之最重要根基。

印順法師窮其一生專研佛學,卻在這節骨眼產生疏忽,實在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