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解】破我執不是破我見和萨迦耶见還能是什麼?

討論區:
姓名或匿稱: 
夏湖蓝

在網上看到台湾东吴大学中文博士张火庆的一篇文章:学者风骨与学术尊严——评邱敏捷博士《印顺导师的佛教思想》。

其中有一段內容:

【邱博士在该书中特别提到印顺法师对禅宗开悟的看法,表示她亲闻印顺法师口述。书中说:
  悟,没有一悟再悟这回事,那些所谓大悟多少次、小悟无数次的,只能说是有境界而已;原始佛教讲破我执,那才是真开悟。……所以,真正学佛修行,要勘破烦恼的根本——“我执”,在生活行为中有所改善,才谈得上开悟。

  对于印顺法师所说“破我执”才是“真开悟”、是一悟永悟、没有一悟再悟之事,现代禅李元松老师的看法是:

  根据我多年受惠于导师思想的启迪,我认为,此处“我执”,导师的语意应该是指“我见”或“萨迦耶见”。倘不然,可能是我《妙云集》读得还不够熟,或者又是一项我未能受教于导师的地方。】

我真是沒有辦法,是寫文章的沒邏輯,還是我智商不夠?现代禅李元松老师的看法是:此处“我执”,导师的语意应该是指“我见”或“萨迦耶见”。那他就認爲寫這篇論文的邱敏捷博士講的破”我執“不是破“我见”或“萨迦耶见”?那是應該是什麼?

他應該是認爲邱敏捷博士講的破”我執“不是破“我见”或“萨迦耶见”才會講這種話嘛。如果他認爲邱敏捷博士講的是破”我執“就是破“我见”或“萨迦耶见”,沒必要還要講我認爲怎麼怎麼樣,然後說跟對方一模一樣的內容,不合理啊!

我從來沒見過有人糾正別人糾正得這麼不清不楚的。

附原文鏈接:http://www.fjdh.cn/wumin/2009/04/16321060343.html

前陣子剛好看到有人在阿含經的討論中問起「我執」與「我見」的差別。當時我的想法是,阿含經中並沒有「我執」一詞,而「我見」在經中則有,意義比較明確。但二者的差別為何,就要看「我執」的前後文才能比較。
 
回來主題,個人猜想,因為在討論中談到的是原始佛教,而在阿含經中(比較接近原始佛教的經典)並沒有「我執」一詞,也許李元松老師是覺得「我執」一詞不是精準的名詞,不一定大家都能了解,所以才指出應該是指「我見」。
 
若沒有前後文,就很難知道「我執」本身有沒有包含「我慢」?因為「我見」屬於三結,而「慢」是五上分結,「我執」究竟範圍是什麼?真的要看前後文才知道。
 
現在剛好看到導師這段話“所以,真正學佛修行,要勘破煩惱的根本——「我執」”,如果只看這句,也可說煩惱的根本是「無明」。不管大家同不同意,至少或許不同的人會針對「我執」生起不同的想法,是「我見」、「我慢」或「無明」,或者其他?
 
而李元松老師也許只是將「我執」給予精準一點的定位,讓它符合阿含經的名相吧。--以上純屬個人的猜想。

在等待版主或其他法友更全面的回應的同時,應該也可以參考下面這兩段文字。

《大乘廣五蘊論講記》( Y 44p285 ):

... 所以,開悟了,就是要體悟絕對、永恆、不變的真理--一切法無我性。證悟到這一個諸法無我性以後,我見根本就斷了,生死的根本就拔除了,就可以解脫生死了。所以,佛法講修行,講開悟,悟到什麼呢?體驗到什麼呢?體驗到這個真理的話,煩惱就決定不起了。


所以,假使說這個人開悟了,做什麼還是我癡、我見、我慢、我愛一大套,這根本不是開悟。...

《般若經講記》( Y 1p163 ):

依般若慧體驗真理,根除內心中的錯誤,導發正確的行為,則煩惱可除,生死可解。論到內心中的錯誤根本,即是執為實有自性而是常是我的,略可分為二類:(一)、我執,(二)、法執。.....我執,這是對於有情不悟解為因緣幻有而執有不變性、獨存性、實在性。我即有情,不外是因緣的聚合,有什麼實在性、不變性,如一般所計執的個體、靈、神我?特別是人們直覺的,於自身中計執有我──薩迦耶見,於所對的一切事物,以己意而主宰他,即計
為我所。這種我──有我必有我所的計執,在生死輪迴中,實為一切執著一切苦痛的根本。我執和法執的對境,雖有不同,然計執為不變性,自在──獨自存在性,實在性,是一樣的。於自身中所起實有自性執,名為我執;在諸法上所起的執著,名為法執。此二執中,我執更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