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樣的宗教行持如法亦是導師所推崇的?

討論區:

請問導師於《華雨集》(四)p270提到:

「佛法在長期流行中,從印度到中國,或是為了適應世俗,或是方便的曲引鈍根,佛法傾向於神秘的、形式的、知識的;學佛者的解行,漸漸有了與日常生活脫節的現象;這實在是值得大家重視的問題!要知道「佛法普遍應用於日常生活中」,並不等於:天天忙著誦經、禮懺、放焰口;日日研究經典,講經、著作、念佛、持咒、素食、放生;到處參加法會,布施功德;或修建寺院,辦學院,辦文化慈善事業;住茅蓬修行……。這些,可能與佛法相應,也可能是徒具形式。」

這些宗教行為,幾乎是古今以來佛教徒(不分僧俗)的普遍行持,為何導師如此說?
除了這些還有其他宗教行持,既如法亦符合導師所言的嗎?

在下一段文中,導師談到:

「使佛法應用於日常生活中」,也就是修學佛法,能起軌範身心,淨化身心,解脫身心的德用。佛法不是虛玄莫測的理論,神奇怪僻的事行;佛所開示的,是一般人所能知能行的。佛說:「我所說法如爪上塵,所未說法如大地土」。這是說:佛只開示基於人生正行而通向究竟的正法;世間有更多的理論與事行,即使有益於世間,因無關於修治身心以趣向解脫的理想,佛是存而不論的(自有人去發揚。如經中說到,那是適應世間的世間善法)。佛直就人類(眾生)的身心,指出迷妄流轉與如實解脫的可能,激發誘導人去持行。佛說五蘊、六界、六處法門,都不外乎身心(通於器界),從不同立場而作不同的分別。

當然接著有更精彩的解說,不過這段文已可以明確的知道佛法的主軸以及內容,所要面對的是什麼。再更進一步談到如法時,此如法是必須符合緣起法的,導師在佛法概論緒言裡談到:

「一、「諸佛常法」:法是本來如此的;佛是創覺世間實相者的尊稱,誰能創覺此常遍的軌律,誰就是佛。不論是過去的、現在的、未來的佛,始終是佛佛道同;釋迦佛的法,與一切佛的法平等平等。二、「入佛法相名為佛法」:法是常遍的,因佛的創見而稱之為佛法。佛弟子依佛覺證而流出的教法去修行,同樣的覺證佛所覺證的,傳布佛所傳布的,在佛法的流行中,解說、抉擇、闡發了佛的法,使佛法的甚深廣大,能充分的表達出來。這佛弟子所覺所說的,當然也就是佛法。這兩點,是佛法應有的解說。但我們所知的諸佛常法,到底是創始於釋迦牟尼佛,依釋尊的本教為根源的。佛弟子所弘布的是否佛法,在乎他是否契合釋尊根本教法的特質。所以應嚴格的貫徹這一見地,抉擇流行中的諸佛常法與弟子的論述。」

在導師明確的解說之中可以清楚的理解到,即便是「我所說法如爪上塵,所未說法如大地土」,但是前提是:「佛弟子所弘布的是否佛法,在乎他是否契合釋尊根本教法的特質。所以應嚴格的貫徹這一見地,抉擇流行中的諸佛常法與弟子的論述。」因此,其他宗教行持等是否如法且符合導師所言,這就須從其是否「契合釋尊根本教法的特質」來說了。

長久以來佛教徒所奉行的種種制度、儀軌、行持,都有著其不同的功能及意義,導師並未全盤否定。
導師於《華雨集》(四)p270~271提到的:

「佛法的信受奉行者,應生起軌範身心,淨化身心,或進而達到身心解脫自在的德用。即使是弘法利生,從事文化、慈善、教育、國際佛教活動,如自身忘失了這一真實意義,也還不能說是「佛法普遍應用於日常生活中」的。」

「佛法不是虛玄莫測的理論,神奇怪僻的事行;佛所開示的,是一般人所能知能行的。佛說:「我所說法如爪上塵,所未說法如大地土」。這是說:佛只開示基於人生正行而通向究竟的正法;世間有更多的理論與事行,即使有益於世間,因無關於修治身心以趣向解脫的理想,佛是存而不論的(自有人去發揚。如經中說到,那是適應世間的世間善法)。佛直就人類(眾生)的身心,指出迷妄流轉與如實解脫的可能,激發誘導人去持行。」

 旨在提醒我們,無論從事任何行持,都不能忘失淨治自身身心之重要性;否則即使是廣學五明、辯才無礙、著作等身,做盡了世人所謂的功德(建寺院、慈善、放生等),其價值恐怕也僅是世俗有漏的人天福業而已,它與學佛的第一義(身心解脫)並不相應!

 因此唯有對三寶生起淨信,內心方能引發清淨的喜樂;唯有對五蘊、六處、六界能正確的理解與認識,對這個緣起的世間,方得以客觀的態度來因應與處理一切人事;若能肯定我們所接觸的一切現象,皆不離因緣而生而滅,即使是業力所招感的善惡果報,亦是因緣生滅法。如此對一切人我是非就不會太過執著,當能逐漸減輕我們生死的煩惱因(貪、瞋、癡)等過患。基於此,所從事的種種解、行才能如法,才是導師所鼓勵的。

願與法友們,共勉之!

佛法生活實用版主:常精進

在閱讀導師《以佛法研究佛法》一書時,導師提到了:

「依佛法的見地,認識是能知所知間互相緣成的覺用,本沒有離卻主觀的純客觀的認識。」

雖文中主要談論的是研究佛法,但導師談到了依佛法的見地時,這讓我思惟了許久,我們的認識是無法脫離主觀的,在根塵識和合觸的當下,即不能脫離主觀來說客觀,說客觀其實也是主觀的自認為客觀,不過我要說的不是主觀、客觀的統一或對立﹝提出此只是思考與反省﹞,而是說,既然我們面對的都是從根塵識和合觸的當下,那首先就是自己動機的問題了。

甚好!无明灭,去惑是首要事!

應是看形於外的相,是否相應於菩提心,否則就是導師所稱的可能與佛法相應也可能徒具形式......

個人以為:

導師是中道正行之奉行者。因此中道說:導師並不反對誦經、禮懺、。。講經、著作、念佛、持咒、素食、等。但若只偏向於此或過度執著於形式上的行儀,是會有流弊的。

日常的念佛、靜坐(早晨的15-30分鐘),主要目的應是為了應對每一天我們於家裡、職場的待人接物;熏習使之合乎中道正見。

學佛當親近善士,聽聞正法(把握中道正見),如理思維;然後用在每天的待人接物。當然,如法的念佛、素食,可培養宗教情操,自然有利無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