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開始做吧,知識永遠比不上內在體驗

姓名或匿稱: 
無·明
別再被知見或見解騙了,它們不是別的,就只是行、想蘊,(或稱心所)而已。它們是無常因緣生滅法,我們都是。所以實修不能等,等了因緣就錯過了。它在你心裡說諸法皆空,不能執著,但它不是心識(覺知者),所以心能因為這句話就不執取任何心中的煩惱或身體的痛苦了嗎?……不能。因為見解生起後即滅去,即使你抓著見解的影子,在身體受劇痛時喊著:空的、空的!身苦,心就能不苦了嗎?修行不能等!看完這篇文章就去覺知呼吸,你唯一的工作就是在靜時覺知呼吸的長短粗細,在動時覺知當下身體在做什麼?無時無刻都要覺知!不要丟下呼吸或對身體行為的覺察而跑去和思想鬼混!修行就是這麼輕鬆,簡單。但思想永遠會把你拖離當下眼前這一秒,把修行的工作推給未來的五蘊去做!然後未來的思想又再推給未來的五蘊,不!……馬上、現在就去做!如果佛陀乞食時,每個人都說你去下一家吧,然後下一家說我明天再供養您,明天又說後天再供養,後天又推給大後天,佛陀就會餓死了!

Comment viewing options

Select your preferred way to display the comments and click "Save settings" to activate your changes.

思想們,盡最大的努力提起正念,督促懶鬼保持覺察!

沒有思想就沒煩惱,但除了思想,也沒人會逼你去修行。不逼行嗎?看看你研究了多久佛法?修行是要先培養“覺知者”,沒有正念正知來監督每個當下不斷生滅的身心(六識),沒有覺知者、沒有覺察的心,是混亂無明的。修行沒有過去未來,只有不斷變動、剎那不住,在你眼皮下生滅的每個0.1秒,思想稱它為“當下”。我們就在這個“當下”生滅,眼識能辨別站著的身體不是坐著的,兩個影像不一樣。身識能察覺當站姿改為坐姿時,站姿沒有半點感覺殘留在坐姿裡,所以色蘊也是“此陰滅已,異陰相續”,但心(受想行)會對這些變動無常的眼識、身識起反應……準備好開始進入實相了嗎?身心是如何互依互緣的?五蘊的相狀都能分清楚了嗎?若能認知它們,就知道內心裡有善法有不善法,苦是逆增上緣,要感謝苦,因為它能讓心客觀覺知五蘊、不起貪念或執著。當心慢慢覺知放下這一切外境,就會有禪定,心是你修行的重要指標,要讓覺知(當下不斷生滅的正念),守護這顆心!我們不是心,還真的不是耶,所以別逼它,有禪定就能看見心的功用,它有定後就能起觀,所以我們是誰?是澆水施肥拔雜草的!是心的守護者。靜時去覺知呼吸長短粗細,如實知,不用概念。動時時時覺知身體現在在做什麼?打字?說話?處在什麼樣的情境裡?就這樣,讓覺知時時刻刻與身心同在,無時無刻都能禪修,不用等一下,不需要等明天後天。它和思想鬼混時,察覺了,心就會自己回來呼吸或身體這裡,就讓它回來繼續覺知呼吸和身體,然後過了會兒,思想問覺知剛才思想說了什麼?覺知者還是會繼續鎖在呼吸,不會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因為心一剎那只能有一個所緣,所以才要把它關在每個生滅的當下。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無我的世界只有業力在運作

無我不是什麼都沒有了,而是真正發現、去體驗這個世間如佛所述是五蘊和六識組成的。「鑰匙放哪裡了?」問完站著等“想”來,啪,閃進腦海裡的畫面是廚房,就這0.5秒,一閃而逝的法塵,身體去廚房找到了鑰匙。「鑰匙為什麼在這裡?」思(行蘊問),然後“想”出現,只花了3秒就結束了“回憶”的過程。思(行蘊)這個會以文字而成相 會說“我”的概念心,它們以意思為食(依識而食),佔去了太多當下的知覺,而且它們變化無常,一下想這個,一下想那個,攀緣過去未來。如果能親自體驗苦諦,被無盡的思想聲音折磨到腦熱、頭痛到快爆炸、胸悶想吐,受盡苦後,1次、2次、3次、4次……直到心對它們再也不敢有任何慾望和貪愛,不願再執取文字和聲音為“我”、“人”、“眾生”。煩惱再出現,也會離它們遠遠的,不敢再執取。然後聽就只是聽,別人說你任何事,不論是好話、壞話,聽過也不會再放在心上,因為心知道再執取它們後會有什麼禍患。苦諦是第一聖諦,如果沒受過苦的心,永遠不知道執取五蘊會有什麼禍患,它依然被概念心包得緊緊的,睡著後,心識就沒人管了,到處攀緣。是誰在清醒時守著?也是行蘊,但它們有好聽的名字,叫“正念”。正念的工作就是要隨時憶起:「呼吸在哪裡?」「現在色身在做什麼?」然後正知就會去緣心識,去覺知色身現在所處的情境,然後像守護者一樣,盡量讓心識別去攀緣思想。心識像猴子一樣,閃電猴。日常生活裡快到正念根本追不上,因為工作時要一心多用,所以只能隨便它了,但正念正知要三不五時檢查心識跑去哪裡了?若能覺知思想的內容變化了,與工作無關了,就要把心識拉回呼吸,或回來覺知身體。這些都是實際發生的日常體驗,所以只要身體還在呼吸,我們就該時時保持覺知,不該隨順惡業,因為惡業不在外面,在心裡面,業力也在心裡面。一個氣腦他人的無明思想升起了,誰受苦?空心莫名多了一把火,誰受苦?沒有人啊……它放完火就消失了!後面的思想還沒出現,就只有苦生了,苦受。緊接而來的行蘊發現了火(生氣的感受),所以就拉住心識,不讓心識攀緣“想”(前幾秒的回憶)但在有覺知的情況下,清楚察覺放火的在心裡,不在外境。看起來很複雜,但整個過程不超過5秒,親身體驗,那時剛要攀緣“想”的識心就這麼被拉回呼吸,這一切完全不是以前的概念心所能想像得到的。無我真的太妙了,唯一要做的工作就是盡量保持清醒和覺知,還有守護六根,不要讓識心攀緣外境,讓心緊跟著呼吸,是為了要訓練心有定力,有定才能生出真實的覺知者,而不是思想偽裝的那種。

帶著慾望去禪修、去觀察,“我”無法體驗“無我”

這個很難理解嗎?畢竟現在能解釋的這個“我”也是行蘊(思想)。五蘊在自然的狀態下也是自然法則,生住異滅,而如果讓一個有實體概念的“我”去看,它們只會想:喔,這個身體是無常的,這些思想是無常的,感受也是無常的,所以我是這個在看在聽的覺知者,其它的都不是我。然後概念心就會努力想靠觀察(思想如是知如是見)、靠知識去了解無我……不,「照見無我是當你清楚的察覺、發現五蘊不需要你也能自行運作時」,並非你想看觀察手的細微動作時而有意識的舉起手,而是行蘊想觀察手時,根本在你還沒意識到時,手就舉起來了。聽起來很可怕嗎?不,你會怕心跳嗎?怕身體在呼吸?怕回憶?怕開心或舒服的感受嗎?它們在發生前,有徵求過你同意嗎?你可以命令思想不準思考、要求回憶不準出現嗎?被火燙到身體會自己閃,而不是先徵求你的同意。但當你有意識、刻意要求某些行為產生時,例如不自覺的控制呼吸、控制身體坐好不要亂動,有目的的讓思想去思惟佛法,或是明天的行程,那你要如何察覺無我?你能察覺的只有無常,而非無我。

人的一切言行就是業力的展現

無我、無常是美好的。如何好法?真的很奇秒,當知見翻轉後,所有的事看起來雖與過去相同,但經驗上卻不一樣了,你觀察到每個當下,從來沒有一個相同的六識延續到下一秒,每個時刻都是新鮮、驚奇的。體驗無我後也不再害怕死亡,但卻會害怕輪迴、害怕不善的業力。【雜阿含】和【金剛經】內容相同,都在說無我、無常,而無我並非知識上的無我,或思想上的無我,這樣沒辦法讓你發現“你自己就是業力”……理解嗎?為什麼一個思想說:現在就去覺知呼吸!另一個說:睡了,明天再說。你選了後者而非前者?為什麼人家能自動自發精進的修行,而你不能?是什麼阻止了你?……看到業力了嗎?人的一切行為和思想,就是業力的展現,是行蘊推動下的結果。無我就要觀察自己的思想和言行。去覺知呼吸沒有慾求,就只是需要這麼做,正念正知也只是為了守護心。


foru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