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愛喜苦則不得於苦解脫

姓名或匿稱: 
無·明
煩惱和平靜同時出生,思想和感受是被心意識察覺的,但沒有思想會注意到心識(覺知者生起之處),就直接跳過了心識,而在心裡說:“我心痛”、“我難過”。觀察實相後才會了解思想有多無知…而這些無數個“我”已經無法無天了:「那是錯的,這是對的」「我討厭這樣、我不喜歡那樣」「我想要、我希望」……就因為心識是空的,若非空如明鏡,如何映照萬物?然後痛苦生起了,煩惱生起了,最後即使欲讓煩惱停止,痛苦停止,也辦不到,因為想讓所有思想停止攀緣心意識的是誰呢?也是另一個思想啊。有覺知和正念駐守的心,就能觀察到思想是如何存在,從何而來,它們每個都說“我”。身受劇苦?很好,讓“我”再多刺一刀。它只要說:「啊!痛死了,我好痛啊!」保證沒有正念和正知駐守的心,馬上會隨思想起反應。如何解結?靜時修出入息法,動時修四念住。觀六識是六識,身是身,受是受,思想是思想,心是心,如實知,如實見,非我非我所。 世尊說:於結所繫法,住生滅觀,隨順無常觀、無欲觀、滅觀、捨觀,不生顧念,心不縛著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如是憂悲惱苦,純大苦聚滅。

Comment viewing options

Select your preferred way to display the comments and click "Save settings" to activate your changes.

保持距離的觀察世間法

所有心裡升起的念頭就如同毒蛇一樣,我們要守護六根,以身念住(時時覺知身體的姿勢和身體所處的情境)保持距離的觀察思想和思想所引發的感受。想要或不想要(貪),厭惡排斥痛(瞋),認同這些“我思我想、我看我聽”的念頭和內容(癡)。這個很微妙,但非常重要!因為所有說“我”的思想只是文字聲音相,並不是一出生就有的,它們是因緣和合法,是無明的心識從行想蘊攀緣來的。就和安靜的小偷一樣,回憶以無聲的影像的方式呈現,關於未來或其它的妄想類似以催眠的方式一天24小時拼命攀緣心識。在毫無慾望的當下,身體坐著呼吸,只是這樣平靜的一個實相,妄念卻拼命思索佛法的內容,完全與身境不相應。心識為何攀緣語言思想?因為它是世間法,世間所有概念因它而生。與世間相應。心識與它互依互緣而成就世間相。

以六入識如實知,如實見

眼睛看著色身從站著到坐下,站著的影像和坐下的不是同一個影像,電影一秒需24格畫面才能產生流暢感,所以站和坐中間已經生滅了許多影像(色身)。覺知身體站著的姿勢(身識)改成坐姿時,站姿沒有半點感覺殘留在坐姿裡,這分屬不同的身識,此陰滅已,異陰相續。遮蔽了無常實相的是「連續想」,我站著,我坐下、我在觀察這一切。然後再攀緣心識問:我看到了,然後呢?(然後正念智慧要觀察生滅)然後呢?實相就這樣,六入因緣法,無常剎那生滅,包括你(這個惑)也是,就正念正知,隨順無常,好好守護六根,靜時觀呼吸,動時身念住,時時清醒保持覺知不執取。五蘊本是分離的,各有各的境界,因慾貪而與心識結纏。心識無明而生明時,它不會攀緣煩惱慾望,安住在剎那變異的每個當下,它沒有任何觀念,沒有想要或不想要,沒有恐懼和排斥,只是如實知,如實見六識的生生滅滅。

識食如日夜被刺300矛

把一根頭髮放在手上,沒有什麼感覺,但把一根頭髮放進眼睛裡……痛嗎?很痛。痛到只想把它拿出來。心識抓取目標的速度快如閃電,在沒正念正知的時刻,它會不斷的去攀緣眼、耳、鼻、舌、身、意法塵(各識)。各識只是緣生緣滅,沒有防礙任何人,但行蘊卻不斷的緣心識攀緣各種境界。靜坐時看到光,看到種種影像,行蘊攀緣心識去看,沒有正念正知,結果看了好幾天。有天在靜坐結束後,累了要睡覺前閉上眼睛,眼睛裡卻有極亮的黑白相間的幾何圖形,正疑惑時,圖片開始切換了,眼睛極其刺痛,怎麼會?睜開眼睛又沒了,一閉上眼睛就出現,而且圖形迅速旋轉切換時能翻動眼皮……它是有實體的嗎?怎麼可能?痛到感覺眼睛快瞎了,睜著眼不敢睡,但真的撐不住了……「瞎了就瞎了吧,還能怎麼辦?」這個念頭出現後就只能閉上眼睛隨它去,連續3天在睡前出現。

識食如日夜被刺300矛(2)

然後在【雜阿含經】裡找到相對應的文章,說「識食如日夜被刺300矛」。比喻有個小偷受到懲罰的過程……小偷?直到後來緣心識去攀緣思想,受到思想連續的痛苦折磨,行蘊們不敢再去攀緣心識執取這些會說「你、我、他」的概念心(思想)是眾生,這才理解五蘊(色受想行識)是遵循自然法則因緣生滅的,它們各有自己的道路,誰去執取貪愛,想控制它們或對它們有錯誤的期待時,就是自找苦吃。 「諸心皆為非心,是名為心」【金剛經】太……無敵了。真的是行蘊(概念心)攀緣心識去緣各境,原本的心是空的,但能有作用。它沒有任何問題,沒有了解或不了解、沒有過去和未來,也沒有存在、不存在的概念。看就只是看,聽就只是聽,如此簡單。 人不可能離開五蘊和六識而存在,但我們卻可以靠修行讓自己成為“法”的一部份,沒有不變的覺知者,但要訓練心不被因緣生滅法所影響,身苦心不苦。自然因緣法就是生住異滅,裡面只有因緣合和的五蘊和六識。心裡的這些“我”,它們是行蘊,概念心是虛妄的,要用正念正知守護空心,行住坐臥保持覺知。只要身體還在呼吸,就不要忘了覺知呼吸,不要忘了身念住。別讓無明行緣識去攀緣、愛染、執取五蘊和六識為“我”、“我所有”……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生老病死,憂悲煩惱,純大苦聚滅。


foru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