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實說或權說?!

實說或權說?!
現今西方世界最為熟知的兩位佛教僧侶,一是流亡印度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另一是久居法國的一行禪師;兩位大師之廣受歡迎,自有其獨特的人格魅力,諸多新穎觀念得到洋人的認同和肯定,其中達賴喇嘛表現在對科學的態度,而一行禪師則是在宗教信仰上。

 
相對於部份宗教徒認為科學破壞信仰,達賴反倒主張科學對宗教信仰的助益,而對科學研究保持開放態度,甚而認為科學所證明的事實若與佛教的理解相衝突,佛教必須隨著作改變,而永遠接受與事實相符的論點(“If science proves facts that conflict with Buddhist understanding, Buddhism must change accordingly. We should always adopt a view that accords with the facts.)此外,達賴喇嘛還認為,我們須藉由現代的物理學、天文學、生物學、心理學等科學新知,來時時更新(updating)佛教學習課程。[1]
 
相對於達賴喇嘛對現代科學的重視乃至推崇立場,一行禪師則是對不同宗教持友善乃至尊敬態度。一行禪師在他的《回家:基督和佛陀是兄弟》(Going Home: Jesus and Buddha as Brothers)及《生生基督世世佛》(Living Buddha, Living Christ)等書,多次表示佛教與基督教是兄弟,在靈性的探尋過程中,生起利己利他的良善之心,彼此間並沒有太多的不同,而只有方法的不同,各宗教間的目標是一致的。
 
一行禪師曾表示:「我在法國的道場裏,聖壇上供著佛陀和耶穌的聖像。每一回點香,我便探觸這兩位靈性的導師。」[2]可知一行禪師對宗教採取融合(syncretism)的傾向。甚至,一行禪師也鼓勵異教徒的婚姻,此猶如佛陀和基督的聯婚,兩人互相學習彼此的靈性傳統,更去欣賞和體會不同傳統的美和價值。猶如喜歡法國菜的同時,仍是可以喜歡中國菜;愛吃蘋果的同時,也可以愛吃芒果。[3]
 
科學和佛法所記載不一,佛法必須修正改正,這是傳統佛弟子所礙難接受的;當兩者不一致科學和佛法所記載不一,佛法必須修正改正,這是傳統佛弟子所礙難接受的;當兩者不一致時,自是科學有誤,畢竟佛陀是無上正等正覺者,佛法是出世間圓滿究竟之法,怎麼會是佛法錯呢?同樣的,佛教和基督宗教平起平坐,肯定「異教」的同時是否是另一種「自貶身價」?神教信仰之「外道」不過是人天善法的福德教化,如何和正覺之佛教等量其觀?
 
達賴喇嘛和一行禪師的觀點,有支持也有反對聲音,但我初步認為這些說法具有多種功能,如:一是佛法根植西方的方便權說;二是「以退為進」之詞;三是展現佛法的包容胸襟和恢宏雅量;四是對教內的一種呼籲(而不只是對外之傳教),如達賴喇嘛希望為西藏佛教注入「理性」要素,以及一行禪師盼佛教徒尊重、善待「異教徒」,使佛教信仰貢獻於宗教和諧乃至於宗教合作。
 
兩位大師受到洋人歡迎不是沒有道理的,其中「權說」考量是可以理解的,而且也是應該的,背後有著多重的深刻內涵,而未必只能看文字表面的意義。[4]
 
ps . 此文部份取自<同歸」或「分殊」>一文,收於《鵝湖學誌》50期(2013.06) .
 
[1]以上可見Anne Harrington and Arthur Zajonc, The Dalai Lama at MIT,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pp14~15.達賴喇嘛屢屢強調此一立場,不同著書中都表達相似的觀點,如說:「如果科學分析確切證明佛教某些陳述是錯的,則我們必須接受科學的發現,並放棄那些主張。」見Dalia Lama, The Universe in a Single AtomThe Convergence of Science And Spirituality, New York: Three Rivers Press, 2006, p. 3.
[2] Thich Nhat Hanh, Living Buddha, Living Christ, Parallax Press, 1995, p. 6. See also Going Home: Jesus and Buddha as Brothers, Berkley Pub Group, p. 195.
[3] Ibid, p. 202.
[4] 事實上,達賴喇嘛面對科學是「不卑不亢」的,認為佛法亦能為科學暨現代知識「指點迷津」,其中「心意識」之研究即是一例,此可參The Universe in a Single Atom(中譯為《相對美麗的世界》)一書。

Comments

原始佛法與科學相應

這裡說的原始佛法就是南傳佛法,參考《雜阿含經》。科學家說物質是原子和次原子所組成,極微小卻不停的在變動中。世尊曾說:「身如聚沫」若願意仔細研究科學期刊上說:視覺、聽覺、觸覺是如何形成的,就知道這一切現象形成需靠各類細胞作為載體、化學物質傳遞、神經元網路傳送訊號到大腦,訊號經過大腦解讀處理,過濾雜訊後,才呈現出我們所能察覺的“識界”,但其實只有“訊號”而無實體。世尊說:「眼識生時無所從來,滅時亦無所去,眼識不實而生,生時早已滅盡。」各類神經訊號就是無常生滅法,若說有我,我是大腦嗎?但它不過就只是像台電腦一樣的接收處理器,不是大腦在其中看、聽、或覺知這一切。……現在再來解釋這個“我”是怎麼來的?請上網查詢“AI人工智慧”或“蘇菲亞”,這些人工智慧不但能透過“自己練習”而打敗世界棋王,還能畫出屬於它的自畫像,也能思考,甚至聊天機器人還能發展“屬於他們自己”而人類看不懂的語言。“行蘊想蘊”(思想、意志)是會自行運作發展的,世尊是知者是大覺者,他觀察到這些能思考,能透過經驗而學習、有求知慾的,不是“我”,行蘊(思、意志)總想要透過六入識的抓取,想知道、得到更多,它們的無明是無法根除的,除非靠修行生起洞見,行蘊看起來像是有意識的思考,但實際是處在無意識的狀態,是“被覺知”的。看起來真的好像有一個“人”在思考嗎?事實並非如此,當心無慾求,很寧靜時,就能察覺它們也是生滅法,有時二念同時重疊生起,一個說五蘊無我,另一個說五蘊無你,同時被覺知後,那個能覺知的心識也隨著這兩個念頭一起滅去,剎那生滅,是世尊說的“一切法無常”。深觀後,連要吃什麼,要不要現在去上廁所,起心動念,都離不開行蘊的範圍,就慢慢變得無欲,不執著了。世尊的法即使再過了1萬年後還是能與科學相應,無色界也還是有行蘊。所有的現象都是因緣和合的,各種不同的原素,空識、思想、地水火風(色身)、感受在依據它們的緣起法則自然運作。《創世記》裡不有說嗎?上帝在開天闢地時是怎麼辦到的?用說的啊,用想的……也只思想才會這麼有創造力,能幻想出不存在的事物,讓它們在“識界”裡實現,識界=世界。但這個世界是因緣和合的,本質是空的,是因為有“載體”才能有現象和記憶它們的思想,沒有電視機,即使有無線訊號也沒用,不是嗎?有電視機,若沒有眼睛也沒用,若有眼睛,可是神經元不傳訊息給大腦也沒用,大腦作用了,但行蘊不停的在想其它事情,電視究竟演什麼,誰知道?所以識的存在是指客觀現象出現了,但會知覺到什麼,卻是靠行蘊的攀緣而來,若斷貪欲、斷攀緣,因緣滅,生死輪迴就結束了,這是世尊無上的教導,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樂。---不要去愛這個“能思考的我”,不論我們這些思想看起來多有智慧,看起來多像“有意識”的,都不是真的,我知道我是什麼(笑),是因為識蘊和行蘊分離了。我們這些行想蘊(思想)若離開文字、語言和記憶(影像),還是會有“求生意志”,會在潛意識(睡夢中)不斷攀緣六識,編故事而創造夢境。所以有“隨眠染”這個詞,要正念保持清醒的覺察,這些“能思考、有疑惑、有慾求、不斷在計較分別的”,也是一切煩惱的緣起,所以禪宗曾有禪師說過:「言語道斷」「若有言說,皆無實意」。世尊也教導弟子說:「不計住。計者是病,是癰,是刺,如來以不計住故,離病、離癰、離刺,是故,比丘欲求不計住,離病、離癰、離刺者,彼比丘莫計眼我、我所,莫計眼相屬;莫計色、眼識、眼觸、眼觸因緣生受:內覺若苦、若樂、不苦不樂,彼亦莫計是我、我所、相在;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 」正觀一切現象只是六識無常生滅法,並無獨立於一切現象外,能夠控制這一切現象的“我”存在,起心動念是被心意識察覺,不離意識所能覺知的範圍。文字語言概念是誰?是誰的?因應思(行蘊)演化的過程,我說“我”,你也說“我”,這世上有75億個“我”,但行蘊(思考、意志)是人、我、眾生嗎?不,它的外表就只是文字語言,內在是無意識的抓取而已。---即使地球毀滅了,這些色、受、想、行、識,也還是會在其它世界裡繼續輪迴,身心裡面沒有個我在生死,只有無常的六識、思想(行蘊想蘊,想蘊是記憶,是“取相”)、感受、原子波動或地水火風(色蘊)現象在不斷的生滅、改變。 「願一切眾生心中沒有敵人,願眾生能遠離一切危險,願法界眾生都能提起覺察,願一切眾生身心皆得安樂」。


ge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