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反求自由於心

我的床就是我的世界」

每一個身體健康行動自如自由,可以隨心所欲四處遊走,但有許多人卻不那麼方便,如漸凍人、盲人、病老之人等即是。

 

如對重度漸凍人來說,我的床就是我的世界」一輩子皆躺臥在床上,最多只是眼球可動。而當一個人活動的範圍只在一張床上,那究竟是什麼樣的滋味呢?

 

「一切唯心造」,身不聽使喚只好返求於心,如此被困限的是身體,不受拘束的是心靈;所謂「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漸凍人是最有資格說這樣的話了

 

如漸凍人陳宏即以頑石與飛鳥」自喻,身體如頑石般一動也不能動,但心卻自許能如飛鳥一樣自在地馳騁翔。

 

人生不管遇什麼樣的困限,依然要保持心的開。如民運人士爭自由,不管是言論、信仰、思想、集會結社自由,我們都應當支持力挺,只不過自由不限於外在身行、口行,還有意行──內在自己和自己的關係,而且後者才是更為艱難的,佛法之「內學」正著眼於此

 

相關文章 漸凍人的生活方式



ge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