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所認識的傳道法師

我所認識的傳道法師

                                                                                                                                        呂勝強

       去年(按:2014年)12月30日宏印法師來電要我代他聯絡邀請邱敏捷老師於2015年9月至台北慧日講堂之「人文講座」專題演講,當天還來不及聯絡上邱老師(她是歸依傳道法師的),沒想到隔天上午宏印法師通知我傳道長老示寂了。這消息來得太突然了,掛了電話,思潮湧起,回憶著我是何時何地認識道法師的,它似乎是那麼的遙遠卻近在眼前,但如今又忽然離開了,因緣竟是如此地夢幻生滅不可主宰!我們慨嘆一位可敬師長、一代法將的驟然殞逝!

       三十多年來我一直是跟隨宏印法師帶領的學團參學,親近道法師的時日並不長。宏印法師繼1982年高雄佛教堂開辦「南部法輪班」之後,1983年因學員之勸請,規劃在高雄籌組「清涼文教基金會」,當時尚無會所,而就近向開證長老住持的高雄宏法寺商借講堂召開籌備會,此後我們的會員就有多次參訪開證長老的因緣。在某次參訪中,傳道法師突然不聲不響地出現在法席間,他很快地融入信眾中並與大家談笑風生,其親切自然、平易近人的道風,是我初次遇見道法師的深刻印象(與其師開證長老之宗風相彷彿)。

      「清涼文教基金會」成立之後,多位台南的學長如郭振德老師(台南湛然寺《福田》雜誌前主筆,筆名明了)及王儒龍居士(台南維鬘協會創辦人)也加入團隊,我們曾邀請藍吉富、楊惠南及游祥洲三位老師到高雄市文化中心專題演講。在我的記憶中,1982年之後,道法師曾受聘擔任高雄佛教堂的董事長,那時藍老師負責的「彌勒出版社」發行了60冊的《現代佛學大系》,並多次到「清涼文教基金會」為學眾作「佛教歷史文獻及研究」的專題講座,同時開始進行《世界佛學名著譯叢》之編譯,並於1986年接任(由開證長老與妙心寺傳道法師發起編纂的)《中華佛教百科全書》總編輯。由於以上因緣,我們也就與台南妙心寺傳道法師(時為副住持)有了進一步的接觸與親近。

       1985年藍吉富老師發起,邀請學有專精的法師及學者就印順導思想的特色,分別撰文輯成《印順導師八十壽慶論文集》,作為導師八十華誕之獻禮,其書名為《印順導師的思想與學問》, 5月由彌勒出版社自籌印刷費,後再由厚行法師、妙心寺及清涼文教基金會等單位助印發行平裝本(隔年6月藍老師無償將版權移轉給「正聞出版社」以精裝本重版)。該論文集中有一篇道法師撰寫的專文:〈記一位平實的長老〉,這一篇仰止讚嘆導師的鴻文,在我心中起了很深的共鳴,其中部分內容(例如「最難得的平凡」等)對於筆者1998年編輯《妙雲華雨的禪思》(印順導師止觀開示集錄)給予不少的啟發。這篇文章當年曾引起導師的關注(慧瑜法師當時擔任「清涼文教基金會」的執行秘書,瑜法師告訴我,導師特別向她提起道法師的這篇文章並有肯定之詞)。

       1989年宏印法師(與淨耀法師)創立「中華民國佛教青年會」,1990年到高雄籌備成立分會,後來改以「高雄市正信佛教青年會」立案,並擔任正信佛青會的導師。不久推薦傳道法師至正信講授印順導師的著作,因為筆者與莊春江師兄那時為正信的義工,也就與道法師有較多親近的因緣,後來則常常在昭慧法師主辦的「人間佛教薪火相傳學術研討會」上見面。以下略述幾樁個人親近道法師的點滴法緣並側記其宗風,以表達對長老的懷念與追思。

 

  • 教學風格:國台兼具、深入淺出

       他來正信授課,對於課程的準備,非常認真、用心而且充實,上課前均提早到場並寫好板書。此外,為了讓弘法能夠得到更大的傳播效果,因此講課時,會請人錄影,除了現場教化外,善用現代科技設備,在媒體教學上發揮「廣長舌」(一次演講,多次放送)之效用,這在當時的教界,也算是開風氣之先。他能將導師思想深奧的義理,作譬喻式的淺白解說,深入淺出,又不失風趣,攝引高雄許多信眾來正信聞法,甚受歡迎。有時為照顧聽不懂國語的聽眾,偶而在課堂上穿插台語(他精通閩南語,亦能全場使用台語開示)。一般弘揚導師思想的法師介紹導師思想,大都以《妙雲集》為主,但是,道法師對於導師晚年的著作,如《印度佛教思想史》、《空之探究》、《華雨集》(二)(即《方便之道》)及《中國禪宗史》等,均能兼顧導師著作之通俗或學術特性,一併講授。1996年我還服務於財政部所屬單位時,第二度成立佛學社團,曾禮請道法師到社團專題演講,他可以面對不具佛法背景之聽眾,隨手拈來,得心應手地隨機譬喻,辯才無礙地為大眾契理又契機地解說佛法大要。

 

  • 以法為先,提攜後進,僧俗、男女平等

       法師是一位平易近人的長者,他不會以老和尚、大法師的身份看待信眾。我發現受到導師思想影響的法師們,除了傳道法師外,宏印法師、昭慧法師及厚觀法師等,他們都有「以法為尊」的共通點,所以在弘法事行上,對於出家或在家,都給予「法上平等」的尊重。道法師對於護教輔教的在家居士們,也是不餘遺力予以提攜,早年他與我們還不是很熟稔的情況下,曾於1995年「現代佛教學會」主辦,妙心寺及宏法寺承辦,在宏法寺舉行的「佛教與社會關懷學術研討會」邀請我(筆者不但不是學界出身,而且是初學的居士)客串某場次研討會的主持人,提供我們後學者增長見聞的機會。1999年妙心寺新建文教大樓並創立「人間佛教研修院」推廣人間佛教思想時,道法師找上莊春江師兄與我去妙心寺上課,協助我們教學相長,而且是親自打電話邀請。後來大家也知道,長老培育年輕女眾弟子深入佛法也是苦心孤詣,如呂姝貞及伍麗滿老師等(道法師追思法會前二天,她們二位也發心出家加入妙心寺僧團,紹承師志)。

 

  • 矢志弘化,為法忘軀,護念信眾,悲心深切

       道法師弘化四方,為法忘軀,已廣為人知,不需筆者贅言。今謹就法師之「護念信眾,悲心深切」,依個人所見,記其一鱗半爪,供我們後學者奉行學習。幾年前,美國俄州唐德賢醫生之靈骨由其同修陳長華居士迎回台灣,道法師專程赴台北主持追思法會(以為眾說法的方式舉行),我也專程前往(2000年我因美國印順導師基金會為恭祝導師九五嵩壽舉辦的全美巡迴講座,陪超定法師及宏印法師去多倫多演講途中住在唐醫師俄州水晶湖私宅,仁俊長老也偶而客居唐家避暑寫作,陳長華居士早年即為該基金會董事,在美護持佛法、護持仁公不遺餘力)當天的道法師,我看他是風塵僕僕,一身疲憊,但卻是精神抖擻,為座下信眾(法師應知有部分唐家親友對於佛法尚是陌生)費心地白話解說佛法,情悲意切,使人動容。今年1月11日道長老的追思法會,不期看到陳長華居士自美專誠返台,她是感傷不已、一臉熱淚,足見道法師護念信眾的相應因緣。想起先父於2005年4月往生之告別式,我因家父生前與宏印法師及慧瑜法師多有法緣,僅向二師報告,沒想到道法師未通知我,翩然而至並為家父說法開示(據春江師兄說,其先慈往生之告別式,道法師也是未經通知自行前往)其「不請之友」之菩薩悲行,令人感恩難忘!

       另一則因緣則是:我於每月一次與美國法友的網上skype讀書會上,有一1987年左右參加逢甲普覺社的法友,她於一個多月前告訴我們,當年參加大專佛學營隊時,曾就「佛法與兩性平等」相關問題請教道法師,法師竟拉了一張椅子來到她的桌前詳予解說。事隔二十多年,她於去年年初,為了撰寫心得投稿德州玉佛寺《佛光法苑》,由於心中有些疑問,突然想到道法師,而嘗試打越洋電話到台南妙心寺,沒有到道法師親自接聽並詳細為她開示約半個多小時,而道法師也不知道對方是何姓何名,電話結束前,還熱切叮嚀她平時可以聽道法師的「youtube」並推薦她就近參訪繼如法師等在美國宏化的法師大德們。道法師「有教無類、誨人不倦」之宗風若此!

 

  • 菩薩五明,學無止境

       道法師深入佛法,文筆精練,辯才無礙,對於佛教文物的典藏,以及書法、藝文等方面涉獵甚廣,有「深入五明」廣學多聞的風格,這樣的特質,真可謂菩薩種性。其關懷的層面多元,而與文化界、藝術界、環保界及學術界的互動也很深,在在展現「此時、此地、此人」的菩薩身影。或因如此博學多聞,筆者親近參訪他時,在妙心寺雲水堂前,法師常常一開口就是好幾個小時,其內容含括內外明之學。有時我看著他,從其樸實無華的法相中,似乎測不知其深淺,偶而會遙想起在台南讀高中時期(想寫武俠小說)心中曾構思的胸羅萬有之武林俠僧,似乎有點類似道法師!後來看到他護念信眾、關懷社會的種種四攝利行方便,可說是其來有自,道長老堪稱出世心入世行的人菩薩典範。

 

  • 臧否人物,快人快語

       法師每談到佛教思想或臧否人物時,總是直來直往,快人快語,流露其率真的個性。這讓我想起,導師曾說:「如我論到迦葉與阿難,大師評為:『點到為止』。意思說:有些問題,知道了就好,不要說得太清楚。我總覺得還是說得明白些好,那知說得太明顯了,有些是會惹人厭的。」(《華雨集第五冊》p.101)。我覺得道法師常常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其間也許會引來一些不同的批評,但不論如何,這終究是法師對於人、事、物以及對佛法的擇善固執,或許就他而言,只要認為合於佛法的,一定是直言不諱,這應該就是真正的道法師吧!

 

  • 結語

       道長老終其傳奇的一生,對於教界、學界、藝文界的貢獻(如出版《中華佛教百科全書》、《印順.呂澂佛學辭典》、《臺灣佛教辭典》及《重編一切經音義》等)均是口碑載道、眾口稱頌的,這將在台灣佛教歷史上,鑄刻著令人懷念的篇章。如今長老飄然逝去,如同他三十年前撰寫〈記一位平實的長老〉讚頌導師如「落葉、白雲」般的平實,我們也隨順因緣的不可思議,祝願道老的乘願再來人間。想起與道老在雲水堂前法談時,舉目而對的是朱玖瑩先生之對聯,心中起了一個願想:幾年前,一次旅遊杭州時,特別瞻禮(導師去過的)靈隱寺,另外也瞻禮虎跑寺的「弘一大師舍利塔」,而無意中臨時遊覽了富春江畔的「嚴子陵釣台」,也無意中在江畔碑林中看到了一塊朱玖瑩先生親撰的碑文(曹鄴之《題山居》)並將之攝影存檔。回台後,我曾向道老報告,但一直忘了將之寄送道老過目,如今我就以朱老撰寫之碑文為緣,祝願未來能常親近道老而長續出世之菩薩法緣:

掃葉煎茶摘葉書  心閑無夢夜窗虛

只應光武恩波晚  豈是嚴君戀釣魚

乙亥為嚴子陵碑林書  九十九翁朱玖瑩書

 

                                                                                                 2015年1月21日敬寫於岡山

摘自妙心寺《傳道長老追思專輯》



blog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