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讀書態度兩種命

                                                            兩種讀書態度兩種命
讀書人、學者常給人身體不好的刻板印象,其中先天因素固然有之,但不少亦是後天造成的。

 
人的一生或而短命、或而長命,讀書人之短命或長命,似可以對應到兩種讀書的心態:若是愈以無求、不爭、淡泊、沈靜、安然的心來做學問,往往可以活得很長壽。相對的,若為學心存功名之想,期待追求什麼或證明什麼,長年拼搏下來縱然學問有成,身體也搞垮了。
 
讀書人的生活是修道院的生活,一如修行的僧人,不只是靜水深流而且是細水長流,如此而走得長遠、走得平穩,活得愈久學問愈大。相對的,若一心想與人競逐互爭高下,計量著自身的成敗得失,心有牽掛下壓力生活,不知不覺折損了身心。
 
印順法師雖是「文弱書生」之例,但如他所言,他的體弱多病是先天福報不足使然,卻不是因為研修佛法太過專注而把身體弄垮變差;相對的,因著探索佛法的強大心願,加上欲望淡薄、信仰虔誠的道人性格,以堅毅意志支撐虛弱身軀,而能在義學研究上卓然有成。
 
然而,有些學者之體弱多病卻是後天造成,一方面讀書過猛耗損腦力,致使身心分離身心失調,另一方面「思則氣結」,心思長期集中於大腦,使得身體循環代謝等功能弱化耗竭。
 
事實上,不只是讀書,從事任何工作心態都很重要,若是抱著有所求、極力執著的心去做,即便事有所成猶然是身心消耗;相對的,不為特別目的去做(「無目的性」、「無住生心」),而只是單純的感受和體會,悠然於「樂在其中」的過程,往往有益於身心健康,而這或才是「台上玩月」的讀書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