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的本身空不空?

「空」是一切佛法共同承認的法義,大小乘所談之「空」是深廣的不同,而非內在質素的差異。「空」在大乘佛法尤為重要,「佛門」之為「空門」足見其在佛法中的核心地位。

大乘「空有之爭」的問題焦點之一,在於「一切皆空」是否為了義說,「空」的背後是否仍有不空?

就空宗來說,不管是「空」的本身或「空」的背後,一切盡皆是「空」、「空亦復空」。但有宗認為「空」之外、之餘有所「不空」。

《金剛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以夢幻泡影、如露如電來形容一切有為法,可知「諸法皆空」的道理。然而就有宗立場,即便是夢幻泡影、如露如電,仍是看得見的真實存在,看似幻相中還是有個什麼的存在,而得以呈顯夢幻泡影、如露如電;而這也是有宗「假必依實」的立場,無論如何還是有個什麼的存在才足以談「空」。

「假必依實」是純正中觀論者所不能接受的,依舊視為是某種實在感的執取以及自性見的顯露,反而認為世間一切沒有所謂本質性和絕對性的存在。

「空有之爭」的繁複問題不是這篇短文所能處理的,這裡只想說「空」是為了對治而追求超越、進至實現解脫,乃是一超脫性概念。如《中論》所說:「大聖說空法,為離諸見故」,「空」作為一種方法,其目的是為了超越和解脫,倘若對超脫的本身有所貪著,超越就不成其為超越,解脫也不再是解脫。

如是,「空」的本身依然是「空」,也就是「空亦復空」、「畢竟空」等道理──以「空」蕩相遣執,摧破諸法執著而無遺餘,就連「空」的取著亦不復存。

相關文章  悉斷一切見  「空」不是一種主張